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新民谣

【明慧网2001年2月7日】
红尘滚滚几千年,
神州喜闻惊雷响,
亲授人间“真善忍”,
教人向善修心性,
返本归真走正道,
造福社会传播快,
人生谁不求真诠。
法轮大法圣人传。
普渡众生脱苦难。
心正病祛身清健。
修者人人赞圣贤。
数年修者几千万。
 
官方调研本称许,
江某只手欲遮天,
不顾事实不讲理,
新闻喉舌全控制,
不让人民知真相,
在职开除夺待遇,
监禁抄家还罚款,
大学休学赶回家,
释放在家仍监控,
“盖世太保”竟还魂,
唯独恶魔暗心惊。
疯狂跳出露本性。
赤膊上阵反“大法”。
铺天盖地造谣言。
谁说真话镇压谁!
逼人流浪受折磨。
下岗职工也难免。
军警机关更严办。
奖励小人卖亲朋。
冤狱林立遍国中!
 
君不见
天安门前鬼疯狂!
多少父兄被关押,
自古讲理走天下,
本想上访党中央,
登记完后就囚禁,
和平请愿赤手去,
警察、便衣逮人忙。
多少妇幼冤情长。
如今“上访”成罪状!
谁知好心遇虎狼!
押回原籍入牢房。
血腥镇压何恐惧!
 
逮人数万刑数千,
中国何处能讲理,
人权、法治怎么讲!
万千沉冤待昭雪,
逼死过百血未干!
人民何时能伸冤!
百姓能否见青天!
两年摧残未停歇!
 
更有险恶“转化班”,
为何不能公开讲?
为何疯狂折磨人?
还有关进疯人院,
偷偷摸摸把人关!
为何不敢平等谈!
监禁、围攻加“株连”!
灌药、针、电,惨难言!
 
只因善良有信仰,
毒打电麻罚长跪,
扒衣侮辱浇凉水,
击阴捅阴倒吊人,
摧残致死称“自杀”!
亲友探视难相见,
罪名只是“说真话”,
抓入监狱受酷刑!
冻站铁笼吹寒风。
绝食撬牙插管捅。
烙胸吊打击伤痛。
后脑打塌称“病故”!
惨绝人寰笔难书。
好人被往死里整!
 
就像鬼子害“抗联”,
警棍镣铐当真理,
全国变成大监狱,
毒狠超过渣滓洞!
枉披人皮没人性!
罄竹难书禽兽行!
 
群众义愤下评断,
举世震惊皆横目,
现行东方希特勒,
疯狂凶过解放前!
当世败类江最毒!
祸国殃民大屠夫!
 
大法弟子真伟大,
唯愿天下“真善忍”,
非人折磨心不动!
金刚罗汉甘受刑!
 
多少鲜血多少命,
如此正邪大搏斗,
法轮正气贯天地,
感天动地鬼神惊。
孰善孰恶甚分明。
千秋万世永传颂!
 
小人心理难思议,
哪有真理怕阳光,
对内对外搞封锁,
做贼心虚白演戏,
真理岂论位高低,
前仆后继舍生死,
弥天罪行算机密!
可怜大国充主席!
讲点真相算卖国!
天下皆知你画皮!
民心自古不可欺!
百姓赤手有正义!
 
可叹有些公务员,
明知“大法”皆好人,
明哲保身无骨气,
须知善恶终有报,
是人就当有人性,
助纣为虐最无耻,
民如父母受摧残,
立党为民不为江,
铁肩应敢担道义,
砥柱中流会有人,
雷霆万钧荡群妖,
大法必能还清白,
除恶务尽方公正,
麻木胆小助凶残。
惧怕权横不敢言。
是非不明少气节。
莫作魔头殉葬品!
禽兽方有禽兽行!
岂可迫害“真善忍”!
儿必心痛挺身起。
怎容恶魔长肆虐!
钢躯不惜为群裂!
除恶不惧冒风波!
天意民心灭邪魔!
小丑定难逃网罗!
偿还血债慰英烈!
 
法轮大法真伟大,
弟子随师破万难,
环球推崇赞誉加。
乾坤作证是正法!
 
试看江某命几何,
此魔形与神全灭,
风中残烛路尽绝。
不废万古流江河!


铁笔记史,均有实据。贤明识者欲知详情,可设法经国外代理服务器查阅明慧网。
明慧网网址:http://minghui.c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