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2月24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2月24日】
  • 调查结果:可怜的谭一辉系精神病人

  • 邪恶之徒依“严正声明”抓人

  • 成都大法弟子倪月华生命垂危

  • 成都大法弟子刘辉生命垂危

  • 黑龙江省呼兰县加剧对大法弟子的进一步迫害

  • 江氏之流的丑恶行径不得人心

  • 长春举办强制转化班

  • 吉林女子劳教所的部分真实面目

  • 北京一看守所的罪恶

  • 北京市宣武公安分局的兽行

  • 四川省遂宁邪恶之徒关押流落在外的大法弟子家属

  • 甘肃学员被迫离家出走

  • 邪恶镇压 破坏家庭

  • 大连市金州区雇用下岗职工监视发传单的大法弟子

  • 上海邪恶势力加大打击力度

  • 调查结果:可怜的谭一辉系精神病人

    中央电视台2/16日晚报道家住湖南常德城北建民巷一一七号的谭一辉因炼法轮功而在北京自焚“圆满升天”一事后,有人立刻对此事进行了调查。 调查结果:在大火中悲惨丧生的谭一辉是一个精神病人,在当地众所周知,没有一个大法弟子在此之前见他炼过功学过法,更没有学员跟他洪法。 大法书中明令禁止精神病人学大法。大法弟子的圆满一定是光明磊落的,决不是江泽民刻意勾画的自焚“升天”。 目前中共中央工作组已经进驻常德,一来安抚人心,封锁消息,恐吓群众;二来加紧了对当地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邪恶之徒依“严正声明”抓人

    近日,河北某县公安以上级指示,根据在明慧网上发表声明的名字抓捕了五名学员,并从刑警队专门调来3名打手对学员进行毒打,怎奈邪恶难逞几时,学员们靠着坚强的意志默默承受着一切,这些大法弟子在看守所为维护自己的信仰受尽了苦难,同时因此事又有数十名学员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另据可靠消息,各地公安部门都接到上级的“明报传真”,其大概意思是:

    从2001年1月1日至2月5日,共有1220名法轮功学员在明慧网上发表了声明,现把名单传给你们,要马上展开比对工作,将比对结果于2月22日前报到某某部门。


    成都大法弟子倪月华生命垂危

    成都大法弟子倪月华,女,63岁,四川省劳改局退休干部,在长期艰苦工作中,患上了胃肠绝症,多方医治无效,在生命垂危之际,修炼法轮大法后重获新生,现被关押在成都市第一看守所。在这个极其艰苦的环境中,身体健康受到严重威胁,不断出现严重呕吐等现象,胃肠功能异常,生命极其危急,她的亲友呼吁成都市公安部门,成都第一看守所这座“文明”监狱,给老弱、病人以最基本的人道主义政策,准许病人回家获得救治。同时我们也呼吁人民政府和一切有良知、正念的人们以各种方式伸出援助之手,救救这位垂危的老人!


    成都大法弟子刘辉生命垂危

    刘辉曾是成都市金琴路小学一位深受学生、家长安戴的优秀青年女教师。因坚持修炼大法,拒绝公安、电视台的要求──上电视撒谎,骂师父,而被无理关押。释放后学校让她离开教师岗位,干上了学校清洁工的工作,刘辉无怨无恨,以苦为乐。不久,邪恶之徒,成都市公安局一处处长冯久伟利用手中权力给学校、刘辉本人反复施压,在重重压力和劳教的威胁下,她彻底失去了工作,有家不能回,从2000年10月后,带着4岁的儿子,流离失所,风餐露宿,生活无着。

    2001年1月5日被邪恶之徒关押在宁夏街成都市第一看守所。在狱中,刘辉在看到1月23日“自焚”事件后,表态认定这是谎言和骗局,坚持绝食,一天,当值的李警官、刘警官将其拖出女监强行灌食,在看守所所长冷所长(警号009212)的指挥下对一名弱女子,大打出手,又掐又打,极其残暴,其后强行给刘辉安鼻饲管,可管子无论如何安不稳,总是自动脱落,无法保持住。现在每天看守所强迫同监女犯强行灌一点牛奶维持生命,在这种情况下仍然给其戴上手铐,进行折磨,现已16天之久,刘辉生命垂危!

    刘辉的丈夫在外地工作,长期在外根本无法照顾年仅仅4岁的儿子,现在可怜的孩子尚不知妈妈生命垂危,还在家中等着妈妈的归来!救救孩子!救救母亲!

