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是邪的

记一位大陆学员做转化典型的前后经过

【明慧网2001年3月17日】在2000年2月16日下午,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桃墟镇一位叫石增山的法轮大法弟子,因组织“和平对话签名活动”,被当地派出所强行抓走。当时他女儿病重已打了120急救电话准备送县医院抢救,急救车即刻就到。其妻要求让丈夫把女儿抱上救护车送往医院,派出所所长李长祥拒不同意,强行将其抓走。病重的女儿经不起这惊吓,病情加重。在这危急时刻只能找人帮忙送去医院。女儿住院当日晚上就昏迷不醒。得到女儿病危信后,想去医院,政府竟然把人命置之度外不让前去,在这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委托他人担保才放出,去探视病人,在医院仅呆了一天,保人即遭到政府官员的训斥,并将人从医院带回来关押,在患者病危的弥留之际,又委托另一人担保回家为女儿准备后事,因其女患的是先天性血管酸中毒B2型,治疗无效于2000年2月19日(古历正月十五)晚离开了人世。

第三天还没等到把后事处理完,派出所又去把全家人都抓走了,并罚款660元,押到2月25日全家被转到镇政府办的全镇法轮功转化学习班上关押,24小时监控。在关押期间多次用车拉着挂牌游街。于3月份的某一天夜晚,镇政府组织了一帮穷凶极恶的打手轮番的先对20多名法轮功骨干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殴打和辱骂,一位叫刘醒世的镇长抡起一把大椅子就往石增山后背、肋骨处猛砸,这一下就把椅子面砸的粉碎,然后就用椅子腿砸,打完后就问还炼不炼法轮功,回答还炼,随即就上来5-6个干部、打手围着一齐毒打,每打一遍问一次,回答仍是炼,一直打到半夜12点,直至打得昏迷不醒,才把其抬到另一间办公室的水泥地板上,经医生检查血压高达180°,心率160多次,呼吸急促,就这样一直躺着、昏迷着直到第二天早晨9点,才被功友们抬回去。他的整个脸被打的黑紫,浮肿,两只眼睛全是血水,当时已看不见东西,前胸、后背都是紫黑的瘀血斑块,两肋疼痛异常,不敢大口喘气,稍一咳嗽就疼的全身冒汗,躺不下,坐不住,更不能翻身,大小便都是功友们架着。

被关押的近150人都遭到此毒打,连六七十的老太太也无一幸免,还有功友被按在地上,两个打手各拽一条腿往两边拉,车裂一般的疼痛。那些政府人员打手完全失去了理智和人性,有的功友被毒打后再从头上浇灌冷水,全身衣服都湿透了,再将其拉到没太阳光的阴暗角落冷冻。石增山的妻子和女儿也遭到政府人员的凶残毒打。他们为何这样冷酷凶残,其险恶用心是逼着这个学员及家人承认其女儿的病死,是因炼法轮功而死的,企图把这一莫须有的罪名加到大法头上。正如师父所说的“人心失控魔性显”。自此之后又逼他交钱,金额高达一万六千元人民币。他一贫如洗,哪能交得上,因此每天晚上由镇干部领一帮打手用棍打,脚踢,轮番施暴,穿着皮鞋踢头部、腰部、两肋,那种残暴行为无法忍睹和忍受。逼着大法弟子骂大法、骂师父。开始拒绝,后来由于没有放下生死之念,承受不住这种车轮战的无休止的残酷折磨,违心地含泪写了所谓的保证书,说了不该说的错话。

其后,镇政府为树立转化典型,又逼学员写发言稿交给政府。他们将发言稿删去原意,乱改一通,并把其女儿的死强加到大法的头上,强迫他在各处的学习班上演讲,政府却颠倒黑白的说发言稿是他本人写的,别人没动一笔,这就是大陆政府对大法弟子的转化教育。

他们的残暴行为达到了令人触目惊心、世上罕见的地步。就连他们内部的个别人员都感到惨状难睹。每次施暴之前政府人员与打手都大肆酗酒,酒后就大打出手,政府主要人物叫喊:谁不狠就叫谁下岗,打死了就说是畏罪自杀的,拉出去就是。

他们残忍到何种程度,这种丧心病狂的倒行逆施,实在令人发指,凡有良知的人们都能看清谁是邪的?!

需要澄清的是石增山的女儿的去世属正常死亡。她从小就多病,两岁时就曾昏死过两个多小时。95年又患上类风湿关节炎,96年冬随着家人开始学炼法轮功,身体陡然好转。从99年春她就停止不炼功。从此旧病复发,多次住院治疗,期间经医生会诊是肾血管酸中毒导致死亡,与大法没有丝毫关系。

通过这次劫难,他全家及全体功友都认识和体会到法轮大法是千真万确的,是普度众生,解决人生之根本的一部宇宙大法!在此石增山及功友们严正声明:“我们在政府的棍棒逼迫下写的保证书,说的错话,都是违心的,我们“坚修大法紧随师”的坚强决心始终没有改变。在此我们郑重声明,以上的错误举动全不算数,全部作废。一定坚修大法到底!并以实际行动“助师世间行”,功友们,坚强起来,认清形势,不被邪恶所蛊惑,认清正邪,勇猛精进!”

