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人发表声明──声明强化洗脑作废


【明慧网2001年3月10日】
严正声明

前几天,单位领导给大家开会。要求人人都要在条幅上签名,我尽管一百个不想签,可若不签,便会给自己带来不可想象的麻烦,只好照办。后来我明白了,自己屈从压力,做了违心的事。现在声明签名作废。

政府如此强奸民意,难道这就是中国人权的最好时期?

大陆群众:刘晓兰 2001年3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们在99年7月因到省政府要求释放被抓的同修,被非法抓到派出所,从此以后被单位、派出所、街道监视。由于学法不深、害怕,被迫写了保证书。现声明作废。

大法弟子:魏胜英、郭明格、张秀荣 2001年2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正法修炼的进程中,一切违背宇宙真.善.忍特性的语言和行为一律作废,特此声明。并决心坚修大法心不动,邪恶面前永不屈。借此强烈呼吁: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弟子自由。

大法弟子 李晓英 2001年1月19日


严正声明

对于公安部门对我多次的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讲法录音带、炼功带、音乐带等),非法巨额罚款及采取的所谓“法律措施”等,我是决不承认的!对于单位对我的处罚,我也是决不承认的!

为窒息邪恶、证实大法,在此严正声明: 以前写过的一切所谓保证、认识及相关签字、手印等全部作废(包括家属亲朋单位代写的)! 今后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以实际行动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

大法弟子 崔淑芳 2001年2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于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99年7.20国家取缔法轮功后,迫于外界高压,在2000年写过“不进京,不串联,不公开练功”的保证。今年春节前后单位有逼迫我写了以上保证。我现在认识到做错了,因为进京上访不违反国家的法律,不应该写什么保证,特此声明一律作废。

大法弟子:赵秀英 2001年3月9日


严正声明

我郑重声明:以前的一切不利于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法轮大法,跟上正法进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刘勇 2001年3月5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之后,在派出所的高压强制下违心地、不情愿地写了不进京上访、不串联、不练功的保证,现声明一律作废。

大法弟子:田桂英、吕素琴、杨尚德、朱庆裕、谭德蓉 2001年3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叫邵长宏,在99年上访被非法拘留期间在不上访、不在外面炼功的审问记录上签了字,在警察去我家时被迫交了4本大法书,现在知道错了,让邪恶钻了空子,特此声明全部作废!我一定会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正法进程!

声明人:邵长宏 2001/3/7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月20日之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家属的保证一律作废。今后要“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 赵卫华 2001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派出所逼迫下说过的、做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一律作废。

大法弟子:吕玉琴、张可莲 2001年3月9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22以来,我说过做过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现声明一律作废。我决心舍尽世间一切,全身心投入正法之中,跟上师父的正法进程,作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张玉秋 2001年3月6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以后,用人的观念违心地写过保证和签字,也没保护好大法书籍及师父等,此后良心受到很大的谴责,深深痛悔!!

现严正声明:一切违背大法心性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包括别人代写的)!今后,“坚修大法紧随师”,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粒子,“助师世间行”。

大法弟子:李春芳、吴秀英、梁金娥 2001年2月22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2日以来,我在执著心的带动下所写所说的一切违背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

大法弟子:王茵 2001年3月8日


严正声明

本人在7.22以后,迫于压力所说所做的一切不利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

大法弟子 李庚武 2001年3月1日


严正声明

本人现在郑重声明,过去在所谓转化班被迫写下的不公开炼功、不上访等违心话,全部作废!

大法弟子 谢振球 2001年3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叫王淑存,女,49岁,下岗职工,家住石家庄市新华区西环北路12号3─4─502。

在证法护法的路上,99年7月20日以后在高压下用人的观念违心写了保证,交了大法书籍及讲法录音带,此后良心倍受谴责,深感对不起慈悲苦度的师父,对不起大法,深深痛悔!!

我对于公安派出所非法巨额罚款及采取的所谓“法律措施”等,是决不承认的!

现严正声明:一切违背大法心性标准的言论和保证(包括别人代写的),一律作废!

今后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以正信、正念、正行证实大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粒子、“助师世间行”、一修到底!

