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脚步已经临近

写给妈妈的信

【明慧网2001年2月2日】 妈妈您好:

中国古老的传统节日――新春佳节即将来临,按照惯例我们全家应该在一起高高兴兴地欢渡春节。可是今年儿媳却不能回到您的身边。虽然漂泊在外,我也无时不在挂念着亲人们。您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还有我那智残的爱人(癫痫病)和正在读高三的女儿,全家的重担都压在了您的肩上啊!是因为邪恶之徒镇压法轮功才使得我们婆媳及全家人不能团圆啊!在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际,只能捎去我的无限思念和祝福。

妈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道理谁都知道。何况我们伟大的师父给予了我很多很多。记得我在修炼前,身体有多种不适:心脏间歇、胸闷、经常失眠,工作一天下来骑自行车都很困难,经常吃药。人类道德一日千里地往下滑着,自己也在随波逐流,想入非非,一时还想和爱人离婚。当看到智残有病的爱人和未成年的女儿时,又于心不忍,经常失声痛哭,怨老天不公平,觉得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苦?真是欲生不得,求死不能,就在这种痛苦不堪的日子里煎熬着……

是《转法轮》这本宝书使我明白了许多做人的准则,明白了许多高尚无私的真理,从此我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通过修炼,身心彻底改变,纯净的心灵、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使我坚定了修炼大法的决心。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生命,重新给了我生活的勇气,使即将破碎的家庭幸福美满。使我从一个妒忌心强、自私的人改变成一个豁达宽容、处处为别人的人。我懂得了人生存在的真正意义,就是返回到人先天善良的本性上去。

妈妈:我记得您逢人便夸我哪儿都好,尤其是对着我原单位、办事处及派出所的领导痛哭时,说我是个好孩子,最喜欢我。是啊,我何尝不愿与家人共享欢乐时光呢?可是一年多来,由于我坚持做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一次次被非法拘禁、抄家,一次次地骚扰迫害,还开除了我的党籍和工作,使您老人家时时担惊受怕,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现在,我将自己的上访经历写出来,盼望着您能明白,我之所以义无反顾地一次次地上访,是希望善良永驻人间:

1999年10月17日,我依法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坐地休息时被抓,上背铐后被迫说出姓名地址,被押往驻京办,被石市革新街派出所接回后,身上仅有的1800元钱被乔所长(乔志民,已调入新华分局)非法没收,后非法拘留15天;因派出所提审时仍回答说要炼功,又被追加15天;

1999年12月6日,我到中办信访局和平上访,在门口被石市革新街派出所无故拦截,后非法拘留15天,绝食8天释放;3天后派出所又把我抓到拘留所,单位(石家庄市塑胶总厂)接回后软禁起来;12月30日家人去要人,才放我回家,也就是在这一天,我被单位开除党籍;

1999年12月31日,我再次依法进京上访被抓,送至驻京办,被铐2个多小时后由单位接回,送至石市第二看守所,刑事拘留30天,在此曾因炼功被戴后铐,只好绝食4天抗议;

2000年2月28日,我上京后在天安门被抓,押到驻京办,被铐长达十一、二个小时,于次日凌晨一点多送回石市革新街派出所,铐七、八个小时后由单位接回,软禁7天,又被单位开除公职送回娘家,从此一家人靠丈夫的抚恤金勉强度日;

2000年3月份“两会“期间,我被派出所无故关押,绝食绝水五天抗议他们的违法行为。您去派出所探望我,心疼地劝我吃饭,跪在我面前痛不欲生地说:“孩子,你不吃饭我就不起来,你还有读高三的女儿在家也不吃饭(因她昨天来过),你们都不吃,我怎么办?我也不能活了!”我看到您伤心的样子也哭着说:“妈,您只知道我不吃饭、咱家有孩子;可您怎么不想想,我们大法弟子有多少无故被抓、被囚禁、劳教、判刑的?他们也都有自己的亲人和孩子呀!谁来帮他们照管呢?”这时那些干警、指导员、保安及食堂做饭的都听到了过来劝您。您走了以后,他们自知理亏,心里都明白自己无故抓人、关押是违法行为,于是下午三点就把我放了。

2000年5月4日,我因公开炼功,被石市兴华街派出所抓走,副所长马永安把我后铐在楼梯上,长达9个小时,5月5日下午5点半才放下来,当时右手已肿,革新街派出所接回后,强行搜走炼功带、录音机,所以绝食7天;

2000年5月13日,我在火车站被抓。14日晚,副所长赵志强和片警刘亚章开始逼迫我,要我承认是自己“组织”这次进京的,我坚决不从。他们便开始打我耳光,刘更是抡圆了胳膊用力猛抽,根本数不清打了多少下,把脸打得肿起来老高。后来他们找来带刺的警棍,给我戴上前铐轮番打。一人打累了再换另一人,就这样一直打到午夜12点,足足打了有三、四个小时!这时我已不能行走……

当夜,家被抄,可怜孩子还小,丈夫智残,全然无力阻拦。抄来缩印的经文,第二天问我谁给印的。我拒绝回答。赵说:“你不说那你就替他承受!”于是他和刘便开始了对我的又一轮“提审”。这时我的身体上下都肿起来。赵边打边说:“不是打你,是打你师父李洪志!”我听了很难过,那么大的苦痛折磨我都挺过来了,为的是希望人能理解能同情,能在正法中摆放好自己的位置,可是这些迷中人哪,你为何不醒悟?!唯有希望用我的生命去唤回他们的善念。这时孙警官用脚踹我,刘使劲揪着我耳朵,并用半握拳打我的脸、眼睛,最后眼睛周围淤血,睁都睁不开(15天后我的眼睛周围才恢复成黑紫色),然后又是用警棍抽,刘还用警棍杵我前胸,以后好长一段时间连咳嗽都得捂着胸口,不敢用劲。但我咬紧牙关,始终一声也不吭。

