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国务院2000年度人权状况报告的中国部分

【明慧网2001年3月1日】 (政府不良的人权记录恶化)

  美国国务院2月26日发表了第25期关于各国人权状况的报告。以下是国务院2000年度人权报告关于中国部分的序言摘要: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以中国共产党为最高权力核心的专制国家。共产党员担任从国家到地方的几乎所有政府、警方和军方机构的最高职务。政治局委员享有最高权威。领导人强调必须维持安定和社会秩序,并且致力于永久维持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及其等级结构。公民既缺少和平表达对共产党为首的政治制度的集体反对意见的自由,也缺少更换国家领导人和政治体制的权利。社会主义继续被作为中国政治的理论基础,但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近年来已经被经济实用主义所取代,而经济权力的下放增大了地方官员的权力。党的威力主要依赖于政府维持社会安定的能力、激发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由共产党控制人事、新闻媒介和治安机构,以及不断提高将近13亿人口中的大多数公民的生活水平。宪法规定司法独立;但实际上,从中央到地方,党和政府经常干预司法程序,在很多引人注目的政治案件中,党和政府规定裁决结果。

  治安机构由国家安全部和公安部、人民武装警察、中国人民解放军以及国家的司法、检察和刑事系统组成。中国的治安政策及治安人员是造成大量侵犯人权情况的原因。

  中国正在从计划经济逐步过渡到市场经济。虽然国有企业在关键领域仍然占支配地位,但是,政府已经使很多中小型国有企业私有化,并允许私人企业家扩大经济活动范围。中国拥有庞大的工农业,是煤炭、钢铁、纺织品和粮食的主要生产国。中国的主要出口产品包括电子产品、玩具、服装和塑料制品。贸易和外商投资正在帮助迅速发展中的中国经济走向现代化。据官方公布的数字,截止第三季度末,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率略超过8%,比90年代初两位数的增长率要低,但略微超过1999年的增长率。带来2000年经济增长率提高的主要因素是对外贸易、对基础设施继续进行大量投资以及国内需求略有增长。

  中国经济面临着日益严重的问题,包括国有企业的改革、失业、就业不足和地区经济差。农村失业率和就业不足率两者相加估计超过30%。数以千万计的农村人口背井离乡去城市寻找更好的工作和生活条件;据人口学家估计,这样的"流动人口"大约有8千万到1亿3千万,很多大城市有100万以上的流动人口。城市地区也面对数以百万计由于企业改革而无事可做、领取半薪的国有企业工人和失业工人问题。在工业部门,2000年上半年,国有企业继续裁员造成200万人被解雇,使大约2亿4千万城市劳动人口中的失业总人数超过2千万。到城市寻找工作的外来农村劳动力更使城市失业人口数量大幅度增加。全国各地不时发生工矿企业职工有组织的抗议解雇或要求发放拖欠工资和福利费的活动。不过,人民日益提高的生活水平、企业家享有的更大独立性、以及非国有经济的扩大增加了工人选择就业的机会,并明显减少了国家对公民日常生活的控制。1999年对宪法的一项修改正式承认私营企业在经济中的作用,目前,国内生产总值年度增长率中的30-40%来自私营公司。生活在绝对贫困状态下的人口总数继续下降,估算数字从中国官方公布的4千2百万到世界银行的1亿5千万不等。但是,沿海地区和内地的收入差距以及城乡收入差距非常大,并在继续扩大。1999年的城市人均收入为705美元(比前一年增加8%),而农村人均收入为266美元(比前一年只增加了2%)。

