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见证的人间邪恶

【明慧网2001年3月1日】我叫阿莲(化名),修炼法轮功4年。自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以来,我目睹并亲历了各种各样迫害修炼者的事实。这令人发指的一切令人难以忘怀,难以置信,是我从小一直认为的作为东方伟大古国之一的政府所为!政府一再升级的镇压并没有让我放弃坚定修炼的决心,反而更加坚定,甚至越来越不能容忍邪恶的存在。

2000年12月下旬,我决心再次到北京向政府和平请愿,还大法于清白。在天安门打开“法轮大法好”横幅后,立刻被推上警车,同行的功友被警察直往死里打,同时听到恶警一边打人一边说:“让你们知道天安门警察的厉害!”。之后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在被送去的路上,警察不停地打人,用警棍戳,最后把警棍都打断了,但所有被抓被打的功友都“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劝不要打人。

在天安门派出所,我见到不说地址、姓名的一位功友被恶警用拳头狠狠地往下腹打,用火烧他的脸。人民警察为人民,但一心向善的人却被警察打压。

之后,我被送到北京朝阳区看守所,没有办理任何手续就被非法拘留。在这个看守所,我耳闻目睹了许多诸如地狱般的人间邪恶。当问到为什么抓人没有拘留证时,提审我的警察说:“没有!”,我问他:要非法拘留多久?警察说:“无限期!”在进到牢房前,强行要求交出所有财物,如不交者被查出后则全部充公,事后看守所在没有提前任何通知的情况下,每个大法弟子交出的钱被强行买了200多元的东西,这些强行买的东西很多是以前被抓被扣留的大法弟子留下的物品,可见这个看守所在抓打大法弟子的过程中发了不知多少“横财”。 我被送进5号牢房。警察吩咐几个仓霸(诈骗犯张进周等)脱光我的衣服所谓的“检查”。进去后我才知道,这些仓霸是被警察利用来实施其见不得人的恶毒手段的工具,如果仓霸所在的牢房有大法弟子绝食抗议的,则这些仓霸每个人都将受到看守所警察的体罚,直至加刑。于是这些仓霸非常害怕。有一个大法弟子绝食,其中一个仓霸(张进周)因害怕加刑,而体罚这位绝食的大法弟子——罚站13个小时(不准闭眼睛,不准上厕所),稍有不从,便遭到几个仓霸的毒打,我亲见那个大法弟子被打到脸肿头破,当时的情形非常恐怖。在绝食的大法弟子面对邪恶的毒打坦然不动时,仓霸张进周失声哭了起来,也许张进周觉得自己肯定这次加定了刑。后来有些坚持绝食的大法女弟子被警察呈大字绑在木板上毒打,不让上厕所,不让说话,将裤子全部脱到膝盖以下。这些被绑的女弟子有的来了例假,血直往下流,警察也不管,有些不知羞耻的男警察还在这些女弟子身边旁若无人地走来走去。

我在朝阳区看守所扣押了10天后,被送到秦皇岛市的昌黎县看守所,又继续被非法关押。那天从朝阳区看守所送至昌黎县看守所的约有100多个大法弟子,一路上接近100多辆车(警车、军车、武警车等)前往,每个大法弟子都被几个警察团团围住。我们都是手无寸铁的法轮功修炼者,只因说了几句真话,今天却被全付武装的军警戒备森严地非法押送到秦皇岛公安分局,我在想:难道老百姓说真话就让他们如此害怕吗?

在关进昌黎看守所时,我身上仅有的600元被山海关公安分局的局长骗走(这位局长当时说是给我买回家的车票,没有出示任何收据),跟我同行的我知道的几位大法弟子的钱都被这位所谓的局长骗走。我们这些钱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公安部的领导用卑劣的手段骗走,是谁令这些本来应是为人民服务的“父母官”如此大胆呢?一位一起关押的功友说,也许这与江泽民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说(在经济上截断,在肉体上摧残,在名誉上搞臭)的方针指示有关吧;也许自镇压法轮功以来,他们这些挂着“执行命令”的执行者类似这样的行径早已习以为常了吧。之后在昌黎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每位被当地接回去的大法弟子都要交不同金额的钱才同意放人。我的家属在接我回去给看守所交钱时,我向看守所收钱的警察要收据及盖公章,但收钱的警察折腾了好一会,最后对我说:“找不到公章”。偌大一个看守所,关押了不知多少大法弟子,也不知有多少大法弟子在被接回家乡前被迫在这间看守所交钱,难道也没有公章或找不到公章?

在昌黎看守所被关押的第10天,我们仓被送进来一个女弟子因不说姓名地址在刑警大队时被打破了头,在前额缝了6针,全身被打得浮肿,两条腿被打成一长一短。这位女弟子说,有另一位女弟子还在受折磨,那些淫荡的男恶警用手伸进那女弟子的裤子里乱摸。

谨将所见证的邪恶披露一二,在将审判这些邪恶时作为真实证据。

大法弟子 200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