天安门护法小记

【明慧网2001年2月2日】 我叫李利,男,30岁,大专文化,石家庄某企业职工。

自明慧编辑部“严肃的教诲”发表以后,强烈震撼着我,觉得自己愧对慈悲伟大的师父,愧对千载难逢的正法机缘,才真正走出来开始溶入到讲清真象、证实大法的洪流中。12月初,决定到天安门证实大法。临行前,有幸读了一篇护法心得,悟到应该窒息邪恶、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不报身份,让恶毒残害大法弟子和迫害大法的邪恶机器运转彻底失灵,唤醒世人,向党和全国人民说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

这天,我们来到天安门。广场上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人,看到警车左右不停地穿梭奔向人群,我不由得紧张起来。这时,不远处有个弟子堂堂正正地举起醒目的横幅,高呼:“法轮大法好!”坚定地向前冲去。“法轮大法好!”这高昂的正义声音响彻广场,马上引起众多游人的注视,人群中冲出几个便衣疯狂地追赶,这名弟子机智地绕过,前方跑过来两名武警,弟子跑成“之”字型,七八个便衣才把他包围住;这时,又一名弟子打出横幅向另一方向跑去,便衣又慌忙追赶,广场几处同时出现弟子打出的横幅,邪恶的小丑们顾此失彼,广场上出现了一个小高潮。望着同修无辜被抓被打,我的心情十分杂乱,在广场上徘徊,广场逐渐平静下来,这时一起来的同修鼓励说:“现在天体中高层最邪恶的生命已在法正乾坤中被除尽,只剩下人中的邪恶小丑在最后的表演了。”我想到“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对!正念一出,决定不管人多人少,选好位置,证实大法。毅然放下挎包,从怀里掏出横幅举过头顶:“法轮大法好!”刹时感觉横幅高高飘扬在人民的广场上,飘扬在空旷的世界中...这时,并没有刚才的场面,过了好一会儿才从后面传来喊声、对讲机的嘈杂声,我回头一看,一个便衣笑着一蹦抢过横幅,边卷边说:“跟我走吧,拿上你的包!”说着就拣起我的包往警车走去。这时对讲机响起来,我听到说:“我正跟‘法轮功’聊天呢!”...

到警车上警察拿出登记表问姓名地址,我心里很平静,笑着摇摇头,他们就非法搜身,换了辆警车,带着我们在广场上转,很长时间又把我们换上另一辆警车又搜一遍身,抓了共七名功友送到天安门分局。

分局大门一楼有一个特制的金属门,人一过,灯就亮。警察们喊着:“这个‘法轮功’是真的!”正如师父所说过的一样,你不用说他们都替你说了。我被带到一房间内,几个警察开始伪善地反复问:“你们不是来反映情况、来正法的吗?你们都不说姓名也不填表,我们怎么向上级机关反映你们大法好呢?你们大法能正过来吗?白来一趟呀。”又问了一些看似无关紧要的问题如:你炼了多长时间了,什么文化程度、学校、年龄等,我们一概不答。又一个警察笑着进来对我说:“你什么时候来的,昨天、今天早晨到的?还是刚到?你给我点尊严,只回答一个字――‘是’还是‘不’!”我还是善意地笑笑,并不回答。警察无趣,便走到别的弟子面前问同样的问题,每个人都拒绝回答。