大法粒子:王淑存 2001年2月21日


严正声明

自我修炼法轮大法,所有我做的、说的、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跟上师父正法进程,无愧于师父的慈悲苦渡。

大法弟子 唐婷婷 2001年3月3日


严正声明

现严正声明以前别人替我写的保证一作废。

大法弟子:孟庆英 2001年2月19日


严正声明

我是大法弟子吴淑玲,2000年5月依法进京上访,因学法不深,还有怕心,回来后在不该写的保证书上写了对大法不负责任的话,我非常痛悔。现在特此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今后在讲清真象中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吴淑玲 2001年3月3日


严正声明

在当地邪恶势力威逼下,我们写了“悔过书”和“保证书”。现在知道正义怎么能向邪恶低头,我们要在修炼的路上一走到底。以前写的不是我们的真心话,现声明一切作废我们要加倍弥补,跟上正法的进程。

大法弟子 张学义 郭玉平 孙广立 孙堂明 徐道春 梁学文 李永恒

2001年3月3日


严正声明

堂堂正正修炼,明明白白做人,以前无论口头上的还是书面的保证,违背大法原则的言行一律作废,走好以后修炼的每一步,不辜负师父的洪大慈悲。

大法弟子 王素清 2001/3/2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2000年在过关当中,由于凡心重曾写过有违大法的话,对不住慈悲度我们的师父,对不住大法,在此声明作废。

大法弟子 刘秀申 2001年2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声明:以前的一切不利于法轮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心不动,跟上正法进程。

法轮大法弟子 周明昌 2001年3月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深,悟性差,于99年7月22日后在高压下,写的不在公共场合炼功, 在进“转化班”时的签字全部作废,在今后要真正做到以法为师,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大法弟子 郭雄兵 2001.3.9


严正声明

由于在修炼中带着人的执著心不放,致使"7.20"以后,用常人的观念看待和分析当时的修炼环境,从而走向邪悟。自己的所写、所讲、所为符合了常人,助长了邪恶,给大法抹黑,给当地学员造成干扰和影响,愧对大法和师父的洪大慈悲。现郑重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和师父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

我将继续以法为师,尽快去掉目前已经察觉到的做事心、外求心、攀比心、效仿心、埋怨心、顾虑心、怕心、争斗心、懒惰等等,坚定实修,证悟更多的法理,使自己更加成熟起来;圆融大法,拓宽思路,更好地发挥一个粒子真正的作用。

王景林 2001年3月9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对大法及弟子疯狂地迫害和血腥镇压以来,他们采用了种种的卑劣手段,造谣生事,颠倒是非,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写了“保证书”,说了不符合大法的话。现今严正声明:以前所写过、说过和做过不利于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今后一定坚修大法,加倍弥补,跟上正法进程。感谢恩师慈悲!

大法弟子:侯文俭 2001年2月


由于学法不深,以前所做过的不利于大法的事及写过的所谓保证书等一切违背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

大法弟子 马玉官 林敏艳 高敏 2001.3.9


严正声明

由于本人学法不深,曾经在悔过书上签了字,特此声明作废!

大法弟子:张秀华 2001年3月9日


严正声明

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所以我修炼法轮大法没错。我炼功不伤害任何人,而公安警察于2000年2月4日为炼功抓我,并以“扰乱社会治安”拘留我是非法的,是他们违宪、违法。可是由于当时自己对法理不明,反而在拘留证上签了“同意”二字,后悔不迭,以及在后来被提审时,在问讯记录上的签字和我爱人在2001年春节前夕背着我给派出所为我写的“不进京、不上访、不出去集体炼功”的签字,都是错的。我现在严正声明:一切不利于大法的签字都统统作废,我更要“坚修大法紧随师”,助师正法,不辜负恩师的慈悲苦度,在正法历程中走好每一步,起到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

大法弟子 宋英兰 2001年3月9日


严正声明

在此,严正声明:过去在压力下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违心的东西一律作废,今后,要严守心性,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大法弟子:刘海杰、李桂兰、裴艳玲、柳玉梅、姜西孔、姜秀英、那丽。

2001年3月9日


严正声明

本人自1999年7月以来,所说所写的一切不利于法轮大法的文字一律作废!今后努力学法,勇猛精进,做师父的合格弟子!

大法弟子:赵桂清 李刚 2001年3月9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份以后,自己学法不深,法理不明,面对风云突变的形势茫然了,心里知道大法好,却不敢堂堂正正地证实大法,我逃避过关回了老家。在这期间家人在压力面前害怕了,替我交了一本《转法轮》。在地方办事处由于承受不了压力,让家人拽着手在“不公开炼功、不上访、不集会”的纸上签了自己的名字,配合了他人的违法行为,在某拘留所被非法关押期间,用玩文字游戏的方式给当地派出所和单位写过东西。2000年依法进京上访证实大法回来,家人承受不了从上到下的各种压力,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替我写了保证。

大法修炼讲“真善忍”,在压力面前我不敢讲实话,修“真”不够;家人代写保证无形中让亲人做了坏事,没有做到“善”。多次失去了提高心性的机会,在返本归真的路上留下了污点,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

本人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材料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 张淑云 2001年3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