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2月3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2月3日】 东北某市「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真相」的传单已遍布全市。

安徽女弟子李梅被迫害致死

李梅因坚修大法于2000年6月被抓进肥东看守所,后抓至合肥女子劳教所。关押期间被残酷迫害,被打致内脏破裂,昏迷不醒,送合肥105医院不治逝世。

公安编造谎言,通知家属说李梅跳楼,于2001年2月1日上午6点身亡。2月1日下午家属被通知去探视尸体时,不准带照相机及摄影机。家属发现尸体还有余温,但耳朵、嘴巴、鼻孔都被塞满棉花。法医只念死亡证书,没有说明死因。唯恐真相外泄,被发现迫害之证据,安徽省副省长在现场强调一定要火化,公安、政法委、政法官员等均强调一定要火化。火化时,大批公安守住火葬场不许任何人进入,各级政府向家属施压不准对外泄露“机密”。在江泽民“打死算自杀”的政策指引下,恐怕世上又要多一个被以“自杀”结论送终的人了。可悲的中国。

合肥女子劳教所其余被关押的学员处境仍十分恶劣。


“上头有命令”?!

这是发生在湖南某所谓转化学习班上的一个故事:大法弟子李莲(代名)绝食十多天放出来没到两天,又被公安及居委会干部以办转化学习班为由强行从家中带走。虚弱的她为证实大法,决心舍身护法,继续绝食,窒息邪恶。公安及居委会干部不但不同情她,还以“上头有命令”为由继续迫害,该弟子爱人闻讯后赶到学习班,难以抑制心中的悲愤,大骂江泽民,把公安及居委会干部都震住了,因为此前他是极力反对他爱人炼功的。

“你们这样做对得起你们的父母、爱人、兄弟姐妹吗?你们还有没有良心,明明知道她们是好人还这样往死里整人家,连过年都不得安宁,我现在偏要支持她炼!”公安及居委会干部听后惭愧地低下了头,让他将其爱人接走了。其他弟子也以不同方式在证实着大法,也不时有弟子亲戚找公安要人,评理。

看来江泽民不顾民意的最后疯狂,只能加速其走向覆灭。古人有“千夫所指,无疾而终”之说,意思是被众人唾骂的人不生病也得死(必死无疑)。

善良的人们不妨拭目以待。


北京:春节期间每天抓捕大法弟子一千多人

北京消息,春节期间每天都抓捕去证实大法的弟子一千多人,由于进天安门广场需要身份证,因此进广场的弟子不多。北京市要求进广场的大法弟子人数指标为0,如某个区有弟子去广场,则由区长亲自去贾庆林那儿领人。强令大法弟子保证不去广场,否则看管起来,或送拘留所,有的还被送劳教所。因此出现了弟子不在家,区长亲自带人去抄家的恶行。

在邪恶势力最后的疯狂中,大陆普遍出现了强迫大法弟子写保证书,不写就送拘留所,再不写就劳教,这是610近来迫害大法的邪恶规定。


山东弟子发真相材料被抓惨遭迫害

为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1月13日傍晚,我们在济南八一立交桥下济南军区司令部宿舍区发放真相材料时被抓,共3男5女8名大法弟子。在部队他们非法搜身抢包,保卫科长蛮横打周磊(男),并将周拉到单独房间打的头破血流,被带到石杆桥派出所后,周以头撞墙抗议,昏迷过去,至今不知下落。市中区程所长,张科长带头恐吓,威胁,侮辱大法弟子。他们打人上铐子,不让上厕所。当晚,5女学员被送到刘长山看守所,未经任何手续,受到非法拘留,并被威胁劳教,判刑等。他们还被铐上(龙床),双手铐在冰冷的床头,晚上冻得彻夜难眠,手被铐的又疼又麻又肿,几人因此绝食,抗议非法对待。

在有学员无辜被打时,几个监号弟子大声喊:不准打人,窒息邪恶,被张干警还有几个男干警大打出手,并把所有抗议学员铐上龙床(手脚都铐在床上)。第4,5天起,开始灌食,灌浓牛奶粉,他们手法粗暴,用粗管子捅得鼻脸都是血,多人用一管,不作消毒处理,大量灌食,有时甚至还用灌肠设备,李小平抗议被敲掉牙齿,后经学员大声善意申诉,声援,指出他们对大法弟子使用手段的不当之处,刘所长才接受文明规范的灌食的意见。