第三天又是提审,不说就打。孙把师父的法像从书中撕下来要烧,我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大喊一声:“师父!”扑倒在地上,他们拿起警棍对我就是猛抽,打得我在地上来回翻滚。他们还拿来从家中抄来的师父法像,赵恶狠狠地举起来,把法像摔碎在地上。孙一把扯过来,拿着法像靠紧灯泡就要销毁,我再次扑上去,想用身体来阻挡,可刘却一手揪着我头发,另一手摁住我,我痛苦挣扎,无济于事。我伤心不已,不是因肉体上的惨痛折磨,却是因某些人真地在做毁灭自己的事而不自知……他们继续殴打着,赵还拎起暖壶往地上倒开水,滚烫的开水刺痛了我。我挣扎着,用手指着墙上的《政法委四条禁令》中的第2、3条(二、绝对禁止对告状求助的群众采用冷淡、生硬、蛮横、推诿的官老爷态度;三、绝对禁止政法干警打人、骂人、刑讯、逼供等违法犯罪行为。)善意地告诉他们,打人是犯法的,这样做对你们的生命确实不好。刘和赵都说,我们不怕,现在是你违法了。赵还叫嚷着说把孩子叫来,不让她上学了……发泄完把我铐在床上,司机又把我单手吊铐起来,足足有二、三个小时。因为我上下全身都是伤,这姿势真是求生不得,欲死不能。当天再次提审时,刘还凶狠地抽我耳光,打了无数次。分局副局长苏明礼视察工作时还恶毒地说:“把她铐在这儿,加个横杆(示意把我吊铐起来),拾掇一会儿,问一会儿。”非法关押28天后,刘亚章背着我让小叔子交了500元保证金,才放我回家。

2000年6月30日晚,我被以谈话为名骗到派出所,绝食3天,7月4日由居委会保出。7月7日晚,办事处、居委会、派出所共六人软硬兼施,再次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七天,我绝食七天,7月14日晚才放回家。好景不长,四天后,7月18日晚,我被他们四五个警察强行带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他们让我在“监视居住证”上签字并按手印,我没犯罪,所以拒绝按手印。赵副所长见状威胁我说:“我看你是找别扭,你家离派出所这么近,想找别扭好说!”说完狠扇了我两个耳光,他还让屋里的干警每人扇我两巴掌再送下去。刘警官便揪着我耳朵,段司机拽着我的手强行按手印……非法关押8天后,小叔子去所里要人,才被放回家。

2000年10月,他们像土匪一样又来无故扰民,为避免他们继续作恶,为使你们少受牵连,我被迫离家出走;后又听说他们仍纠缠不休,经常到家中找我……这就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人民警察“依法”按照上级的指示精神,对信奉“真善忍”的合法民众进行从精神到肉体的控制迫害,这就是新闻媒体上所宣传的“关心、帮助、教育、转化、挽救”的真象!

我从来不做违法乱纪的事,公安就没有理由抓我,他们抓我就是违法的;我已被单位非法开除,单位更无权限制我。现在我浪迹天涯,自由自在,任何单位或个人根本不能干涉我的自由,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事,去我该去的地方……

妈妈,我的好妈妈!这一年多来,您承受的有多少,想到一位老人守着孤灯伴着学子与无生活能力的儿子,我就揪心难过!妈妈,我没有给您讲我的受害经历,是不愿让您再伤心;可是今天,我已经被逼得上访无门、回家无路。我必须讲出来,您认真看一看,到底孰正孰邪、孰是孰非?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只有“真善忍”,顺应这个特性的人是好人,背离这个特性的就是坏人!您从前看过大法书,也听过讲法录音,7.20以后您因受电视上欺世谎言的蒙蔽,变得极力反对。有一次我在听讲法录音时,您冲我大喊,并要把录音机提走,我哭着对您说:“妈妈,您不能这样做,不修炼法轮大法我早就死了!……”从此您就再也不说话了。

妈妈:师父教我们修炼“真善忍”,这是宇宙的根本大法呀!因为我们的生命及生存环境都是大法给开创的,维护大法不就等于维护自己的生命吗?妈妈,请相信我们的话:所有给予大法支持、从正面宣传大法的生命,会给自己带来美好和幸福;而带着仇恨心理对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这个生命,它在未来注定是要被淘汰掉的!所以我和我的功友们所做的一切,不论是去天安门广场,还是发放大法真象资料,都是为了向世人讲清真象,来唤醒有良知善念的人们,也是在挽救世人啊!

我不由得想起了殴打我的革新街派出所副所长赵志强,其凶残令人发指。然善恶终有报,现在他得了一种怪病(尿不出尿来),痛苦不堪。希望这能提醒那些曾凶残对待大法弟子的人们,应该引以为戒反省自身。

妈妈,我就是不想被警察无故抓去关押,才被迫四处漂泊、流离失所,因为我这个自由之身还有很多事要做,但儿媳做的事一定是最正最正的!是为天下所有善良的人都能闻到佛法而做的!请您老人家不必为我担心,多保重。妈妈,千万要记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宇宙的根本大法!

告诉您一个好消息:1月2日根据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中央书记处草拟了两种为法轮功逐步平反的预备方案,于1月7日送交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准备提交月底举行的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内容包括现在党内逐级下达通知,从思想上做好准备,并让部分责任人自动回避、辞职。

妈妈,当法轮大法沉冤昭雪的那一天,当天上人间普天同庆之日,也就是我们母女重逢团圆之时。

听,春天的脚步已经来临……

(石家庄大法弟子:刘彩霞(化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