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京护法见闻录

【明慧网2001年3月21日】 以前,由于我学法不深,认为在家坚持修炼,向周围的亲朋好友洪法讲真相便足够了。自从看了明慧编辑部发表的“严肃的教诲”以后,我再也坐不住了,我不能再对邪恶残害生命的恶行无视了。

2001年元月初,我成功抵达北京。5日早上,我在天安门广场护法被抓。警察将我和十多名学员用警车送到天安门前门分局。在那里,很多弟子都不配合邪恶,不报姓名地址。我亲眼见到一名男学员被打得鲜血直流,然后被拖了出去。他们对我强行搜身,搜出我的身份证复印件,我马上把复印件夺回,塞到口里。几个警察如狼似虎地将我按倒在地,一个卡脖子,一个捏口,一个捏鼻子,费了很大劲才把复印件拿出来(后来才知道口被捏出血了)。之后,我被关到一个铁笼里,里面有几十名学员。然而,这里不但关法轮功学员,还关了一个来京上访的农民老伯(这让我感到人民政府真的不再关心人民疾苦了)。

中午时分,我被两个警察送去驻京办,途经天安门时,我打开藏在衣服里的横幅,他们立即抢去我的横幅,并威胁说要打死我,但我并不怕。

在驻京办地下室的1号房里,我与十几名学员一起炼功,互相交流心得,觉得心性一下子提高了很多,增强了护法、正法的认识。尽管在零下10℃的环境,我的心境却非常舒畅。

在这里,我见到很多学员身上都带着伤痕-因为她们不报姓名而遭毒打。有的脸被打得肿得老高;有的眼睛都充血了;有的头发被扯下了一大撮;有的手上、脚上青一块紫一块;有的一家三口也被抓了,11岁的小孩也被打……。当看到这些,我就觉得揪心的痛。我心里想,我一定要将这些邪恶的暴行揭露出来,将他们大曝光,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经学员介绍,我在这里认识了一位阿姨。她40多岁,是一位纯朴的农村妇女。她并不是修炼人,只因为她做了一个梦,她便来到天安门喊冤。梦的内容大概是:有人告诉她:“天安门那里死了很多人,你快去那儿申冤呀!人人为你,你要为人人!”就这样,这个从未出过远门的人就乘火车来到天安门申冤。在广场上,武警盘问她:“你是不是练法轮功的?”她答:“我不懂什么是法轮功。”武警又要她骂李老师。她说:“我从来没见过他,我跟他无怨无仇,我为什么要骂他?”武警就把他当作法轮功学员推上了警车。学员们跟这位阿姨分析道:“这是因为你与法轮功有缘,请您记住法轮大法是好的。”她点头答应了。我们向这位阿姨洪法,并教她读“论语”、《洪吟》。这位从未学过普通话的阿姨也跟着念起书来。有一天,有一位学员带着两个月的女婴被关进来了。。驻京办的女主任假惺惺地说:“你看你们多残忍呀,这么小的孩子也带来这里受苦,你怎么当母亲的?”这位阿姨立即就反驳她:“你们才残忍,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也关进这里来?!”女主任即时瞠目结舌。有一次,这位阿姨被女主任提审。主任问:“你来这里干什么?”阿姨答:“来申冤。”主任又问:“申什么冤?”阿姨说:“非常的冤,我父母在文革时被迫害致死,我弟弟几年前也死了,我生活着一直都受了很多冤。”主任冷冰冰地说:“你这些事没人管得了,政府也不会理你的。”可怜的阿姨即时被这无情的话语气得两眼垂泪。我心想:“原来,政府当真是不管人民的死活了。唉,真是大失民心,怪不得江氏这么害怕善良正直的法轮功。”

8日的中午,我们十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背书学法。突然房门打开了,有一个扎辫子的女人和两个男人走进来想问一点东西。有的学员认出他们是邪恶的人,便立即带头高喊“窒息邪恶”。他们见状便气急败坏,两个男人拖走了两个学员(一位大姐,一个小妹子)。在房间外的办公室用皮带、警棍对两名学员大打出手。他们仍高喊:“法轮大法好”“窒息邪恶”。我们在房间里也跟着高喊,还说“不许打人”。后来,他们没有打了,把她们拉到屋子外面冻,罚坐雪地。我们在地下室隐约听到她们在高喊“法轮大法好”。那个扎辫子的女人凶恶地走进来说:“你们还说打不还手,那女孩咬了我们的办公人员的手,都流血了。”(后来据了解,因他们不让两位学员喊,用布堵她们的嘴,女孩用舌头把布顶出来时,牙齿碰到那人的手,而那些血可能是女孩流的血)。过了大约两个半小时,值班的保安换班。有一个善良的小伙子,他见到两名学员在屋外被罚坐雪地,于心不忍,便向主任求情放了她们。她们回来时,我们见到她们的脸被打得又青又紫,嘴角挂着血丝,脖子上缠着绳子,衣服里里外外都湿透了。小妹子被冻得差不多动弹不得,瘦小的身躯在不停地颤抖。我们立即帮她俩换了干衣服,剪掉脖子上的绳子。主任怕节外生枝,便叫保安将两名学员安排到另一间狭小的房间(其实是房间之间的夹道)。后来,大家一起学法,一起讨论这个问题,我们认为凡事要用理性去对待,不要冲动或感情用事,但也不能任凭邪恶迫害。

9日晚上,我们的房间一下子又关进了几名学员,细小的房间更显得拥挤了。她们是元月1日之前进京的,因不报姓名遭关押和毒打。其中有一位学员,她的脸都被打得歪向一边,眼圈黑黑的。她说那些邪恶用电棍电她全身,还下流地电她胸部、阴部。另一位老太太则被邪恶用警棍敲打头部,每天用冷水从脖子往里灌,搞得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天啊,真是不亲眼见、亲耳闻,我也不敢相信在现在这新世纪新中国里,这个“人权状况最好的时期”有这般邪恶的暴行。

以上事件全部属实,希望无辜的和有缘的人们能用良知早日清除自己头脑中被邪恶的造谣与假象的毒害,以避免将来被淘汰的厄运。

在此,我呼吁所有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站出来制止邪恶,真正地“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

(大陆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