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大陆弟子心得交流会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三日】首先,大家在一起学习了师父最近的经文。然后,一位弟子读了自己写的真相材料,内容为:大法弟子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和自己在生活工作中修炼的事实。而后,各大法弟子谈了在目前正法时期各自的认识和体验。

弟子甲:师父在经文〈除恶〉中谈到如何证实法,我个人认为证实法首先应该摆正自己的位置,从旁边看,从侧面看,都不叫正视。

师父讲,「我们坐在这里的人,是来学大法的,那么你就得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坐在这里,你就得放弃执著心。你抱着各种有求的目地来学功、学大法,那你什么都学不到的。」(《转法轮》)那么,在正法时期再看这本书,就应该把自己作为一个正法时期的修炼者来看,而不再仅仅是个人的修炼。也就是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证实法。把个人修炼和助师正法紧密的结合起来,在学法交流的基础上,借鉴明慧文章,根据本地区、本单位和每个学员的具体情况,把「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落到实处。

师父说,「邪恶利用坏人每一次对我们的破坏其实都是对我们的洪扬!」(《法轮佛法(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那么作为一个正法时期修炼的大法弟子,当受到社会、单位、学校、家庭等等邪恶的打压、迫害后,除了纯善平和的承受外,我们都应向内找一找我们是如何更進一步去洪扬、证实大法的?在这种特殊的修炼时期,证实大法时我们有多少是被情带动的,有多少是理智的,讲清真相时又用了多少智慧?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是修到那一境界自然的流露,而不是去干什么事的强为,更不能当成工作去干。

弟子乙:从北京回来后,一直关在看守所里,后又转往某县,历时一个多月。这期间,我一直在默默的承受,当然也知道不配合邪恶。直到有一天,朋友来看我,说:「忍无可忍。」我一下子认识到,我不应配合邪恶被关在这里,我应当出去,他们关我本身就是违法是不对的。从那时起,我就强烈要求无条件放我出去。那几天身体浮肿,我悟到应以此为由要求释放,本来他们要劳教我,一看我的样子当天便把我送回去了。当时浮肿别人看不出来,用手摁也没有坑,我想师父是让我自己悟,而不通过别人的嘴点化。我跟看我的人说时,他们不相信,后仔细一看,我的两个耳朵都支楞起来了,他们吓了一跳,马上把我放了。

邪恶都是纸老虎,你要是害怕它,它会得寸進尺,步步紧逼;而你要是反守为攻,主动窒息邪恶,它会吓的连连后退;你進一步,它退三步。前些日子,我丈夫被关着,我领着孩子在家,公安天天来骚扰,我们俩很害怕。后来悟到应主动窒息邪恶,我便天天去要人,打电话给市政府「六一零」、督察等,还买了有关法律的书,進行有关法律咨询,结果他们拿什么话也哄不了我,最后躲着我,不敢接我电话,见了我之后讲话也很客气。从那时起,我便感到浑身是理,怕心没有了,光剩下胆了。

弟子丙:师父说过,制定法律的人,都想去治别人,他没想到回过来法律也要治他。

弟子丁:我们仅仅放下生死以纯善之心承受是不行的,还得不配合邪恶。修大法是无罪的,讲清真相是无罪的,我们就不应该被他们抓走,如果有意无意的配合它们,那是不是等于承认修大法是错的?除恶不仅是不报姓名、住址,有的弟子没有认识到接受体罚也是配合邪恶,还有如上车、下车、签字、按手印等处处都不配合邪恶。

弟子丙:有的功友反复被公安抓捕,原因就是在思想中还没意识到不能配合邪恶。师父告诉我们:「其实邪恶所干的一切,都是在你们还没放下的执著与怕心中下手」(《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我们大法弟子只有从内心真正认识到法,才能不被邪恶所欺骗、所带动。在正法时期,我们讲清真相、依法上访是丝毫没错的,做的是绝对的对,我们必须从内心认识到这一点,所以一点儿也不能承认邪恶对我们和大法的安排,从而打乱邪恶的所有安排,从根本上窒息邪恶。卫护大法,只要心在法上,做而不求,便可见大法的无边威力。

弟子戊:因为我们是正的,它们是邪的嘛。邪恶所安排的一切,师父是不承认的,所以要清除它,我们就得跟上,从思想上的业力到邪恶给我们制造的破坏,我们都不能认可,全力的主动去除它们,如果有意无意的配合邪恶,那不等于在给大法抹黑吗?有的弟子曾走过弯路,后来认识到错了,已经用行动证明自己是真修弟子,但为了不给大法抹黑,也写了从新修炼的「严正声明」,我看就是对邪恶的沉重打击,也是在给邪恶曝光。如果邪恶是针对师父、针对大法来的,作为正法时期修炼的大法弟子,应站在什么基点上,去揭露、铲除邪恶,意识一定要清楚,无论邪恶发生在哪里,家庭、单位、社会,还是邪恶成度的大小,只要是邪恶,就应该揭露、抑制。

弟子甲:我们应从身边的每一件小事做起,给邪恶曝光,还要让人们知道江××为什么这样迫害我们。

弟子己:我们今天的个人修炼不仅仅是为了个人的圆满,更是为了助师正法。以往的个人修炼正是为了今天的助师正法打基础。度人不是师父来传法的主要目地,而是为了法正乾坤。至于个人修到什么层次,能否圆满,确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助师正法,只要法一天没正过来,我们就有责任去助师正法,我们就是人间的护法神,就是法在人间的强大体现。