至今他们几人已绝食绝水二十多天,骨瘦如柴,口腔溃烂,头晕,大便干燥。其中小胡鼻腔已被插烂,无法灌食,已在输液,看守所也往上反映情况,未能解决。我们在此呼吁社会各界善良人士关心此事,也希望国际人权组织关心一下他们的情况,将邪恶曝光,停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无条件的释放所有大法弟子。


善良人的觉醒--"我要好好研究研究法轮功"

我是内蒙古大法弟子,前几日我与另一位功友在某地区散发真相材料, 遇到这样一件事, 深切感受到: 通过发放真相材料, 正在唤醒迷中的世人。

当时我在另一位功友的身后, 她在我的前面贴真相材料。 我发现有两个中年男子跟在了那位功友的身后, 他们一边看材料一边议论起来。 其中一人小声说:"我一直就想找法轮大法的材料看, 可是一直找不到,今天终于拿到了。听说有好多人炼,打死也不回头……”另一位说:"听说还有很多学者, 专家和教授修炼呢。 看来这法轮功一定不同寻常。 我要好好研究研究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昌市第二看守所用给死刑犯戴的手脚镣迫害大法弟子

南昌市第二看守所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邹发金(60岁)、熊泉妹(50岁)因为喊了“法轮大法好!”(2000年1月12日),就被派来做转化工作的丁莉萍及其它在场的十来个干部戴上了穿花手脚镣(即:左手铐右脚,右手铐左脚),镣长仅4~5寸,不能吃、不能拉、不能动、不能睡。邪恶之徒还说这是给死刑犯戴的。

江西拖拉机厂退休职工邹梅花,65岁,原患有高血压中风症,左手脚偏瘫,修大法后痊愈;2000年12月23日晚9点多,十字街派出所民警刘永法等人突然闯入其家中抄家,抄出真相材料后邹被关押,并于2001年1月19日从青云谱看守所转到江拖派出所关押1天;1月20日恶警强迫其家属交3千元钱后才将其放回家中。邹梅花在江拖派出所关押时,因炼功被一年轻戴眼镜的恶警打得眼睛青紫,腰间被踹了一脚,并被戴上手铐强迫站立。

因邹十多天没吃东西,体质虚弱,而且原来就患有偏瘫。警察这样用暴力对待她,本身就是违法的。


山东烟台将有大搜捕 弟子被迫离家出走

据公安内部消息,正月十五前后,山东烟台将对大法弟子进行抄家,抓捕大法弟子,许多弟子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各单位接连参加、召集紧急会议,采取紧急行动,紧锣密鼓的部署,实行排队入号,强迫大法学员人人过关。凡是不写保证书的开除工职,从而达到切断大法弟子的经济来源的目的。许多单位的领导为了保住乌纱帽,十分无奈,说:政治是残酷的,共产党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没有道理可讲,我们也没有办法。孰不知参与迫害大法修炼者的人将来才真是“没办法”。


荒唐的闹剧

一:江闻工作条规:实报受罚,谎报可赏

佳木斯三江晚报记者田发文由于在晚报上如实报导了大法弟子逃出劳教所一事,市政府领导以“泄漏国家机密”的名义,将其掉销记者证,开除新闻队伍;因此事,三江晚报的总编和副总编也受到了相当的处罚。将此事在新闻工作者内部做了传达,并要求新闻工作“要紧跟形势,团结在党中央周围”。说白了,就是新闻可以是假的,只要是中央某领导人需要,造假可以获奖。

社会到了这份儿上,人人都不敢说真话,领导都在大庭广众之下教人如何说谎,还唐而皇之的说和中央(江泽民)保持一致,领导们怎么了?中国人怎么了?难到新闻记者们没一点心理感受?

二:草木皆兵,物质利诱

2001年元月的一天下午约5点多钟,佳木斯的一名警察在街上抓住一名男子按倒在地进行殴打,边打边问:“你往墙上贴什么?是不是法轮功传单?”被打的男子莫名其妙,说:“我贴的是卖房广告……”

为了让世人了解法轮大法,大法弟子纷纷走出来把法轮功真相材料送到千家万户,并贴到市区各处墙上。公安机关内部采取了与奖金挂钩的办法,凡抓到送传单,贴真相大法弟子的公安干警奖励人民币500元,企图阻止世人了解大法真相。

三: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在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场发生了这样的事,在交通要道上凡过往车辆一律被严加盘查,并将客车内的全部乘客弄到检查站,一一盘问,是否炼法轮功,并让乘客说法轮功是X教,如不说就地抓人。乘客议论纷纷说:真是岂有此理!

