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护法的三天两夜

【明慧网2001年2月23日】2000年12月11日,为证实大法,我来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我因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抓,一恶警握紧拳头冲我的前胸使劲打了几拳,大概还不解气,又跑到我的身后冲我的后背捣了几拳。我心中没有害怕、没有慌乱,只有一念:一定要让更多的人听到大法的声音。最后我被恶警拖上了车。我坐到车后边的座位上,推开窗户向外面的游人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车上恶警气急败坏,连喊带骂,冲到后边把窗户关住并死死地扣上。紧接着又一位20岁左右的男大法弟子被拖上了车。大法弟子被恶警踢得捂着胸口,踢人的恶警却因为踢人时用力过度而扭伤了脚脖子,边揉脚边不干不净地骂人。这一幕着实让我吃惊:天下竟有此等奇事,被打的人无怨无恨,打人的人却要抱怨被打的人骨头太硬而硌了自己的脚!

二十分钟不到,车上就塞满了大法弟子,警车把我们拉到了天安门派出所,逐个问我们姓名住址,大家都拒绝回答。后来被关进了地下室的铁笼子里,那里已关了满满一笼子的大法弟子,我们一起大声地背《论语》《洪吟》及《精进要旨》,互相交流护法体会。大约下午三点钟时,我们被叫到上面边门的过道里。一小时后,又把我们押上了一辆大轿车,开离了派出所。 我们在车上一遍又一遍地高喊着:“法轮大法好!”正义之声震撼着大地,路上行人都纷纷侧目观望。最后拉到昌平公安分局,押下车后,要强行拍照、摁手印。我想不能配合他们,就使劲扭着脸照了一张,其他弟子照相时也都不配合,有的故意皱眉挤眼,有的拧起嘴,有的乾脆不照,虽经受一顿毒打,但邪恶最后仍是无可奈何。我一下找到了自己的差距:“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我怎么就没做到呢?这么多学员如果都不照相,他们一定没有办法,这只是一点;如果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在邪恶所有的安排上都不配合,坦然面对,那么他们还有表演的机会吗?

之后我和两名大法弟子被送到了史各庄派出所。当时已是傍晚六点多钟,我们继续绝食绝水。派出所的警察把我们三人分开审问,我们被警察的车轮战术磨了一夜。他们用拉家常的办法想套出姓名、住址,但是我们却想方设法地抓住话题,向他们讲解大法的真相。

第二天晚上,又开始了车轮战。一功友被带到别处审问,我和另一功友一起被提审。经过一天一夜的审问毫无收获,他们休息不了,一个个困得不行,而大法弟子却精神抖擞,他们恼羞成怒。一姓王的警察面带怒色,眼放凶光,气急败坏地冲我俩吼道:“你们给我站起来,不许坐!站一晚上!扒光你们的衣服,拿麻绳沾上水抽你们,不怕你们不说!”看着他的表演,我觉得他真是又好笑,又可怜。我想:我不能消极承受,得窒息邪恶,我是来证实大法的,我没犯罪,不能像犯人一样站着,所以我得想办法坐下;而且我们大法弟子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一个人坐也不行……我便给功友使眼色,要她也一起来,她恍然大悟,面露喜色,点头同意。于是我说:“我要求坐下。”王恶警气呼呼地说:“不许坐,站到明天十点钟!”一会儿我又故意说:“我想上厕所。”王恶警怒吼道:“不许去,往裤子里尿!”功友也说要去厕所,王恶警还不让去。一会儿我又告诉他:“我头晕、恶心,想吐……”王警察恶狠狠地说:“想吐往杯子里吐!”他的话音刚落,我竟真的开始恶心、作呕,并要吐,他赶忙说:“去厕所吐吧。”更奇怪的是,我去了厕所却又不想吐了──我感到是师父在帮我,心里一股暖流涌了上来……回来后我便被允许坐下了;一会儿,功友也被允许去了厕所,回来后坐下了,这样我们都坐下了。

王警察的态度一下子又变得和蔼起来,他说 :“你们这是何苦呢?法轮功有什么好处,值得你们这样去维护?”于是我就把我身心受益的情况讲给了他,他听后说:“你过去得过肾炎,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样吧,你别说你的姓名,只把你的住址告诉我,我马上放你走,或者我们把你送到火车站,你自己回去也行。”在那一刻,我的心一动,问他:“你说的是真的吗?要走就让我们三个一块走。”王警察看我动了心,就紧追不舍地让我说地址,一遍又一遍地催我快说。我说:“你给我个时间,我要用师父的法衡量衡量。”这一冷静下来,我一下子清醒了:我来北京是为了护法,而不是被抓被打被关。如果把地址告诉他,不就等于自己把自己往监牢里送吗?修炼中没有捷径可走,大法弟子都有神的一面,怎能被谎言所蒙蔽,让邪恶牵着走呢?于是我告诉他:“很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他仍不死心,还继续问,我没有再回答。这一夜,警察分成前半夜、后半夜倒班睡觉提审,却不允许我们合一下眼。第二天又是全天审问,仍然毫无结果。警察们累得一个个哈欠连天,我们三天两夜不吃不喝不睡,依然清醒,我感到了大法的威力。下午6点钟,所长通知我们吃点东西,说要送我们去火车站,让我们自己回去,但是必须要写个保证,保证以后不再到北京来。我们当即告诉他:我们为人人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和平请愿没有错,这个保证不能写。他们也就不再坚持。

7点钟,我们被送到了北京站,王警察坚持让我们说出住址,他好给我们买票,然后看着我们上车。我们坚决不答应,大家心里很清楚,如果这最后一关含混了,不保持清醒的头脑,过不好,说了地址,那一下火车,等待我们的就是警车。王警察软磨硬泡,最后只好空手而归。离开车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三位功友互通了姓名、住址,其中一位功友告诉我们:姓王的警察单独审问她时,曾逼她脱了毛衣,光着脚在院里挨冻罚站,就在她盯着王警察看时,高高大大的王警察却越缩越小,最后变成了一具骷髅……她霎时明白了: 在现在的正法时期,所有生命都在重新摆放自己的位置,而带着仇恨心理恶毒对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其实早已是地狱之鬼了……

7点30分,我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我找到了修炼中有漏的地方:师父说过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我那一动心,差点被邪恶钻了空子;而在恶警罚我们站时,我们发出了正念,坚决不配合邪恶,最终战胜了邪恶。我如实写下这段护法经历,是希望更多遭受迫害的功友也把自己的依法上访经历写出来,进一步洪扬证实大法,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让更多的功友从中吸取教训,也算一次交流。让我们齐心协力,真正走好修炼的每一步。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