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的故事:姐夫的含冤而死

【明慧网2001年3月10日】 我叫雁心,是吉林省人,1965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河北某军区医院工作,不久后就是一场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我也是受害者,我的亲人也是受害者。

那时代积极要求入党,经过院党委对我家庭调查,说我的姐夫是反革命份子,自杀了。对我有影响。所以不能填表,我感到很诧异,又很吃惊,那时我还不知道姐夫去世了。我写信问姐姐,才知道真相,家里人一直瞒着我。

我姐姐和姐夫是小学教师,因姐夫说话得罪了人,他们就把他关押牛棚里,说他反三面红旗,是国民党三青团员,姐姐出身好,就说他是黑五类。

在一天晚上,他们把姐夫吊起来,闭上灯,几个打手打了几个小时逼供,他死也不承认。他们把他打死后放在一小单间内,第二天找医生检验,让医生写是畏罪自杀。他们在我姐夫身边放了一个小药瓶,里面还有几片白色药片。他们对医生说这就是自杀的证据。还说这药是他小姨子(也就是我)给他邮去的。

当时医生要检查尸体,他们不让仔细看。医生写了几个突然死亡可证的原因:一、脑出血,二、心脏病,三、中毒性痢疾,四、药物中毒。

然后通知我姐姐说她丈夫自杀了,反革命份子,快抬出去烧了吧。姐姐成了反革命家属。孩子们成了黑五类的狗崽子。

姐姐有冤无处诉。我妈对姐姐说:“不能火化,让你公公去找他们,买口棺材埋了。这是栽赃陷害,以后会平反的。”妈妈把姐夫的血衣偷着保存起来,姐夫是10月份打死的,后来我妈和姐姐拿着血衣去上诉。到来年5月,上级和法医来开棺验尸。打开棺后,姐夫的尸体是软的,皮色和活着时一样,遍身是红色的伤痕,法医切开头颅,整个大脑雪白,没有出血的现象,切开心脏里面的血还是鲜红的液体。检查胃肠,胃里面还有死前吃的食物,清楚的可辨认是什么。肠子没有任何毛病,骨头是白的,睾丸破碎了。法医判断是他杀。事后不长的时间,打姐夫的两个主凶,一个被大马车撞死,另一个的女儿暴病身亡。

我写这个真实的故事,就是告诉大家,和今天的自焚事件有什么两样,明明自焚是栽赃,是陷害,是欺骗,是谎言,犯罪分子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黑白颠倒。好的说成坏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教人心向上,做好人,罪犯江泽民就是怕好人多。把那些善良的大法弟子抓、打、关押、判刑。现在迫害致死150多人。罪犯江泽民甚至扬言:打死白打,死了算自杀。绞尽脑汁,编造一些假证,利用宣传工具,在全国挑动群众斗群众。比文革还要疯狂几倍,闹得鸡犬不宁。

罪犯江泽民及其帮凶们,你们所做所为是逆天意的,是天理不容的,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们的阴谋早就被人民看穿,压是压不服的。

我们慈悲伟大的李洪志师父说:“强制改变不了人心”,邪恶不会得到好下场的。法轮大法圆融着一切。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说的句句是真言。我姐是文革的受害者,现在也是被害者,她是法轮大法的弟子,罪恶的江泽民集团不让她学法炼功,她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不知哪天被抓、被打、被判刑。

我劝告那些凶手们:立即停止对大法弟子们的迫害。放下屠刀吧!给自己留一个后路吧!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这是千真万确的真理。

修炼法轮大法4年多了,我的身体得到了净化。从一身是病的人变为一个非常健康的人。从一个苦恼的人变成一个快乐的人,看淡了钱和利,不执著钱了。再也不为钱而拼命了。心胸也宽阔了。没有法轮大法就没有我。

(洛杉矶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