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2月5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2月5日】
  • 喇叭一响,邪恶胆丧

  • 除夕日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

  • 南方某市弟子整体走出来证实大法

  • 南昌大法弟子胡庆云被判刑7年

  • 邪恶败类罗干坐镇南昌 所有大法弟子被非法抓进“转化学习班”

  • 王海泉声明“保证书”作废惨遭迫害 生命垂危

  • 北京公安在除夕前非法闯入家中抓大法弟子

  • 我在北京被关押期间的遭遇

  • 甘肃金昌市邪恶猖獗

  • 提醒进京护法的大法弟子注意

  • 喇叭一响,邪恶胆丧

    2月2日晚上,17只播放大法真相的喇叭划破北京海淀区的夜空,震醒世人,惊天动地。大法学员统一行动,在部份商场门口、繁华街道的十字路口、居民区、高校、邮电大楼安放了播放大法真相的喇叭,有的甚至安在路边的变压器上,并定时在晚8点及9点时分两批播放,安放喇叭的学员全部安全返回。为了防止公安发现后马上把喇叭取走,他们用铁箱子锁死喇叭,只留放音口,并用铁链子链在铁栏杆等固定处。2月3日下午1点多,有学员还看见两名警察在上地十字路口上为几只刚刚取下的喇叭照相。


    除夕日天安门广场戒备森严

    元月二十三日,就是大年三十,我独自一人去了天安门广场,以下是我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见闻。

    天安门广场戒严,十步一岗,不让游人进入,有一些游客拿着照相机想进入,被拒绝,广场里面到处是一堆堆的积雪,雪都是黑的。里面停着许多高级小轿车,估计里面在开会(不知是否在筹划剧情),每隔十来分钟就有一辆军车满载着警察进出,估计是在换岗。

    在广场外面,警车一辆挨着一辆,许多车的司机都在里面坐着,随时待命,一大堆警察走来走去,紧张地东张西望,还有许多便衣,一看就知道是警察。许多警察都在讨论著抓人的事,因为声音小,没听清细节。

    我在广场前的时间大约为十点至十二点之间(由于没带表,时间不确切),后来去了其它地方,所以没能看到自焚现场,那天的游客不多,许多人因为进不去就走了,不知广场是什么时候取消戒严的, 现在想起来应该是在各位演员都准备好了的时候吧。


    南方某市弟子整体走出来证实大法

    2001年2月1日(农历正月初九),南方某市大法弟子放下生死,顶着巨大的压力,整体走出来证实大法,凌晨5点在该市区各看守所、各监狱及转化班所在地的上空,高音喇叭传出了法轮大法广播电台的福音,震撼宇宙。广播中播出了“江泽民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国家元首江泽民为何走上了卖国这条路?”、“法轮功创始人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除恶”、“关于迷魂药”等内容。我们也衷心地祝愿直面邪恶的功友走好修炼路上的每一步。

    与此同时,该市各主要街道的电线上、树枝上挂出了数千条“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学员们散发了大量向世人讲清真相的材料。


    南昌大法弟子胡庆云被判刑7年

    南昌大法弟子、原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一庭干部胡庆云(因炼法轮功从一个白血病患者变成一个无病一身轻的健康人,详见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0/3/26/3052.html),由于先后数次向党中央及国家领导人写信说明是大法挽救了自己生命的真实情况,并向世人揭穿了电视台、报纸等媒体蓄意歪曲事实的失真报导,被当地公安长期关押,并于2001年1月被判刑7年。


    邪恶败类罗干坐镇南昌 所有大法弟子被非法抓进“转化学习班”

    2001年1月中旬,邪恶势力江泽民的帮凶罗干到江西省南昌市“坐镇指挥”,由公安部、安全部等六套班子组成的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工作队“协同作案”。江西省公安部门对全省尤其是南昌市、九江市的大法弟子进行全面的残酷迫害,自2001年1月15日起,把南昌市曾进京证实大法、因传播真相材料被抓过的大法弟子统统抓进去办封闭式的“转化学习班”,并扬言待学习班结束时未被转化者将直接送劳教。

    近日邪恶势力已猖狂到了极点,2001年1月30日至2月1日(农历正月初七至初九)3天在全省范围内进行大面积抓捕大法弟子,并扬言凡是炼过法轮功的要一个不剩,全部抓光。为了达到目的,竟采用流氓手段,把大法弟子的亲属抓去作人质。例如,恶势力抓不着南昌市大法弟子张殿真,就将其儿子抓去作人质,关押半天后才释放;为抓南昌市大法弟子姜来平,把他姐姐抓去作人质,至今未放。

    为此我们呼吁世界人权组织、全世界善良的人们来关注江西省大法弟子目前的处境,积极主动窒息邪恶,制止邪恶势力继续作恶,把邪恶势力的丑恶嘴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使其无处藏身。


