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情:颠覆罪漫谈


【明慧网2001年3月10日】 八九民运的一位学生代表江棋生月前撰文鼓吹平反六四血案,被中共以颠覆罪名判入狱四年。成都人黄琦创办的互联网站去年发表《中国民主党章程》等文告,同样被中共以颠覆罪名查封,黄琦也被捕入狱。现在中共下令全国声讨法轮功,罪名当然不止一条,但说到底最严重的还是颠覆罪。

当代欧美以至台湾、菲律宾都没有颠覆罪。最近中共为报复美国政府的「中国人权日益削弱」指责,发表《二○○○年美国的人权纪录》,公然批评美国新总统布殊只凭全国四分之一选民支持上台。也许,中共还应该批评美国前总统容许全国百姓投票颠覆他的政权,又应该批评布殊的支持者都是颠覆罪犯。这许多罪犯固然没有监狱容得下,但美国政府要保障人权,可以把全国变做一个大集中营,像新中国一样。

旧中国也有一个颠覆故事:北魏时,元祯出任豫州刺史。当地豪强胡丘生受到元祯制裁,怀恨在心,四处散布谣言,说元祯要徙城中富贵人家到代郡,一时人心惶惶,胡丘生就乘机纠合民众「共谋翻城」。有人向元祯告密,劝他马上捉拿胡丘生和同谋者。元祯说:「吾不负人,人何以叛?但丘生诳误(只是丘生谣言惑众)。若即收掩(收捕),众必大惧。吾静以待之,不久当自悔服。」话才说完,已见城中三百人自缚到州门请罪。「丘生单骑逃走,祯恕而不问」(《魏书,昭成子孙列传》)。

元祯不怕颠覆,仗的是四个字:吾不负人。今天,中共却无时无刻不担心颠覆。「吾不负人,人何以叛」的自信,他们没有,只有仗坦克车、监狱、死刑等等对付所谓颠覆分子,受到西方批评,就说那是「国情」。要不是我国二十五史还在,天下真会以为中华民族由古到今都完全没有人性。

总之,目前中共领袖一律西装笔挺,国情盈口。但那国情埋没了我国最美的一面,那身西装之下也没有一点现代西方文化。假如中国人应为国家文化惋惜,欧美国家也应为他们的西装惋惜。中共说的颠覆无疑是重罪,但罪在刑人者还是受刑者,我国第二十六史会有明辨。(原载苹果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