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通缉令”所悟到的

【明慧网2001年2月21日】2000年12月底,我从政府的监视居住中逃离后,直奔京城,在那里准备与本地的一些大法弟子汇合,去天安门和平请愿。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没有联系上,于元月1日,我去天安门广场找她们。那天广场上黄尘敝日,迷雾四起,大小警车无数,便衣警察比游人还多。我在人群中穿梭着,发现三三俩俩的大法弟子有打横幅的,有撒传单的,其情景就如同在茫茫的黑夜里闪出的一道道璀璨的金光。我是第二次来京请愿。回到住地后,与当地的学员联系上了,他们说,京城形势紧张邪恶,很需要人手,建议我留下来与他们一道做向世人讲清真象的工作。那一段时间,整个首都,有一种白色恐怖的感觉,长安街三步一岗,四步一哨地停了密密的警车,大街小巷也增加了不少的警察巡逻。元旦后,京城下了几场大雪,估计住院的人不少。因为街上警察的巡逻车的呼啸声和救护车的呼啸声都密密的,对于节日的京城却是大煞风景,使我联想到法西斯统治下的柏林城。

据说,元旦前后,去天安门请愿的大法弟子不少,估计超过10余万,我心里极受鼓舞。心想,师父就是焦急地等待真修弟子走出人来啊!尔后,我不断地见到了去天安门请愿后从看守所里闯关陆陆续续回来的大法弟子,他们每一个人都有一番惊天动地的经历,更使人钦佩的是,他们不顾身上的累累伤痕,等不及做任何调理,就马上又投入到讲真象的工作之中。那几天我感动的泪水多次打湿了衣襟,心里感叹道:师父啊!您的慈悲苦度没有白做,您的弟子真不愧于大法修炼者的称号。

我辗转到各地去参与交流,了解到目前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加大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邪恶的地方政府和公安甚至半夜三更去学员家里非法绑架人,邪恶的转化班一群群被魔变的小丑歇斯底里地在表演着,被关被拘押的学员人数猛增,在近期短短地一个多月中,被政府和公安活活打死的学员人数从90 多人猛增到150多人。春节后,政府又机关算尽地一手导演了“天安门自焚” 悲剧。一时间,全国到处似乎又卷起了一场铺天盖地阶级斗争运动。其实,也许通过这件事,再给人一次摆位置的机会。这时,有几位大法弟子打电话很紧张地告诉我,说某某省公安厅正在全省发通缉令通缉我,还有位学员说是全国通缉,要我小心为是。因我是老学员,曾做过负责人,是中央都挂了号的骨干,我一旦失踪,他们不好向上面交代,不知他们又给我杜撰和罗列了什么罪名,便从暗暗抓捕我到明火执仗来通缉我。其实,对于他们那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无法无天的强暴做法,百姓早已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我身边的几位大法弟子为了我的安全,忙着联系各地学员,要把我转移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去。这时,我冷静的悟了这件事,叫大家放下心来,不要被这件事情所牵制,现在该做什么还继续做什么。

我同大家交流说,师父传法到今天已有九个年头,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历史上从未有的魔难也有年半,一切法理师父越讲越明,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的经文中已经明确告诉我们:“天体中高层最邪恶的生命已在法正乾坤中被除尽了,处在最表面的人类邪恶之徒也即将在法正人间的灭尽中偿还造下的一切罪恶。”师父还说:“目前天体中的邪恶已被除尽,三界内也都被正完法,只有物质皮壳的最表层在快速突破着,已经在接近那打死、打伤大法弟子(未来的佛、道、神)的恶毒凶手与人间败类了。”对于目前邪恶势力的反扑,从表面上看,好象更加猖獗,更加疯狂,但只要冷静地从法理上去权衡,就会清醒。邪恶势力越到表面来越显得邪恶,正是它没有根源,没有依靠的表现,就象师父讲的消业一样,你要消灭它,它肯定不干,就要挣扎,甚至狗急跳墙。因此,我们千万不要被这些表面现象所迷惑、所吓倒。任他们污蔑也好,哄骗也好,恐吓也好,我们一个不动,就能制约万动。

另外,今天我们不光是仅仅个人修炼,是参与了师父正法这件事的,因此,既幸运又庄严伟大。我们有什么放不下的执著不去全身心的做好我们应做的事情呢?师父说:“希望大家在正法这件事情与揭露邪恶这件事情上做得更好,这也是在修炼其中。”师父还说:“不要以为现在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考验,其实是无比伟大的,因为你在证实法,因为你们是在最艰难的时候做的。”许多弟子在这个时候其实都在不同程度地在做工作,但我觉得在用心大小方面,在做事的心态方面差异还是很大的。例如,有的弟子为了去北京证实法筹集路费,为了投入到讲清真象的行列,在失去工作没有收入来源的情况下,卖掉电器,卖掉家私,甚至卖掉房子。我身边有一位弟子还将家里仅存的能值钱的珍藏邮票拿出来换钱,用来印讲真象资料。此事虽小,其诚意苍天可鉴。还有的弟子在家破人亡的绝境中,步行要饭去北京证实法,这种对大法对师父的一片赤诚之心,感天动地,除非是邪恶透顶,哪怕是还有一丝善念的人,也一定会为之动容的。但是,我了解到还有一些学员找一些借口来掩饰自己放不下的执著心,走不出人来,就是走出来了还瞻前顾后地担心这担心那,有些还带有一种功利心出现自满情绪而吹嘘自己如何如何,其实这样都是不应该的。倘若没有师父承受巨大苦难来世间传法,我们谁能说自己会得到拯救?我们的一切功,一切成就都源于大法,一切都是师父给我们开创的。特别要指出的是那些还未走出人来的,或写了这个保证,哪个保证书的,如不及时扭转或声明,机缘一过,恐怕是很难有后悔的机会了。正如有个学员被点化的那样:真象一显,修成的弟子都圆满回家了,就有一些回不了家的,跪在师父面前紧紧抱着师父的腿哭诉着:师父,再给一次机会吧!师父摇头不语……。因此,我们一定要做到师父所讲的那样:“去掉最后的执著,你们在修炼中所完成的一切已经成就了你们未来无限美好与神圣的果位;走好每一步,不给自己已证到的一切抹黑。让你们修好的那部分放射着更加纯正的光焰。”师父最近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一首诗,题为《正大穹》,写道:“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志 此劫谁在外 笑看众神痴”诗的境界之高,气派之大,内涵之深,是难以用人类的语言称颂的。我们做为大法中的一粒子,只有纯纯净净的去实修,紧跟上师父正法的进程,才能够配得上大法的洪传和师父的慈悲苦度。

(大陆大法老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