  中国政府不良的人权记录出现恶化,政府继续有一系列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国政府加剧了对宗教和在西藏的镇压、更加严酷地对待持不同政见者,并压制任何被认为对政府构成威胁的个人或群体。不过,尽管有这些做法,许多中国人还是获得了更多的个人选择,能有更多渠道获取信息,得到的经济机会也有所增加。但到2000年年底,仍有数千个未注册的宗教机构被关闭或捣毁,数百名法轮功负责人被监禁,数千名参加练习法轮功的人继续被扣押,或者被送至劳改营服刑,或被关进精神病院。据多方面来源报导,大约100多名参加练习法轮功的人因在被拘留时受折磨和虐待而死亡。对宗教活动和言论自由的控制在西藏加剧,在新疆则继续十分严厉。只有少数持不同政见者仍在公开活动。随着政府打击不公开的基督教组织、西藏佛教徒,并捣毁许多祷告的场所,政府对宗教自由的尊重在这一年显著恶化。政府大力加强了反法轮功的运动,并在10月份指控法轮功为反动组织。政府也加强了对一般"邪教"的打击。一些气功团体遭到禁止。政府继续违背国际公认的准则,进行了广泛的、有案可查的侵犯人权活动。这些侵权行为的根源在于当局对民众针对政府的不满意见的容忍程度极其有限、害怕发生动乱,以及保护基本自由的法律范围有限或执行不力。宪法和法律规定了基本人权,不过在实际行动中经常无视法律。侵犯人权的行为包括不经法律程序杀人、使用酷刑、逼供、任意逮捕和羁押、虐待囚犯、长时间的单独监禁,以及拒绝正当法律程序等。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5月份发表报告,批评继续严厉实行酷刑,特别是对国内的少数民族。

  大多数监狱设施的状况仍旧恶劣。在许多案例中,特别是敏感的政治案例,司法系统拒绝给予刑事被告基本的法律保护和正当法律程序,因为政府更多考虑的是维持公共秩序和镇压政治反对派,而不是实施法律标准。中国政府侵犯公民的隐私权。政府继续严厉限制言论和新闻自由,加强对互联网的控制;新闻人员的自我审查仍在继续。中国政府严格限制集会自由,并继续限制结社自由。政府继续限制宗教自由,并加强了对一些未注册的教会的控制。政府继续限制迁移自由。公民没有以和平方式更换政府的自由。政府不允许独立的国内非政府组织(NGO's)公开监督人权状况。对妇女使用暴力(包括强制实行计划生育----有时还包括强制堕胎和强迫施行绝育手术)、卖淫、歧视妇女、贩运妇女儿童、虐待儿童,以及歧视残疾人和少数民族,这些都是存在的问题。西藏和新疆持续存在特别严重的侵犯人权现象。中国政府继续严厉限制工人的权利,监狱里的强制劳动始终是一个严重问题。随着成人劳动力外出寻求更好的工作机会,农村地区出现童工,并成为越来越大的问题。贩运人口是一个严重问题。

  自1998年12月以来,政府以颠覆罪严惩了至少25名中国民主党的核心领导人。去年一年,政府继续打压中国民主党,对刘世遵、戴学忠、祝正明、陈忠和、肖诗昌、李国涛等人进行逮捕或判刑。在这一年内,政府还利用反对颠覆活动和反对危害国家安全的法律威胁、逮捕并监禁了为数众多的持不同政见者和活动人士,包括前政府官员、非政府组织(NGO)创建人和活动人士、艺术自由活动人士和倡导司法改革的独立人士。

  尽管中国政府否认羁押政治犯或宗教人士,并声称监狱中所有的犯人都是依法服刑,但有为数不清的人----据估计有几千人,受到的拘禁是违反有关和平表述政治、宗教和社会观点的国际人权公约的。2000年被羁押的人包括政治活动人士、未注册的宗教团体领导人、新闻工作者、作家、知识分子、劳工领袖以及法轮功成员等。随着中国政府打压异议人士和"分裂分子"的活动,一些少数民族团体,特别是西藏佛教徒和维吾尔族穆斯林,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在西藏,政府广泛地严厉打击西藏宗教活动,到2000年年底出现一些缓和的迹象。政府继续进行以控制寺院和驱逐达赖喇嘛支持者为目标的"爱国主义教育运动"。在新疆,政府为控制要求独立的组织,继续严厉限制基本自由。

