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地汇入正法洪流中

【明慧网2001年3月11日】 以前我经常庆幸有缘碰到了宇宙根本大法,现在我更加庆幸有缘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

中国有句话叫: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士兵当然平时要训练好,但是当敌人攻到眼前时,如果一个士兵还光顾了训练,就是一枪不放或临阵脱逃,无论他训练再有素,也会被送上军事法庭的。战争来了,平民百姓可以躲,可以逃,但是士兵不允许退缩,因为士兵已有了抗敌的义务。

这个例子和修炼相提并论还不是那么恰当,因为大法没有敌人(破坏大法的人其实是很可怜的,在被高层不好的生命利用来做坏事、同时害了他们自己),但是得了法的真修弟子都知道,卫护大法是得法者的本性所决定的。师父所给予我们的,我们生命的永远都无法报答。在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及大法的弟子时,在我们的师父遭到诽谤时,一个常人只要能认识到大法好,他的未来就会有希望;但对已得法的人就不能象对待平民百姓一样要求。师父也说:“一个神在正法中,他们对大法的一念就决定了他们的存与灭。那些得了大法的还能和常人一样对待吗?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

通过修炼我们成为大法的一个粒子,现在不发挥我们大法粒子的作用,还等待何时呢?我们有些生命真正等待的也许是今天。意识到自己的神圣的义务,我就与炼功点的其他弟子一起汇入正法洪流中。

从去年7月以来,我一直坚持每星期两次去给中国大陆来的人发讲明真象的材料,每次往返要几个小时,每次都能发给许多中国人我们的材料。有时忙完其它事情已经很累,由于惰性想今天就不去了。但是想到大法造就了一切,我也是大法中的一粒子,邪恶势力迫害大法,也就是威胁我的生命之本,于是也就顾不上劳累了,毅然又踏上讲明真象的征程。

讲明真象的过程需要我们正念十足,从法上正确认识我们要做和正在做的事情。同时,我们讲明真象时也需冲破人的思想框框,不拘于形式,灵活机动。前不久,获悉中国领馆要召开法轮功的座谈会,我和一名白人学员前往领馆,亲自参加座谈会,揭露江泽民的暴行。但是领馆门口有人拿着名单专门把守,名字不在名单上不让进,还说名单是经过领事严格审查过了。我们大法的法会从来也没有凭名单入场过呀,从这一点看,谁是光明磊落,谁是做贼心虚也一目了然了。了解到座谈会后还要去一餐馆招待参加会议的人员,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不施以小恩小惠,谁会参加他们这充斥着谎言的会呢?参加这次会的人主要是南部各城市的中国学生会的负责人,平时我们很少有时间、精力跑那么远,去向这些人讲明真象,难得中国领馆今天把他们都召集到一起了,我们决定不放过这个机会,我们的学员就在领馆和餐馆之间的路上以逸待劳。会后参加会议的人在去餐馆的路上都接受了我们的真象材料。有的说:“我们刚刚正谈你们哪,政府说的和你们资料上写的完全不一样。”——要把每一次对大法的破坏,都变成对大法的弘扬。

我还意识到要主动地窒息邪恶,而不是被动地亡羊补牢。我和一名白人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地进到一些特定的场所,把一些揭露江泽民迫害大法的真象材料放到了人们容易看到和接触到的地方。相信一些真象材料会被到这些地方办事的人们取走。所有的人都有权利知道真相,做出他们自己良心的选择。

正法的洪流也在洗涤着修炼人的执著。试想,在邪恶势力迫害大法的严峻时刻,如果还有一大堆个人的执著放不下,那肯定是还没有把自己完全置于大法中。师父说:“宇宙中无量无计的佛、道、神与更庞大天体中的生命都在注视这小小的一粒宇宙尘埃上的一切。”一想到无量无计的佛、道、神与更庞大天体中的生命都在注视着我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思一念,就不敢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有时思想中刚冒出不好的念头,赶快排除掉。人们不仅会评判我个人做得如何,更重要的是他们会评判这个大法粒子做得如何,我们大法粒子在任何地方都应该放射出最纯正的光芒。

在邪恶势力迫害大法之前,圆满是我最大的愿望;现在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是我最大的愿望。如果师父能认可我们不愧于一个大法的粒子,其实就根本不用执著是否圆满,大法给他每个粒子开创的肯定是最美好的未来。

我知道一个真正的大法粒子在法正乾坤时应是如何反应,他会最大限度地把他的智慧、勇气、精力、他的一切都汇入正法洪流中。


一名海外学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