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师父“金刚不破”的弟子

【明慧网2001年3月14日】 在中国,法轮大法遭到邪恶的江泽民之流的诽谤和迫害,大法与大法学员经历了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考验。恩师蒙受不白之冤,法轮大法,千古奇冤。证实大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助师世间行”、窒息邪恶是我曾经的誓约。

2月27日,我到天安门和平请愿。当我和几个功友在广场上打出“法轮常转度众生”的横幅时,心中充满了力量,我们高喊“法轮大法好”,声音响彻天宇。这时,两名便衣跑过来抢走横幅,狠毒的打我,把我拉上车,在车上我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便衣抓住我的头发用力按在地上。我的头已经贴在地上,我仍然不停地喊“法轮大法好”,他们见我不停地喊,也就作罢了。

到了天安门派出所,他们把我拉到一房间,对我又是一阵毒打,当邪恶打我时,我就正眼看着他打,奇怪,他们就打不下了。我的心也更加坚定,此时我遍体鳞伤,反而更加坚定,我知道慈悲的师父为我承受了许多许多。

晚上七、八点钟,他们拉我到丰台派出所,从十点半“提审”到一点四十分,这段时间,我是在他们的木棍和鞋底的毒打下,煎熬着走过的,千千万万的弟子在承受着各种各样的迫害,我也知道师父比我更受煎熬,因为师父说“弟子们的痛苦我都知道,其实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我的右胳膊已经成了紫茄子色,后背、大腿也成了紫色(见照片)。拉回监狱,我以绝食抗议他们的犯罪行为,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违法,我只是想邪恶早日停止对我们的迫害。一棍一棍打在我身上,我对大法也更加坚定了,因为真理在我们这里。

3月1号狱卒强行给我输液。然后5个人用牙刷拨开我的嘴,强行给我灌食,我的口腔被牙刷捅破了,鲜血直流,灌完后又把我拉到号子里。3月2号,当邪恶之徒再次要给我灌食时,他们测了我的心律是150次/分,没有了血压。他们怕担责任,马上把我拉到丰台武警医院。我心律是160-190次/分,仍然没有血压,有两个人又强行给我灌水,然后,用一辆警车把我送到大兴站,然后由另两个人送到去肃宁方向的长途客车上,当时我身上的300元钱也被他们洗劫一空。下车后,我徒步一天一夜,又回到了北京。

我曾经的誓约仍在兑现中,师父说“目前它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渡世人”我要把生命的一切溶入正法洪流中,跟上师父正法进程,做师父的“金刚不破”的弟子。

大陆弟子:李同(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