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丰润县小八里转化学校记实

【明慧网2001年3月21日】 2000年7月5日,在丰润县小八里乡(原政府院)办起了一个所谓的“法轮大法转化学校”,有一批大法弟子从那一天开始被抓了进来,7月的夏天正值烈日炎炎,这里的所谓工作人员让大法弟子们从院子里抬水泥管子(挖下水道用的)来回抬着走。不让停下来,动作稍微慢一点就打,一些污言秽语不堪入耳。中午让大法弟子光着脚站到水泥板上烫脚不许动,到了晚上,把门子敞开,把人轰出来站到院子里让蚊子咬,白天他们把洗脸水、洗脚水往大法弟子的头上、脖子里灌,还把臭袜子往一个大法弟子的嘴里塞。拳脚相加以施压逼大法弟子写保证书。

从那一天开始,大法弟子不时地被抓进来,到了九月份,县里派来四个恶警,说是对大法弟子开始军训,不让家属探望,一场邪恶的迫害又开始了,他们给学员规定了高难度的动作,让大法弟子半蹲着,双手举着砖,头顶着砖,半蹲着跑,动作慢一点、砖头掉一块,后面就打(这些大法弟子有四五十岁的农村妇女)。这个学校里的工作人员对武警说:“让他们眼睛戴帽子(实质上眼肿起来),嘴撅起来。”于是恶警又把大法弟子挨个叫到后边的屋子里,问还炼不炼,只要一说炼,就左右开弓,学员被打扒在地,他们就用桃木棍子朝身体猛打下去,疼痛难忍,臀部被打得都是大紫包;都爬不起来,被人抬到宿舍里一连几天起不来,惨不忍睹。这些恶警对大法弟子说:“我们打你们,你们恨我们吗?”大法弟子们说:“我们不恨,只是不知道为啥打我们?”他们说:“我们本不想这样做,这是政府让我们这样做的,明天我们就复员了,这是最后一次执行任务。”这个可怜的武警就这样,在江泽民的邪恶政策下,糊里糊涂地犯下了残害正法修炼者的天罪。

这个学校的邪恶目的就是逼学员写保证书。只要有人写了保证书他们就邀功请赏,保住一官半职,还恬不知耻地介绍他们的“经验”。他们胡作非为的卑鄙手段,激起了一些有正义感的家属的反对、质询,他们的邪恶有所收敛,但并没有从根子上铲除。大法弟子们看到了江泽民一伙的可耻阴谋,纷纷走出来证实大法、卫护大法,揭露邪恶向世人讲清真相,洪法救渡世人,又有一批大法弟子被抓进来了。

一时间学校领导者们配合着家属做学员的转化工作,宣扬国家的政策“帮助、教育”,实质上他们又在迫害学员。冬天到了,他们不让生炉子,让大法弟子脱去外套站到墙根雪地上,把双手搭在墙上冻着,有的大法弟子手脚脸都冻坏了。大法弟子们每天都在承受着,还有的工作人员及领导人员没有一点人的良知,说一些下流话,张口就骂,举手就打,喝酒闹事,还洋洋得意地让年轻的女大法弟子赔酒,随意砸女宿舍的玻璃。

随着“法正乾坤”进程的推进,一个个阴谋被揭穿,邪恶的表演到了最后一幕,它们丧心病狂地发泄自己的私愤。2001年春节刚一过去,天安门发生了一起“自焚事件”,这是那些邪恶的人炮制的又一阴谋。它们妄想栽赃、陷害大法,污蔑师父,瓦解大法弟子,逼大法弟子写保证书。一时间,报纸、电台、电视台铺天盖地的欺世谎言蒙蔽了一些善良无知的人,有的家属被惊呆了,怎么会这样?一时间学校来了许多家属,劝大法弟子写保证书、烧书、回家,怕出现“自焚”。大法弟子们耐心地向自己的亲人解释,告诉自己的家人自焚的人不是法轮大法弟子,我们不写保证书不烧书,目的就是证实大法,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澄清事实,讲清真相,洗刷大法的不白之冤。

校方一看这么大的事件都不能动了大法弟子的心,眼看阴谋就要失败了,此时邪恶已经人性全无,正念无存,他们就从大法弟子的家属中下手。吓唬家属说:“你们不赶紧把他们打回去,电视上播的“自焚”就是他们的后果,那样你们后悔就晚了。”于是大法弟子耐心地开导着自己的亲人,说:“我们不会死的,这是佛法修炼,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不会出现那种事的。”学校领导一看,就把家属叫到一边说:“你们不用跟他们说,他们听不进去,你们就打吧,把他们都打回去,你们要下不了手,我们替你们打,放心,不给你们打死,留口气,我们是为你们好,好让你们早日团圆。”一时间邪恶迫害开始了。一些鬼迷心窍的家属从家里找来打手,在学校的唆使下把大法弟子叫到后边的小屋子里开始打,在地上拽着走,拳打脚踢,还恶狠狠地说:把她们的衣服扒完了打……家人的毒打并没有使学校的阴谋得逞,大多数大法弟子并没有写保证书。这时校方邪恶的迫害又开始了---

他们把大法弟子叫到后边的屋子里迫害学员。有的领导对迫害学员的人说:“你们使劲打,没事,过后你们都调走了,谁也找不着。(这些工作人员都是从各单位抽调来的)”于是这些打手心里有了底,他们就把大法弟子双手双脚绑在一起,脸朝地抬起来往地上摔,用脚狠劲地往脸上踢,用木板子使劲往脸上打,用烟头烫脸、鼻子,有一个大法弟子当时就昏死过去了。还有的大法弟子双手被绑在椅子后背上,把双脚抬起来,使整个身体悬起来,靠反背着的双手支撑着身体的重量,来回拽椅子摇摆不定,还用木板打脸、打脚、疼痛难忍,大汗淋淋,一时间脸肿得老高。还有的大法弟子被烧红的炉钩子烫在脖子上,至今还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此时的邪恶完全失去了人性,犯下了滔天罪行,他们绝不会逃脱历史的惩罚。大法弟子们更加坚定,不被邪恶所动。

这个转化学校的邪恶目的就是逼学员写保证书。那些严刑拷打并没有动了真修弟子的心。他们又想出了新花招,他们对探望的家属说:“你们陪他们这住来,我们给你们安排房子。”一时间有的家属住进了学校,有的学员在社会、家庭的高压下违心地写了保证书。邪恶一有空子就钻,他们把一个大法弟子七八十岁高龄的老母亲也找来了,住进学校里,逼着自己的儿子写保书、烧书,她的儿子不肯这样做,这位老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在这里受苦,又不敢替儿子说句话,着急上火,心脏病复发,大病一场。---这一切的后果都是江泽民一人造成的,使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使多少个大法弟子的家属受到牵连。有的大法弟子因进京被罚款上万元,有多少个大法弟子的亲属儿女将面临下岗,停发工资,失学……

(大陆大法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