    我们紧急呼吁还有人性、正念的人们伸出正义之手,保护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保护人最基本的生存的权力,谴责这些凶残者的罪行,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那些邪恶之徒,助纣为虐者,你们对善良的人民犯下的法律上的,道德上的罪行,一定会得到应有的审判!


    黑龙江省呼兰县加剧对大法弟子的进一步迫害

    由于春节前呼兰县150多名大法弟子进京证实大法,数十万份讲清真相的传单传遍千家万户,使广大人民群众进一步了解了大法真相,导致了邪恶之徒加剧迫害大法弟子,在春节前非法教养32名大法弟子,并先后数十次抓捕大法弟子,搞所谓的人人过关、层层签定责任状,单位、街道、派出所各签一份,凡是练法轮功的必须写出三书,保证不练功、不进京上访、不说真话讲真相,并交保证金,否则全部抓入呼兰县公安局看守所非法长期关押,从春节前至今已非法抓捕70余名大法弟子至今不放,致使20余名大法弟子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目前被关押的大法弟子正在绝食抗议。


    江氏之流的丑恶行径不得人心

    近日出差路过富锦,路口有三名武警把守关卡,他们把车拦住后,上来两名武警,其中一名手拿师父法像,一名说:“从后向前来,每人必须踩一下才行。”又说:“别给我踩坏了,后边还有车呢。”车上的人谁也不配合邪恶,而且我身后一人说:“又整什么事了?中国总这样整不完了吗?我又不认识是谁,踩什么呀?你们快别整事了!”两个武警一看,不到一分钟就下车了。我这次才真正目睹了人民共和国的“和平安宁的真实景象”,好在越来越多的普通百姓也变得越来越清醒,再也不愿意配合邪恶了,说明现在江泽民之流所做的令人发指的丑恶行径越来越不得人心,看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当真是确凿的真理。


    长春举办强制转化班

    长春地区已经开始对大法学员举办为期一个月的转化班,并签写“五书”,如不服从,则往上报。此次涉及的面,比以往更广,学员无论是否走出来过,都一样。当局,如此肆意践踏人权,请各界给予关注,窒息邪恶。


    吉林女子劳教所的部分真实面目

    在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一些背叛大法写了决裂的人,虽已解除劳教,还在做学员的转化工作。刚进去的学员如在帮教下不写决裂,那些邪恶之徒就展开车轮战,不让睡觉,不让家属探视,再不行就用电棍,关在没有一丝光线的阴潮小黑屋里。家属探视必须骂大法骂师父,还要强迫给学员买污蔑大法的书。在这里每天劳动13-14个小时,到了节假日,不放假。遇到领导检查,就让学员赶快回屋装成放假,等人一走就马上让学员回车间工作。家属看望带的日常用品不让给,强迫买小卖店的高价商品。到了节日管教打着所谓给学员买东西的旗号让学员管家里要钱,搜刮钱财,要不来就辱骂学员。


    北京一看守所的罪恶

    我被公安机关无端关押在北京一看守所30天。30天里我见到了大法弟子在看守所所受到的虐待,真是人间地狱!

    当我因被提审而走在预审楼的走廊里时听到一个人讲,对法轮功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我听到后心里很难过,这和日寇有何区别?在警察提审我时我对警察说:将来我要告你们非法虐待和拘留我们。他跟我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没地方告,谁也不管,怎样对你们都不是过错!

    他们对外地大法弟子更是有恃无恐,大打出手。有的学员被脱得只穿内衣内裤,两臂两腿被用胶带绑在木板两端的木棍上,不准呼喊,嘴给堵住!血液不流通,八小时、十二小时、二十四小时不等。有个学员被绑后,一只手20多天了连个吃饭勺都拿不住,生活不能自理!还有的学员被强制跪在泥地上,手和脚朝后靠在铁架子上,头部也被绑在铁架子上不能动,惨不忍睹。在下雪最寒冷的那几天,他们让学员只穿毛衣毛裤在雪地里冻着! 有个学员晚上被铐在院子里的铁架子上,警察往她的前胸后背浇凉水,还不过瘾,又在她的毛衣里塞了一大雪团,冻了半个小时之多。还有的警察用松紧带抽打学员的脸,脸被抽的肿的老高。


    北京市宣武公安分局的兽行

    北京市公安局宣武分局元月二日至二月八日连续上演了一幕幕残害大法女弟子的兽行。元月二日,六名男警连续三、四个小时地毒打一不说姓名地址的女弟子。该弟子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用皮鞋猛踢她的胸口、阴部。后来竟灭绝人性地把她拉到一男学员面前,要当面脱掉这位男学员的裤子。为了女同修不被侮辱,这位男学员被迫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地址。