  中国当局提前释放了一批政治犯,他们包括刘文胜、陈兰涛、李旺阳、张京生、余志坚和林海。然而到年底时,仍然有数千人因和平表达政治、社会和宗教观点而遭到囚禁或其它形式的关押,这些人中有安树新主教、蔡桂华、陈龙德、韩春生、李必丰、刘京生、秦永敏、沈良庆、查建国、王有才、徐永泽牧师、许国兴(音译)、方觉、徐文立、杨勤恒、张林、张善光、赵常青、周勇军、阿旺群培、恰扎活佛、晋美桑泊和阿旺桑珠。有些刑满释放的人受到监视,并且不允许就业或以其它方式恢复正常生活。据报导异议人士受到更严密的监视。

  未经批准的宗教组织,包括新教、天主教和非传统宗教组织的成员继续受到官方不同程度的干预、压迫和迫害

  中国政府继续实施1994年国务院关于所有宗教活动必须在政府注册并接受官方"爱国"宗教组织监督的规定。政府官员对宗教的态度在地区与地区,甚至地方与地方之间有显著不同。在有些地区,当局按照国家政策大力控制未经批准的天主教和新教教会活动;宗教活动遭到驱散,宗教领袖或信徒受到骚扰,有时遭到罚款、拘留、毒打和折磨,许多祷告场所被捣毁。在去年11月和12月,浙江沿海城市温州及附近地区当局捣毁或没收了数百座教堂或祷告场所。直到年底,仍然有一些宗教信徒因为其宗教活动而被监禁。东北地区的家庭教会组织报告说今年遭受的逮捕和拘留比近年任何时候都多,另外河南当局对地下新教教会进行了镇压,几个新教家庭教会组织被取缔。在许多天主教教徒集中的地区,政府与忠于梵蒂冈的地下教会一直关系紧张。在其它地区,注册和未经注册的教会受到当局的相同对待,没有或者很少有当局干涉其日常宗教活动的报导。许多注册和未注册教会的信徒人数持续快速增长。西藏的情况尤其糟糕,政府在那里加强和扩大了对同情达赖喇嘛的喇嘛和僧侣、僧尼的打击活动。

  政府严格控制刊物的出版和管理、控制广播电视媒介、审查外国电视节目并有时干扰海外电台广播。2000年期间,有些出版物因刊登被政府认为不适宜的文章而遭到查封或受到处分,新闻工作者、作家、和研究人员遭到当局的骚扰、拘留和逮捕。尽管互联网在中国持续发展,但是政府加紧了对互联网内容的监视和控制,发布了新的互联网管理条例,许多网站,包括具有政治敏感性的网站和外国新闻网站被当局关闭或封锁。

  2000年期间,政府努力逐步纠正司法制度在体制上的弊端并使司法制度进一步经得起公众监督;实施了旨在使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警察更加专业化和更为负责的新规定。政府高级官员公开承认采用逼供等虐待手段,并承认仍然存在向嫌疑分子勒索好处以及裙带关系等严重问题。但是,过去几年通过的新规定和政策并没有使中国的刑法程序完全符合国际准则,在对待政治异议人士、宗教领袖和宗教信徒时,频繁出现违法现象。中国的司法不是独立的。

  尽管对有组织的异议活动的镇压有所加强,但是一些积极的趋势仍在发展。掌握经济资源的社会组织继续在社区生活中发挥更大作用。使用因特网的人数去年年底达到1千5百万,尽管政府加强了对互联网内容的控制。大多数普通居民的日常生活基本不受政府干扰,经济上受到的控制比过去放松,得到来自外界的信息比过去增加,个人选择余地比过去扩大,文化生活比过去丰富。但是,当局对认为威胁政府权力或国家稳定的任何个人或组织,无论是宗教、政治或者是社会组织,都迅速进行压制,那些争取公开表达不同政治和宗教观点的公民继续生活在充满压迫的环境中。

原载 美国国务院国际信息局《美国参考》网站:
http://www.usinfo.state.gov/regional/ea/mgck/

(转自大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