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陆诚林被残害致死

伊春市劳教所造假欺骗世人

【明慧网2001年2月25日】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电话所职工陆诚林,是个有口皆碑的好人。他为人老实厚道、淳朴正直。无论是单位的领导同事,还是左邻右舍、亲朋好友没有不称道的。自从96年喜得大法,沐浴佛光之下,用宇宙大法“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使其身体健康,道德更加高尚。在单位里脏活、累活、险活抢着干,但从不计较个人得失。记得有一次高空作业比较危险,同事们都不愿意干。陆诚林却毫不犹豫地承担了此项任务,在工作时不慎从空中掉了下来,当时在场的同事们都吓呆了。可是由于大法的威力,师父的保护却安然无恙,没有出现任何危险。陆诚林得法后连续两年(1998、1999)被评为区先进工作者。

1999年7月江泽民一伙假借政府名义开始诽谤迫害法轮功,这使陆诚林这个老实巴交的好人震惊困惑了,扪心自问:自己热爱党、热爱祖国、遵纪守法,没有一点违法行为,炼了功后,身体健康,思想升华,这个功多好啊!怎么国家不让炼了呢?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想到可能是政府对我们不了解,才做出错误的决定。那么我们就应该向政府讲明法轮功的实际情况。这时本地的一些辅导员已被抓了起来,当时与陆诚林有同样想法的一些法轮功学员就上区政府讲清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说明我们都是好人,要求释放被抓的辅导员。可是当地政府不但不听反而把这些学员都抓了起来。没几天,就以“煽动闹事”的罪名把几名辅导员判了“劳教”。当时他们是全国首批被判劳教的大法弟子。其中陆诚林、朱成新被判2年半,汪志谦3年,秦跃明3年。1999年10月20日被送黑龙江省伊春市劳教所。

在伊春市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受尽了种种折磨。据说所里为了使大法弟子放弃自己的信仰,使其尽早“转化”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天天放所谓被“转化学员”的录象,软的不行,就让犯人把大法弟子吊起来往死里打。更残忍的是用塑料袋套在大法弟子的头上,使其窒息,然后再泼凉水使其清醒过来。直到折磨的奄奄一息为止。

一年多了,陆诚林在劳教所里经历了种种的痛苦折磨,闯过了一道道难关。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不移。但在2000年师父发表30分钟讲话前夕,由于弟子们在承受巨大肉体折磨的同时又被天天“洗脑”,大家在不同程度上都受到了干扰,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保证书”。有的被减了刑。陆诚林也受到了干扰。当他们在狱中看到了师父的30分钟讲法后备受鼓舞。立刻悟到自己的错误行为,大家纷纷严正声明撤销保证。

大约在12月份,陆诚林以绝食来表明自己的态度,挽回自己的影响,以绝食来抗议政府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和无理关押。从被动承受升华到主动窒息邪恶。在绝食中陆诚林又受到种种折磨和强行“灌食”的迫害。事隔一个多月之后,即在春节期间大年初二(据劳教所说)陆诚林再次绝食,以示抗议。可是在初六(即2001年1月29日),陆诚林家属被劳教所通知“陆诚林于2001年1月29日上午10时40分心脏病猝死经全力抢救无效死亡”。可是陆诚林才年仅37岁,从来没有心脏病史。显然是在绝食期间被劳教所迫害致死。

陆诚林家里仅剩60岁的老母一人,妻子因不愿受其牵连已经离婚带着孩子走了。两个姐姐一个妹妹都是大法弟子,现一个被关押,两个流离失所。当时就这一个独子的老母听到这一噩耗是如五雷轰顶,顿时傻了,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事实。哭喊着:“我的儿啊!你死的冤呀!你是被人害死的,你从来没有心脏病啊,苍天啊!这让我老太太怎么活啊!这是什么世道,还有好人的活路吗?!我要见我儿子的尸体!”这撕心裂肺的哭声使在场人无不伤心落泪。劳教所听说其母要见尸体就赶紧解释说陆诚林头上有伤。家属质问在绝食期间你们是如何对待的,劳教所说:进行了强行灌食,四个人都按不住。陆诚林到底是怎么死的,详细情况现在还不清楚,但是被伊春市劳教所迫害致死这一点确信无疑。纸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于天下。

由于陆诚林老母失去了这唯一的儿子,精神和身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当晚心脏病突发,血压升到220被送进了医院。姐姐又不在。只有单位领导和几个亲属给料理后事。单位领导和亲属在当前的情况下不会也不敢对劳教所所谓的“协议书”有任何不同的看法,因此单位领导一方,亲属一方都在写有“死者家属对医院出示的死亡原因(猝死)无疑议。确认正常死亡。商量2001年1月31日早8时对尸体进行火化”的协议书上签了字。就这样陆诚林的尸体在伊春市劳教所和在当地有关部门的一手策划安排下,以“劳教人员正常死亡”“家属没有任何疑议”的所谓“协议”下快速的火化了。陆诚林就这样无声无息不明不白的离开了人间。天理难容啊!害人的凶手岂能在一张医院出示的假证明下就心安理得逃之夭夭。这笔人命案的任何参与者在你生命的档案里都给你记的清清楚楚,任何人都逃脱不了。

下面让我们看看被害者陆诚林的尸体就明白了“正常死亡”的背后隐藏的是什么:

在1月31日火化之前,死者家属要求看一下尸体。地点是在伊春市医院太平间里,外面有两辆警车。有3、4个警察,剩下都是便衣,他们都在太平间门口等待。死者家属一到就被他们紧张地围住,他们规定不容许一个法轮功学员参加。验尸时发现:死者前门牙掉一颗,口腔里有血,左脸有些青紫色。嘴唇有伤的痕迹,头顶中间有三个口子,中间长的大约有7公分,两边的大约有3公分左右。左右前胸分别有两大块红印,整个后背一直到胯部都有密密麻麻像筛子底一样的分布均匀的紫点子。脖子喉结处有一条印,像手印子。看完尸体后,有一亲属问劳教所所长:

家属:陆诚林脖子上的印是怎么回事?
所长:是吗?我怎么不知道(假装很惊讶)接着又试探着问你看像什么印?是绳子印吗?
家属:我看不象绳子印,像手印。
所长:许是筷子印吧。
家属:筷子是怎么回事?
所长:用筷子压喉咙了。
家属:筷子比较细有棱角,这印比较粗且宽度不均,我看像手印。
所长:嗯,那就是用手按脖子了,让他咽食时弄的吧。

好了,这短短的几句话不难看出其中大有文章。不管劳教所怎么掩盖、欺骗、编造谎言,从陆诚林的尸体外伤看,决非“正常死亡”也决非“猝死”,无疑是被伊春市劳教所迫害致死。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和国际人权组织给予关注与支持,严惩凶手,把真正杀人的凶手送上法庭!那里的大法弟子还在继续受着种种的迫害。最后,我们奉劝伊春市劳教所的警察们,不要助纣为虐、残害无辜,最后成为江氏的殉葬品。如果你们还有一点人性,还有一点良知的话,请不要对大法弟子那些最善良的好人下如此毒手。为了你们生命的永远请不要再继续作恶了。乌云蔽日终有时,“法正人间”的日子已为时不远。到那时不仅陆诚林的冤案,所有被害大法弟子的冤案都将会昭雪于天下。人们将会永远记住他们为宇宙真理、为争取中国老百姓做人的基本权利所付出的高昂代价,他们的精神将与日月同辉。而那些罪恶的生命,害人的凶手,终将偿还他们所做的一切!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