    有一女弟子夜间被提审,三名男警察锁上房门,强行扒掉她的衣服,只剩下乳罩,并用最下流的语言侮辱。还威胁说:再不说,扒光衣服投入男号去,把你整死。其中一名警察的警号是028834。

    正月初二,警号为028851、028844的警察和一名名叫张斌(音)的警察提审一女弟子。他们将她双手反铐坐飞机,先用剪刀剪她头发,又用打火机烧她头发。恶警还用脚猛踢她的胸口、下腹及阴部。叫张斌的一边打一边叫:你没来例假吧?今天给你踢出来,或者拉到男监去,叫犯人给你捅出来。

    还有一名姓刘的狱医,极其邪恶,灌食时故意将管子在学员体内拉来拉去,增加痛苦。有的学员不配合用头撞墙,他就揪住头发使劲往墙上撞。手里还拿着死亡通知书叫学员看,嘴里说:死了没事,拉出去扔了就算了。

    还有一恶警专门以扒大法女弟子的衣服为乐事,警号为028865。


    四川省遂宁邪恶之徒关押流落在外的大法弟子家属

    四川省遂宁市市中区老池镇大法弟子吴晓静因受当地政府及恶警迫害,长期流落在外。该镇副书记柒光学、“法轮功”办公室主任宴红、派出所所长刘存德、民警芦金城将其70多岁的老母黄得秀作为人质关押了四天,因怕年高体弱出事而放出,同时又将吴晓静的姐姐吴明秀作为人质关了起来,至今未放。吴晓静的哥哥吴斌(大法弟子)也被关在吴家湾看守所。吴家还被罚款3000元。

    当地邮编629002 吴家湾看守所电话0825-2225874


    甘肃学员被迫离家出走

    2000年11月2日,甘肃省民勤县中医院职工刘兰香到武威市一同修家借宿,被公安盯上,搭车时被强行带到武威市公安局。因带有真相材料,被非法拘留20天。期间,武威市公安局国安大队队长陈锋岗多次打电话向其家人逼要罚款5000元。家人东拼西凑只有4000元,交钱时又被从身上搜去100元,都没给任何手续。

    刘兰香被放出后,民勤县公安局又对她日夜监视骚扰,无法正常生活。该弟子目前已被迫离家出走、流落在外


    邪恶镇压 破坏家庭

    四川某县的一个大法弟子是一个工商干部,得法前因车祸一只腿受重伤,得法后腿恢复得很快。但至今还未取钢板。2000年初,到北京护法。遣送回后被关押在看守所一年多至今。 在关押期间,因在牢中学法炼功,被发现后收缴了大法书,他绝食4天,看守就将其睡刑床好几天。(手脚均上铁链)该弟子受尽折磨,但一直很坚定,几个月后,被放回。单位将其工作、党籍双开。他的腿是工伤,应按工伤劳保处理,但单位却拒绝不付任何工伤待遇,除非不再修炼大法。该弟子选择了坚修大法舍去了人的利益。回家后一个多月,他结婚了。就在他度蜜月的几天,2000年7月中旬,他又作为骨干分子,被关押在看守所至今。他妻子也是大法弟子。所以家里也经常遭公安非法搜查,前几天因公安在他家中搜到了一本大法书,其妻也再次被抓,关押。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被拆散,这就是当今大陆邪恶势力的滔天罪行。

    四川某地近两天又非法判决了4名大法弟子送劳教一年半,他们分别是刘德明,易翠平(女),陈玉清(女),王女士。


    大连市金州区雇用下岗职工监视发传单的大法弟子

    大连市金州区雇用了一些下岗职工来监视大法弟子,他们在发现发传单的大法弟子后,并不马上报告,而是先悄悄跟踪学员至学员家,然后才报告公安进行非法搜查、抄家等。希望在外发传单的同修提高警惕,不要被邪恶钻空子。同时正告这些被邪恶利用的下岗同胞们,不要再充当邪恶的耳目、不辨是非地被利用来做打击正义和善良的可耻之事,警醒吧!一定要为你们的未来好好想想。

    据悉:中国的社会福利保障部门正在调查离退休人员中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员,如确系法轮大法修炼者,则将停止发放他们的基本生活养老费,并将他们退回原单位管理。


    上海邪恶势力加大打击力度

    上海邪恶势力加大对法轮功的打击力度,对不写保证者一律送劳教,连高校学生也不放过。复旦大学一即将毕业的97级本科生被逼逃离学校,在外流离失所。江泽民等邪恶之流肆意剥夺公民受教育的权利,扼杀人才,正在葬送国家的希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4/82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