大陆真修弟子2001年3月15日

附:山东省蒙阴县恶人榜

巩同良,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党委书记
刘长坤,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党委副书记
袁振国,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副乡长
李明国,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副乡长
公维仕,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彭吴管理区书记
熊贵绎,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信访办主任
段可夏,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党委秘书
刘少武,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纪监委书记
赵彬,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副乡长
李在和,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武装部部长
龚佃伟,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财政所所长
张立宏,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财政所副所长
王可玉,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司法所副所长
赵红国,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司法所职员
孙昌儒,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文化站站长
徐西民,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团支部书记
曹传海,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组织部部长
徐志广,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公务员
李宗民,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政府文书
张修利,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莫庄管理区书记
卞永花,女,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计生委委员
徐继春,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计生委主任
宋树兵,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土地管理所所长
赵伟,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财政所副所长
姚兴文,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有线电视转播台台长
张家合,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财政所副所长
扬明,男,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宝德管理区书记
王欣,男,山东省蒙阴县城关镇田庄管理区文书
姜怀中,男,山东省蒙阴县蒙阴镇宣传部记者

另有旧寨乡工作人员:张波(小)、王永平、石少勇、丁秀军、刘海山、刘勇、马亮、王开固等。
共计非法抄家至少17家。

边大勇,山东省蒙阴县公安局副局长
郭元臣,原山东省蒙阴县县委书记现任临沂市政协副主席
王长立,山东省蒙阴县县委副书记]
李枝叶,山东省蒙阴县县委政法委书记
类延成,山东省蒙阴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蒙阴县惩治法轮功办公室主任
房思敏,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武装部部长兼蒙阴县惩治法轮功办公室主要干将、刽子手
潘玉山,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组织委员刽子手
刘醒世,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党委副书记刽子手
张志坚,山东省蒙阴县公安局二警区警员打骂学员最凶残的刽子手
石强山,东省蒙阴县公安局四警区警员打骂学员最凶残的刽子手
李秀福,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党委副书记、刽子手
区栋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土地管理所
区俭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计生办
张明磊,男,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
张加照,男,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农机站
张华东,男,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武装部
孟庆龙,原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副书记现任野店镇镇长
李长祥,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派出所所长
张干,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计生办
公衍渍,山东省蒙阴县坦埠镇派出所所长
田烈刚,男,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镇长
刘相雨,男,山东省蒙阴县垛庄司法所所长
张士民,男,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派出所指导员
刘元进,男,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
李明国,男,山东省蒙阴县旧寨乡副乡长
高宝华,男,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副书记
包西堂,男,山东省蒙阴县桃墟镇组织干事
李太德,男,山东省蒙阴县垛庄镇人大主任
王立中,男,山东省蒙阴县垛庄计生委主任
公茂举,男,山东省蒙阴县界牌镇副镇长
宋士福,男,山东省蒙阴县界牌镇干部
石况,男,山东省蒙阴县界牌镇民警

山东省沂南县恶人录
沈孝生,山东省沂南县县委副书记分管法轮功
王立运,山东省沂南县县委书记
姜玉龙,山东省沂南县政法委书记
刘朝阳,山东省沂南县工会主席法轮功转化办公室副组长,电话:3227578
高祥一,山东省沂南县政法委副书记法轮功转化办公室组长,电话:3223219
孙宪宁,山东省沂南县公安局副局长,电话:3221238
张世海,山东省沂南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电话:3225260
秦立波,山东省沂南县看守所大队长,电话:3239386
李学军,山东省沂南县看守所中队长,电话:3236438
李兴友,山东省沂南县团委法轮功转化办公室成员,电话:3231336
马振海,山东省沂南县党校法轮功转化办公室成员,电话:3232680
高坤山,山东省沂南县科协法轮功转化办公室成员,电话:3232680
刘志义,山东省沂南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法轮功转化办公室成员,电话:3222020
范思学,山东省沂南县公安局政保科指导员法轮功转化办公室成员多次殴打辱骂学员,电话:3226919
解洪义,山东省沂南县湖头镇委书记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恶毒的指使者、刽子手,电话:3881002
庄乾德,原山东省沂南县大庄乡政法委书记迫害法轮功学员最恶毒的指使者、刽子手,电话:3227856
王伟山,东省沂南县依汶乡乡委书记,电话:3801002
王效亮,山东省沂南县依汶乡乡委干部分管法轮功转化,电话:3801067
张在伟,山东省沂南县岸堤副书记
朱发胜,山东省沂南县界湖镇副书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毒刽子手,电话: 3225127
王永庆,山东省沂南县界湖镇二中校长迫害法轮功的阴险刽子手,电话: 3227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