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的邪恶转化手段

【明慧网2001年3月17日】 重庆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了法轮大法修炼者约一百多人,劳教所为了动摇和转化法轮功修炼者,采用了许多邪恶可耻的手段,充份暴露了其变异的、邪恶的本质。其手段之邪恶主要表现在:

一、伪善的欺骗性,表面上假惺惺的为了炼功人好,而其实质上则心如蛇蝎,用其伪善蒙骗炼功人放弃正信、放弃比生命都珍贵的法轮大法。

二、不择手段、不顾后果地采用强制与非法手段进行邪恶的转化。

具体事例如下:

1、邪恶的管教把从内部来破坏的魔和受其影响而走入邪悟的人集中在一中队,以让学员互相交流为借口把坚定修炼的学员骗去一中队进行所谓交流,去了之后就被那些所谓被转化的人几个人围着一个地轮番灌输其邪悟,欺骗、逼迫坚定修炼的学员转化,不转化就不让回到原来的中队、不让与坚定修炼的学员说话、不准与坚定修炼的学员接触等。

2、有一次,劳教所召集法轮功人员开所谓转化动员大会,开会时对坚定修炼的学员由两个其他劳教人员夹住一个就坐,遇有学员喊“法轮大法好”,这两个人就马上把她按住,用手堵她的嘴,用胶布把她的嘴封住。有两个学员在开完会以后高喊“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这两个学员就马上被堵上嘴、带上手铐,并被关进了小间。还有些学员经常坚持到坝子里去炼功,也是被强行带上手铐、关进小房间。

3、有一次,某管教人员召集一些炼功人开会,突然当着众人的面哭了起来:“我为了转化你们好苦、好累啊,……你们为什么不替我们想一想呢?你们只要……形式上写了‘三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就可以出去,……。”有的学员受了这种伪善的欺骗,就写了所谓“三书”。有个学员写后不久就醒悟了,想到是大法教给我们如何做好人,以“真、善、忍”来严格要求自己,从而达到无私无我的高尚境界,我们正是为了要让更多人明白真相、珍惜大法才被非法关押在这里,怎么能迁就邪恶的自私心理而写“三书”呢?因此想把“三书”要回来,该管教人员就又吵、又骂、又拍桌子、又摔东西地说:“你们已经不是大法弟子了,把‘三书’要回去,你们的师父也不会再要你们了。”看到这个学员还是不动心,该管教就又说了一些伪善的话欺骗学员。看到学员还不动心,最后又粗暴地大吼起来:“给我滚出去!”该管教不但不尊重学员的要求,还把该学员写的材料拿到广播上广播。

4、采用邪恶的株连手段,强迫吸毒劳教人员几个人负责一个地严密看管和转化炼功人,如果学员抄经文、炼功或不写所谓“三书”,就要给这几个看管的人扣分、延长劳教等,从而激化矛盾,以达到其破坏正信的险恶目的。比如某教师对大法非常坚定,劳教所的队长和管教人员天天从早到晚几个人围着她进行邪恶的说教和所谓转化,见学员毫不动摇,就安排“所谓被转化的人”去灌输其邪悟认识,学员仍然坚定大法不动摇。邪恶的管教就教唆该学员所关心的几个少年吸毒人员之一对学员进行伪善的欺骗。该少年对学员说:“你是我的好老师、好母亲,你们炼功人真是处处为别人着想,如果我有生命危险了,你能舍弃一切来救我吗?”学员没有警觉,就说:“我愿意舍弃一切救你”。少年劳教就说:“你不转化、不写‘三书’,我们都要受牵连,我们要被扣分、延长劳教时间,那你就为了我们写一个‘三书’不行吗?”结果该学员一时不悟,写下了所谓“三书”,但几天之后就醒悟到做错了。

5、对于不写不转化的学员采取“罚站”等残忍手段,如某学员(教师)不愿转化,被罚站在坝子里每天从早上六点一直到晚上十二点,24小时都有人看管,不准说话,不准背经文等。一直罚站到该学员劳教期满(约为2000年11月3日)仍不转化,结果邪恶的管教没有通过任何法律程序和手续就口头通知该学员被延长劳教半年,直到目前仍被关在劳教所。类似这种不转化而被非法延教的情况还有许多。

6、有一次,北京某劳教局局长来劳教所调查所谓转化情况,劳教所把对大法非常坚定的学员有的关在小间里,有的被隐藏起来,把所谓被转化的人召集来开会。该局长在会上污蔑和诽谤大法与师父的言论,使参加这次会的很多学员根本不能接受,有些暂时被欺骗的学员因此而悟到自己被欺骗了,被转化是错误的。

学员徐真,合川电力局职工由于悟到自己写“三书”是受了欺骗,思想很矛盾、混乱,晚上无法入睡,管教就认为她想回家,表现不正常,有的还说她装疯、想出去。管教就把她用手铐铐在床上,无法睡,无法坐,大小便都在床边。学员不愿戴手铐,邪恶的管教就纵容其他劳教人员四、五个人对她大打出手,强行戴手铐。这个学员被这样折磨了几个星期后,真的被逼疯了。劳教所只好通知她的单位来接,单位开始不愿接,但后来还是把她接走了,据说接走后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值得一提的是,有的功友虽然受邪恶的欺骗而暂时迷路,但是当他们清醒之后又重新走入到正法修炼的行列中来了。2000年8月从茅家山劳教所第一批放出来的5位功友中,有写了“悔过书”的功友通过学法之后认识到做错了,为了弥补损失,他们又再次冲破层层难关去北京证实法,当他们被再次送到劳教所时,劳教所再也不敢接收她们了。第二批于9月份放出来的功友,虽然受到公安和劳教部门的严密监视和控制,仍然有功友去北京证实法,使邪恶的转化再次遭到失败。

重庆女子劳教所虽然在采用暴力不象马三家、团河劳教所那样露骨和突出,但是其伪善的欺骗性对炼功人正信的破坏与干扰也是非常邪恶的。有的功友虽然有愿为维护大法而舍弃一切以致生命的决心,但是对邪恶伪善的欺骗却往往难以提防,因此一定要揭伪善的邪恶。

(大陆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