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法,在西藏的土地上(二)

【明慧网2001年2月4日】
苍黄修行山 洪法得遇结有缘

这是一个修行的山,一直以来都有想要修行的人来到山中依山势搭岩擂土为穴苦修。来之前,同修告诉我们,政府把山上挖盖的那些修行山洞都进行编号管理,一些修行的人就翻到山那边去了。对待这些放弃世间一切的修行人又何苦如此用管人的方法相逼?!

山下有一座寺院。赶到这里已是下午,我们便在寺院留宿,翌日登山。在寺院中,我们遇到了一位活佛,他不懂汉语,和我们同行的藏族阿姨同修就用藏语与他交流。我们给他看「转法轮」藏文版的一二讲。后来他说,我们这个法门很好,不过他有师父了,还没有修圆满,现在不能修我们这一门的法。但愿意把书留下,以后在他修的法门中圆满了,再看我们这一门的。让我们惋惜的,是一个修炼的人还没有真正得法,高兴的,是缘分该就此接上了吧。

第二天凌晨,星月未退,我们便和一群藏人上路了。轰轰的大东风把我们送到山下时,天还未亮。我们拿着手电,跟着藏人踩着冰泥土石往上攀登。上到山腰,天渐渐亮了。我们开始看到来此修行的喇嘛尼姑挖掘搭盖的屋穴。这次来修行山,有藏族阿姨同行,而这里的人几乎都不懂汉语,我们也就只能专门为藏族阿姨探路,背资料,递资料了。而这似乎旁观的角度,看着阿姨洪法,看着他(她)们的眼睛,我感受到他〔她〕们的善良纯朴,他(她)们坚定的修炼之心,明白这是师尊的慈悲——让我们来到这里。山上只能喝山泉,和着朝山人供养的青稞面就是资粮,点着昏黄的酥油灯,读着他(她)们认为的佛经,冰雪风霜雨露,西藏的高山上,住着这样的一群想要修炼的人。可是他们不知道,在宇宙中发生的一切,不知道大法在世间的弘传……

我们一路探屋入穴,阿姨洪法,我们静静的看。大多的人都留下了论语,谢谢我们与我们告辞。一位年轻的出来接山泉的尼姑,引着我们来到她的土屋,小小的空间里,坐着几个尼姑。阿姨给她们介绍大法,给她们看师父的像,她们尊敬的把师父的像顶过头顶,问我们:“我们能够见到师父吗?”,此刻我真的感动了。下山的时候,我们找不到下山的路,在这时看见不远处静静地站着一个年老的尼姑。我们去问路,给她洪法,她立刻就表示愿意接受藏文「转法轮」一二讲。她告诉我们她在这里七年多来功就没有长过,她说她会珍惜我们送给她的经书,这是佛法。算起来,师父是八年前开始传法。

一路下山,等车的时候看见同来的一位喇嘛坐在那晒太阳,阿姨去洪法。原来他是一个自己在家修行的喇嘛,几年前就从朋友那听说过法轮功,但他不懂汉语,他一直再想等到藏文的书。他告诉我们在他老家(一个在西藏比较偏远的地方)还有好多藏族法轮功学员,他说现在邪恶势力对他们看得很紧,但他们都在炼。我们真高兴。当我们提出想去他老家把老师的新经文送给他们时。他说,他可以帮助我们,因为他们那地方小,看得又严,我们去很惹人注意,很危险。多好的喇嘛!

回到拉萨后,喇嘛找到我们,高兴地接受了我们送给他的「转法轮」藏文版一二讲和带给他老家同修们的经文和明慧文章。喇嘛告诉我们,他看到我们觉得很亲切。同时,他经常在拉萨住一段时间,在老家住一段时间,可以帮助我们传递资料,因为他知道我们这个法好,不然他不会冒着危险这样做。看着他,我们真为他感到高兴。

在西藏的十多天里,我们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向寺院洪法。在拉萨,在山南,在泽当,我们都遇到了一些有缘的人和喇嘛,他们有的早就盼望着看到藏文法轮功的经书,有的似乎很明白,双手合十,告诉我们,这样地去把法告诉人是功德无量的事情。有的,好象‘真疯’的老喇嘛,似乎糊涂,似乎明白,又巧合般的得到了大法。有时候,一天时间只能去一个地方。如楚布寺和一个在山上的小村庄。楚布寺是密勒日巴佛之白教的最大寺院也就是离开西藏的噶玛巴在西藏的寺院。我们去之前,并不知道这些。来到寺院一看,发现寺院中有两个民主管理委员会。对于我们的到来,喇嘛要到委员会那请示‘主任’。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在每个寺院都有政府工作组的人。这也提醒了我们要注意可能存在的邪恶因素。而那个小山村,一个非常闭塞的地方,其实是以一个尼姑庵为中心的尼姑村。而在更高的山上还有一个喇嘛庙。这里除了村长,没有人懂汉语。村长很老了,他留下了「转法轮」藏文版一二讲,他说他会把他看完。我们告诉他,也让其他的尼姑都来看。

我们是分成两路,一部分往西,一部分往南。大家尝试着邮寄了少量信件和在电话亭等处投放少量真相资料。而往西的两位同修在投放真相资料时被捕了。后来我们了解到,在这次洪法之行将要结束的时候,邪恶开始了一次在西藏的诬蔑法轮大法的巡回图片展,要求各个单位都来看。可恶地把罪恶之手伸向西藏,伸向善良的藏族人民。

从西藏的客观条件,语言环境来看,准备藏文真相资料等等都需要更多的西藏的本地学员,藏族学员和其他有条件的学员走出来去洪法,护法,讲清真相吧。

(大法弟子 2001年2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