中华大地被江氏一夥邪恶之徒搞得风声鹤唳,人人自危。


无法无天,路上行人路难行

黑龙江省建三江农管局是邪恶势力的黑窝,他们在建三江必经之路设下路卡,过往车辆及行人必须下车检查有无携带法轮功物品,并且只有在骂法轮大法不好的前提下才可放行。此举严重损害了公民的人权。

据法轮功学员透露,建三江七星农场公安局更邪恶,他们到法轮功学员的家里,强迫叫其签保证书,内容如下:不进京,不聚会,不散发法轮功材料。并叫其家人1--5人担保,并上交所谓的保证金5000元--10000元不等。没有任何手续到学员家翻抄学员家物品,劳教法轮功学员不覆行法律程序,剥夺每个公民的申诉权力,完全使用江泽民一伙邪恶者的"人制代法制"。

另外,建三江管局公安局在每天晚9:00后,只要路上有行人就进行盘问,稍有不慎就被抓走。每晚12:00以后见路上有行人不问青红皂白就抓走,其目的是防止法轮功学员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


唐山消息:警察编造假口供用以诱供

近来,唐山警方以编造原唐山法轮功辅导站某负责人的假“口供”的方法对学员诱供,希望唐山学员提高警惕。


武进公安助纣为虐,逆天行事

在新年即将到来之际,江苏武进市前黄派出所的干警在1月23日晚,将8位大法弟子非法从家中强行带走,在没有任何手续的前提下,强行关押至今仍未放回。原因是怕功友们在春节期间去北京上访,只要是仍在炼法轮功的,又是骨干,统统带至镇政府集体关押。几位功友在家中没有违犯任何法律、法规、行政条例。却无缘无故被关押。而公安人员公然违犯宪法和法律,非法抓人。而且他们采用极其野蛮的流氓式的手段。(一位年青的男功友不愿被邪恶带走,四个警察竟然将功友抬走,一下扔在地上,那天正下着雨,弄的该功友身上全是泥水。)

农历春节是中国传统节日中的最隆重的节日,在万家团聚的喜庆日子里,他们公安干警人为的在给广大人民群众制造痛苦。却在电视、报纸中污蔑说大法弟子破坏家庭团结,把责任推到大法弟子的头上。通过新闻媒界来误导世界人民,以达到某些人的险恶用心。

关押其间一位朱姓功友的岳父去世,按当地的风俗这位功友要回家吊孝。于是向看管人员请假。看管人员讲:你想回家可以,但你要先骂你们的师父,然后到常州去批准。真是可笑。其险恶用心可见一斑。从中不难看出公安人员办事不是依照法律之规定秉公执法。而是依照个人意愿或个别领导的心态来做事,恣意践踏宪法和法律的尊严。

听说昨天其中的6位功友被送到常州法轮功学员转化班继续关押。春节前后公安加大了对大法弟子的非法镇压。安家镇有三个功友在年前被劳教。两个被判劳教两年,一个劳教三年。

不管形势怎样我们常州的大法弟子坚定跟着师父走,一修到底,直至圆满。


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东西湖二支沟)的邪恶曝光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专管女子)的邪恶们丧尽天良,对法轮功学员肆意施以酷刑,凡炼功的上一种睡板子镣。板子镣是一木板上挖一个洞,尿屎就从这洞里排出去,衣服脱光身上盖一床薄被,手脚铐得不能动弹,直到承受不了,答应不在看守所炼功为止。然而就是这样,也没有动摇大法弟子修炼的心。这些邪恶们又想出了新招,只要大法弟子炼功,就扣同号子犯人的所有的钱,不让她们买生活用品(即卫生纸等),不让开封门,衣服就不能晒出去,一关就是半个月,使犯人无法正常生活。利用犯人禁止大法弟子炼功,仇恨炼功人,以达到邪恶们的邪恶目的。大法弟子在狱中没有人身自由,一个月中搜身几次,冬天脱光衣服非法搜身。