    王海泉声明“保证书”作废惨遭迫害 生命垂危

    河北省唐山市大法弟子王海泉,自从人间败类江泽民恶毒诽谤迫害法轮功以来,在唐山公安部门的酷刑毒打之下曾违心的写过保证书(唐山市很多大法弟子都是在这种毒刑拷打之下,才被逼无奈写了保证书),写过之后,虽然被释放(大多数没有被释放,仍然无限期的被关押),但是他们时时受着良心的责备,痛悔不已,总觉得愧对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师尊,愧对教自己修心向善的大法。在1月21日那天再也忍受不住良心上的痛苦折磨,写了严正声明:“宣布所写保证书、悔过书作废...”并将声明送到唐山市公安部门。公安部门认为这一举动是没有把他们当回事,好不容易逼着写出来的东西,这么轻易说作废就作废?!立即将四、五个写声明“作废”的学员又关押起来,严刑拷打。王海泉只能用绝食表示抗议,至今已绝食12天,奄奄一息,生命垂危……他爱人找唐山610办公室要求救人,回答说:“先转化,后救人。”

    这就是邪恶江泽民所谓的中国人权的最好时期──不许讲真话!不许讲实话!不许凭自己良心说话!不许做好人!做错事不许纠正!只许坑害百姓、谣言惑众、贪污腐败、卖国求荣、祸国殃民!


    北京公安在除夕前非法闯入家中抓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梁凤华,女,51岁,北京大学邮局退休工人。22日(除夕前)晚8点多钟,青龙桥派出所两个警察以修炼法轮功和曾经有功友到家里“串连”为借口,把梁凤华从家里抓走,至今仍未放回。据说梁已被清河看守所拘留。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真理,况且修炼法轮功是属于个人信仰自由问题,即使功友之间互相串个门、聊聊天,或者交流一下修炼的心得体会,也是属于人身自由的范围,是合理合法的,任何人无权干涉,更不应非法关押。青龙桥派出所、清河看守所、北京公安必须无条件释放梁凤华等被关押的大法弟子!


    我在北京被关押期间的遭遇

    我在2000年12月27日,与几位同修到天安门去讲真相,在天安门被抓,随后被分流到顺义县的尹岗(尹家)派出所,当时是中午12:30,刚到就把我关到一间窄小的用来关犯人的牢房里,没多久就叫我到警长的卧室里对我进行审问,当时我想起师父的经文(窒息邪恶)不给邪恶有路可走,就不配合他们。

    他们就开始对我用刑,把我的衣服、鞋子、袜子都除下,把我双手扣吊到窗户上,用电棍使劲电我后,又拖到外面去冻,当时气温将近零下10度,我只穿着单薄的内衣裤,光脚站在冰地上。冻完了又拖进屋里继续用电棍电。来来回回了四次,直到电棍没有电为止,我的腰、颈都被电得直不起来,手脚冻得没有知觉,肿得象个馒头,站立不稳,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抽搐,看我还不说姓名地址,就叫了好几个人来,又把一只大狼狗牵了过来咬我,但那只狼狗不敢到我跟前,离我有3米左右远,不管他们怎么弄它也不肯过来。后来他们又把我抬去强迫我照像,为的是查明我的身份。那个警长和另一个恶警轮流地电我,电得我的小便失禁。

    我被打得遍体鳞伤,他们还不肯罢休,又叫了几个地痞、流氓进来,年龄都是二十岁左右。他们所采用的手段都是非常无耻下流的,见不得人的。他们把电棍又重新充足了电,继续电我的胸部和阴部,抓住我的手塞到暖气管里烤。当时我被折磨得奄奄一息,我只能用微弱的声音对他们说:"你们这样做是在造业,在害自己。"他们却说如果问不出我的名字,这个月的工资就没了,说不定这份工作就没了,为了自己个人的那点私利,他们已经完全丧失了人性,整个打问过程持续到28日凌晨2点才停下来。


    甘肃金昌市邪恶猖獗

    金昌市大法弟子王淑申参加2000届全国研究生入学考试,成绩已超过录取标准。在面试中被问及对法轮大法的认识,并要他诬陷师父和大法时,被王淑申拒绝。在面对是要大法还是上研究生的选择中,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大法,因此未被录取。2000年5月,他进京为大法蒙冤之事上访,被押送回金昌市拘留15天,邪恶势力还非法罚其父母5000元。其后他去西安打工,给金昌市的朋友写了两封信介绍大法,此信后被金昌公安抄出。甘肃省安全局于11月派人去西安秘密抓捕了他,并押回金昌市判两年劳教。于春节前将他送往兰州1号劳教所劳动。

    金昌市大法弟子郝军,原任金昌市地税局副局长,因坚持修炼,被解除了职务。2000年5月,金昌市公安局要送其去劳教,因其身体状况,当地的两个劳教所都不收,只好放了他。之后又让他交罚款,在2000年12月又把他抓去判两年劳教,于年前将他送往兰州1号劳教所劳动。


    提醒进京护法的大法弟子注意

    据春节期间进京护法的弟子证实,在天安门公安分局的走廊里发现暗藏的摄相镜头,对每位学员暗中照像,对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的学员通过电脑联网让各地公安局辨认学员的身份,以达到尽快分流的目的。该学员发现后及时用手挡住脸,使邪恶的阴谋无法得逞,最终成功闯关。有的学员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被照了像,很快被当地公安局辨认出来,抓回各地疯狂迫害。

    在北京其它关押学员的地方可能也有类似情况,请大家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