所有的邪恶,我们都不能配合。在坚贞不屈的修炼大法的同时,为進一步讲清真相、彻底窒息邪恶、救度迷中无知造业的世人,我们应当把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恶人、恶事,自己或他人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充份的曝光,把大法福益身心、福益社会的各种事实真相,写给或讲给世人,哪怕毫厘小事,我们都要负责的予以曝光,内容越详细越有说服力,邪恶就越没有市场。

去北京很重要,但除恶并不等于去北京这一种形式,真修弟子在任何环境中在哪里都会发出纯正的光芒来。在任何环境中都存在着邪恶的因素,「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所以摆在我们这些学员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是怎样才能使人中的弟子们认识到,只有更多弟子都能无私无畏的证实大法,尽快从人中走出来,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和狱中同修的巨大承受。毕竟,一个人曝光,只能有一个小亮点;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给邪恶曝光,那么邪恶就无处躲无处藏,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就会到来。

弟子庚:我们生存的环境中决不能有邪恶因素存在,「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精進要旨(二)》〈理性〉)。所以每一次对我们的打压,我们都要给邪恶曝光、讲清真相,这也是在除恶,也是在挽救世人,慈悲众生,也是维护大法的一种方式。我们要以慈悲之心,从多方式、多角度,把自己或他人从大法中的受益经历,及为讲清真相而遭受迫害的事实通过各种渠道写给或讲给世人。在任何魔难面前,为大法树立更伟大的威德。善的力量是强大的,任何邪恶在佛法的慈悲力量面前都会化掉。

弟子甲:我记的在释迦佛修炼故事中,说有一天释迦佛在菩提树下结跏趺坐,光芒上冲魔王宫殿。魔王恼怒,命三个美丽的魔女下去迷惑太子。太子用神力使魔女透视到魔女自己的身体里面,污秽不堪、肮脏至极,邪魔自退。那么我们今天怎样给邪恶曝光?就是要把它们的邪恶揭露出来,让邪恶自己窥见自己的肮脏,窒息邪恶的同时,又救度了世人。

弟子乙:师父说,「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有一个弟子,几次遇险,几次被抓,几次逃脱。我发现在他的头脑里不知道什么叫怕,没有这种观念。

弟子辛:我领我们家孩子出去发传单,我发现孩子不知道什么叫怕。当着别人的面就发,他只想着我要把这份传单发出去、能多一个生命从新摆放自己的位置,我都替他捏把汗。

弟子己:一弟子在派出所辖区发放自己写的修炼后的真实体会,他在前面发,公安在后面敛。该弟子知道后,正想找公安,恰巧该公安来电话,于是该弟子义正词严的对公安说:「我现在每个月只有二百块钱,印点资料不容易。你再给我敛资料,我就到更远的地方去发。」从此公安再不敢敛他的资料。

顺便一提,有的弟子前段时间忙于讲清真相,没时间学法炼功,修炼没跟上,结果有时感到不知道现在该做什么了,传单也撒了,横幅也挂了,北京也去了,那现在该做什么呢?

弟子甲:忽视学法炼功,肯定是不对的。师父说:「就是你为师父我个人做事也得天天静心学法,要实实在在的修。」(《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你能放下生死了,那别的弟子呢?邪恶灭不灭不只在于我们发了多少传单,挂了多少横幅,而在于我们学员心性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那么现在应该做的是怎样帮助更多的学员从人中走出来,助师正法,窒息邪恶,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

不能陷在事中去做事,不能动常人心。我们的伟大之处不在于我们做了多少事,其实我们什么都没做,真正伟大之处在于我们跟上了正法的進程,我们伟大,是因为这个法伟大。

弟子己:许多弟子去了北京,师父说了「被抓不是目地,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地。」(《精進要旨(二)》〈理性〉)怎样才能更有力的证实法呢?一定要写出来。学员看了整体提高,常人看了救度世人,同时给邪恶曝光,窒息邪恶。

弟子丁:有个弟子在做网上的事,他看到别的弟子一次次進京上访,承受了很多,自己也很想再次上访,但又考虑到上网之事:如果自己走了,会使很大一批学员看不到明慧网,很是矛盾。结果还是决定留下了,为了更多的人,为了更大面积说清真相的效果。

弟子甲:作为正法时期的一粒子,我们应完全溶于正法之中。你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做事要从大法的整体出发。

记的读过一个故事,说是有一个修炼的人,在山中挖一个山洞,为自己修炼用。等他挖好的时候,来了一个人,对他说:「把这个山洞借给我修炼用吧。」年轻的修炼人给了他,又开始挖第二个山洞,等到挖好的时候,又来了一个人,对他说:「把这个山洞借给我修炼用吧。」修炼人给了他。这个修炼的人就这样一连挖了六个山洞,都是这样的结局。这时,修炼人已经很老了,他又开始挖第七个山洞,等他挖好的时候,来了一个小伙子,对他说:「把你的山洞给我吧,我想修炼。」老人犹豫了:如果要给了他,这辈子我就没有机会再修炼了。转念又一想:如果不给他,这个小伙子会不会和我一样,挖一辈子山洞,到老也修炼不了。于是,老人把山洞给了小伙子。而就在这会儿,师父告诉老人,你已经圆满了。就是说,我们应当把执著圆满的心去掉,一切为了别人,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