警察的叮嘱:“别听他们(中央电视台)胡说。”

在去年十月份,在河北某市,我的一个妹妹,晚上七点多在医疗门诊所值班,中央台正在播放给法轮功造谣的文章(门诊放着电视)。这时从外边进来一男子要买药,看到电视后,对我妹妹说:“别听他们胡说。我就是公安某某派出所的,这些天抓了很多法轮功学员,和真犯人关在一起,前两天我值班,这时送来一个犯人,因此人喝酒过量,到拘留所还未酒醒,看他很难受,又很冷,那些犯人根本不理睬。只有法轮功学员脱下衣服给他盖上,此时他又吐了满地。法轮功学员们用手把他吐的酒饭弄走,清理干净。真正的犯人个个无动于衷。一看法轮功学员和他们就不一样,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善良的人。”


深圳大学教授罗跃辉被抓

李远强,元旦前去北京证实大法时被抓,押回后关在宝安拘留所。

高新,一月份到学员家串门时因身上带有真相资料被抓,现关押在宝安拘留所。

罗跃辉,原深圳大学教授,1月11日晚福田区公安六人,跟踪到罗家强行搜家,搜走电脑两台,激光打印机一部,硬盘三个,以及银行卡、IP卡、光盘和书籍等若干,罗亦被带走至今。

伍林,1月11日晚在罗跃辉家作客被公安无理带走,现关押在宝安拘留所

黄秋蓉,1月中旬在广州散发大法传单时被抓,现关押在海珠区看守所

王小环、何智兰,11月中旬在坂田地区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抓,现关押在龙岗看守所


烟台消息

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势力对“法轮功”的镇压已到了穷途末路、死不改悔的地步,就连我国人民传统的春节,也不放过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根据上级“春节期间,如发现本单位或所管辖范围内的大法弟子进京上访,责任人要严肃处理”的指示,山东省烟台市各个派出所、居委会和单位为了保住自己的乌纱帽,不惜一切手段四处抓捕它们认为危险的大法弟子,手段之邪恶和卑鄙非人民警察所为,这就是江泽民所宣扬的所谓“中国人权最好的时期”。然而所有跟随江泽民镇压法轮功者,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所作的一切已有记载。善恶到头终有报,迫害正法修炼的恶人终将在劫难逃,自食恶果!

抓你没商量

今年大年三十的上午十点,烟台石油公司副书记旬启昌带领保卫处副处长肖志明,政工处滕爱丽和于本军等伙同幸福镇派出所干警开着两辆面包车和一辆轿车,气势汹汹来到大法弟子郝运来(化名)家,要将郝抓走。郝运来坚决不开门,双方一直僵持到下午两点。此时郝运来想到师父在《理性》中所讲的“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不要主动被邪恶带走。”要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于是他拿根绳沿着四楼的窗外往下滑,不慎被窗外的架子挂住了衣服,人跌落到水泥地上,当时不省人事。被人抬回家醒来后左腿不会动。郝的爱人见此情景厉声指责他们毫无人道的行为,邻居和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现在警匪一家,在家好好呆着也会被抓走,真没太平日子了!

烟台石油公司保卫处电话:0535──6817355
石油珠玑库电话:0535──6532135

骗你来劳教

于去年12月在向世人讲清真象过程被抓的大法弟子张淑梅,刑事拘留一个月被释放一星期后,派出所的干警又来到她家,不是临近年关的“慰问”,而是以签字为名,将正在福安市场卖衣服的张淑梅骗至派出所,判劳教二年。目前张淑梅还被关押在烟台市看守所,据可靠消息,此次烟台共判了四人劳教,三男一女。


郴州市2001年1月份判劳教学员名单

1、王桂珍,女,55岁,郴州市空调设备厂,判1年半。
2、李旭华,女,32岁,郴县邮电局,判1年半。
3、古明琴,女,34岁,郴州铁路医院,判1年半。
4、李晓军,女,35岁,郴州铁路医院,判1年半。

以上人员现均关押在株洲白马垅劳教所


共有90多女学员被送往盘锦市教养院被判1-3年劳教,其中有辽河油田茨榆坨采油厂的刘凤华、王玉梅、李淑娟(音)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3/76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