大约过了二、三十分钟,他们逼我脱了大衣搜身,弯腰,胳膊向后伸头下低(后来才知道这叫开飞机),随后他们拎着警棍冲进来,其中一个得意洋洋地说给你消点业。一个满脸坑坑洼洼的方脸恶警就在我后面猛击,我没有丝毫怕心,只觉得就跟敲鼓一样,嘭嘭响,却不觉得疼。中间有一下觉得很疼,我也不在意,一会儿就过去了,觉得它们既可笑又可怜。打了几十棍子后它们恶狠狠地问说不说,我还是平静地笑着摇了摇头。它们又打了一会儿,其中一个累得气喘吁吁,说:“算了,别打了,就这样让他站着,不用打!”一个警察弯着身子一直在观察着我的表情,见我汗水流到地上挺多,让我挪了挪位置,然后让我站直问:“说!想好了没有?要不说还弯着!”我笑着摇摇头,心想这些无知的生命怎么能动得了我呀!就这样一直弯着。后来我只觉得肩膀轻微地颤抖,一看,原来是警察按着我肩头的手里的一个电棍正放电呢...刚进来时,他们狂叫着,说报名的就送走,不报名的关进笼子,你早晚得说,不说就送进监狱。同来的有几个女弟子,有的露出害怕的表情,招来邪恶更加残酷地迫害,被迫说出姓名地址带出去了...有个女弟子始终表现很坚定,只是微笑。她们被带出去后,只剩我自己了,那个警察见我满头大汗,说:“才这么一会儿就这样,那你打坐时间不长吧。”我一听,是师父借此点我,原来能打一个小时,现在四五十分钟,正是让我提高呀。后来又让我拿上衣服,被刚才打人的方脸恶警带走,他边走边跟前面的警察说:“我送一个!”到门口对我说:“记住,出去先向右再向左!”我以为送我去监狱,便坦然地出了门,警察往右指,天已黑下来,我看旁边墙上没有铁丝网,走到头向左,一看已来到马路上,我马上明白了:自己被放了,过关了。

我想我必须回去和同修们交流,让更多的弟子都能走出来证实法。我当天就回去了。通过交流我认识到很大的差距和不足,总结几点供同修参考:

1、在过关中,要时时处处用正念对待自己,用神的一面抵制邪恶。《李洪志师父在美国西部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的演讲》中说:“因为你们有修炼好的那一面,你们是伟大的神,很高很高层次的神都在考验着你们……”那么我想,我们单纯地用人的一面去面对邪恶是很难过关的,而只有用神的一面来面对邪恶、抑制邪恶、铲除邪恶才能真正地过好关,才能真正地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师父说:“我说,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那么,我们便是人间的护法神,我们有责任为开创我们生命的大法负责,我们仅仅放下生死以纯善之心承受是不行的,还得不配合邪恶。修大法是无罪的,讲清真象是无罪的,我们就不应该被它们抓走,如果有意无意地配合它们,那是不是等于承认修大法是错的?除恶不仅是不报姓名、地址,我没有认识到体罚也是配合邪恶,还有如上车、下车、签字、按手印等处处都不应配合邪恶,这是不足。

2、我们生存的环境中决不能有邪恶因素存在,“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理性》)所以每一次对我们的打压,我们都要给邪恶曝光、讲清真象,这也是在除恶,也是在挽救世人,慈悲众生,也是维护大法的一种方式。神应是千变万化的,我们就要以慈悲之心,从多方式、多角度,把自己或他人从大法中的受益经历,及为讲清真象而遭受迫害的事实通过各种渠道写给或讲给世人。在任何魔难面前,为大法树立更伟大的威德。

3、通过交流,忽然又明白一个理。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这不师父早已明明白白地告诉弟子了,我怎么就不悟呢?邪恶被灭尽的那一天,也就是所有学员都放下生死、堂堂正正助师正法的时候啊!以往总是停留在个人修炼的基点上,想到师父为度我们吃遍了这宇宙从上至下所有的苦难,作为弟子今后就要放下“私”,“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佛性无漏》)今后我会与更多的同修交流,让更多的同修尽快走出人来,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

4、说实话我正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走,这一交流我马上知道了,要时刻保持清醒理智的头脑。为什么别的学员能认识到呢?因为是平时学法的基础决定的,自己前一段忙于讲清真象,学法时间严重不足,法理上不明白,自然就不知如何做。师父说:“你们不能用任何借口来掩盖你们的不看书学法啊,就是你为师父我个人做事也得天天静心学法,要实实在在地修。”明慧文章我阅读不够也不及时,正面指导性的文章传阅不足,以前交流圈子小,没有与更多的学员交流,像坐井观天一样。主要是自己把自己封闭住了,这一放下生死、冲破了自己限定的界限,交流圈子马上扩大了。

现在我加紧了学法,抓住身边每一件事,以各种方式处处揭露邪恶、不给邪恶以可乘之机。同时注意与更多的同修交流,让大家在揭露邪恶与讲清真象上做得比我更好,越来越好。

以上仅个人所悟,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石家庄大法粒子:李利(化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