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动窒息邪恶

致监狱的同门弟子

【明慧网2001年2月21日】师父在《忍无可忍》经文中说:“除尽邪恶是为了正法,而不是个人修炼问题。个人修炼中通常不存在忍无可忍。”而我以前两次进京正法基点都站在个人修炼上,对邪恶的迫害采取被动承受,也无意中默认了旧宇宙势力安排的这一切。《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中说:“这一切我是不能承认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这场邪恶。他们原来是想要把我们象过去的宗教一样对待。变异的观念使他们对于在历史上对神的迫害成了正当的,象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些事情已经成了高层生命下来度人的一个范例,这怎么能行呢?这本身就是败坏!一个神下来度人,人把神钉在十字架上,人有多大的罪呀,到今天还在偿还。可是那不只是人干的,是更高层次的生命败坏了造成的。这一切他们不敢说他们自己有问题了,因为一切都在变异着、变异得偏离了法才逐渐地变成了这样。历史上没有哪一层生命敢触动它,一切都由纵横交错的、变得非常复杂了的因素左右着。这一切不纯的东西都得去掉,通通都得去掉!”

在正法中,我要把自己变异的观念,用大法通通纠正过来。年前看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百万人签名,破坏大法,知道这也是最需要我们走出来,来证实大法的时机。年三十踏上北去的列车,悟到师父的话“大道至简至易”,“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不用有过去的几次迂回倒车,去掉了进京护法就意味着被抓被打,要承受的变异观念,非常坦然,轻松地直达北京。我要从常人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突破出来,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在正法进程中,勇猛精进。

大年初一,金水桥前,面对邪恶,我无比坦然,自信地打出“真善忍”横幅。同时喊出“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知喊出多少遍,没有丝毫的怕,面对扑上来的警察便衣,我高喊:“大法弟子无罪,你们不要做江泽民的替罪羊,人民警察不能伤害善良的百姓。” 打开车窗向广场上的百姓警察们讲清真相。看到警察们在向我微笑点头。

当天被送到平谷县看守所,邪恶第一要的是抠出我们的姓名地址,好送回当地迫害,这也是我们第一不配合的。当天60多位大法弟子95%无论他们采取什么样的手段,坚决不报姓名,同时集体绝食,这也是前面的大法弟子踏着尖刀开辟出来的。重温师父的话:“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师父还说过:“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我又一次悟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就是邪恶最害怕的。于是,同号的14位大法弟子都感到我们今天应该集体拒绝提审,不让邪恶们单独提走一个大法弟子。于是将门堵死,任邪恶动用几十犯人,又调来武装警察,用尽棍棒和各种威胁手段,门仍是纹丝不动。当时,我处在最重要也是最危险的位置,随时面临被抓住头发,棍棒乱打,被用点燃的打火机威胁等,同修们几次要替换我,顿感到自己在这个位置最合适,我不在这个位置谁在这个位置呢?随之,身体本能地产生了根本不怕打,不怕火的感觉。顿时体悟到佛法的伟大,超常。邪恶确实非常邪恶,没想到它们竞动用了干粉灭火器,进行猛烈喷雾,这时14位女大法弟子都感到是放下生死了,同时喊出:“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随之,没有体力的影响,没有窒息的感觉,没有常人的恢复过程,门纹丝不动。最后是邪恶妥协了,在这一过程中我深刻地体悟到师父在〈〈博大〉〉中所说:“而他博大精深的内涵只有修炼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中才能体悟和展现出来,才能真正看到法是什么。”

第二天早起打坐,一天中学法,交流,其中两名犯人(都已得法)几次说道你们如果有不适感觉,赶快告诉我们,我去报告。晚6点时,我突然悟到,我们不是在等待着释放吗?修炼中不能等,我们应该主动去做,师父曾说,“做到是修”。于是商定都躺下,不到3分钟,我就出现心脏急速跳动,另一位同修全身颤抖,呼吸急促,语不成声,再看另二位,刚才还红润的脸,突然变的铁青。所长,大夫来了,量过血压,心脏,高喊:“你们没有任何问题,你们都好着呢,要吃饭呀,保持体力,明天还要炼功呢!”我知道不能被他的常人观念带动,“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要主动去做。又喊来所长,这一次他们问了我们炼功前身体状况,我对他说:“如果这5位大法弟子(14位被分开),今晚出现生命危险,你要负全部法律责任,走出去的大法弟子要在网上揭露你们的罪行,人命关天,大法弟子是世界上最善良百姓,你们必须马上无罪释放大法弟子。尽管他们巧言相辩,我悟到这是常人的观念,在这个空间表现出的是我们抵制监狱里的违法行为,另外空间就是神在清理铲除邪恶。

第三次又喊来他们,警察们开始询问我们的编号,我意识到马上就要释放了,但他们一去查编号就是50多分钟,我想不仅今晚要走出来,我还要赶上今晚回家的火车,不能让他们再拖延时间了,赶快喊人来,不一会儿,就释放了三位。这样只有我没被释放,我悟到,我还要继续往前做,强烈要求释放,同时感到两手又出现病态中的那种麻木,我及时说出自己身体情况,不久,无罪释放了我。在这一过程中,我看到了所长开始根本就没有释放我们的意思,是我们主动窒息邪恶,主动出击,要求无罪释放,最后把他的心给做动了。又一次看到了强大的佛法在世间再现,我深深体悟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们做到了是修,从而堂堂正正走出来了监狱(在此看守所只呆了2天半,绝食2天半)并赶上了回家的火车。

监狱的同修们,赶快从消极承受、等待的状态中突破出来吧。师父曾说:“放下生死你就是神”,监狱怎么能关住神呢?不要再配合了,主动窒息,铲除邪恶吧。我悟到应该通过整体升华的力量,堂堂正正走出监狱。精进吧!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吧!“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我们有这个愿望,做到是修,师父就会给我们促成这个机缘。再一次让我们重温《论语》第一自然段:““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走出来吧,监狱里的同修们,投入到正法的新过程中去。迎接普天同庆的那一天。

(大陆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