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昆仑教授瑞士答问

--- 兼评质问者的“强奸犯心态”


【明慧网2001年3月22日】 3月21日晚7时,大赦国际日内瓦大学分部和瑞士法轮功协会在位于 Uni Mail 的日内瓦大学联合举办研讨会,讨论中国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折磨和精神洗脑问题。大赦国际代表和几位法轮功学员作了发言。

作为先是酷刑折磨而后为精神洗脑的双重受害者,张昆仑教授出席了这次研讨会并作了发言。张教授发言后,马上有两位身份不明的人开始提问。一个男士更是以话剧般的语言质问张教授所谓“决裂书”之事。在其提问时,马上另一身份不明的男士未经许可冲到前面摄影,一副要为中央电视台推出一部新戏的架式。

张教授的回答让人看到了他本人纯朴忠厚的品质,和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宁静祥和的心态。张教授显然不是一位辩论家,但其诚朴善意的回答打动了在座很多人的心。张教授讲述了他刚被非法拘捕后遭受到的酷刑折磨,接下来详细回忆了中国政府在受到巨大国际压力后转而对他采取的封闭式洗脑以及种种欺骗行为。张教授指出他在连续强迫洗脑所造成极度精神疲劳以至神智不清的情况下的言行根本不代表他本人的真正意愿。最后张教授善意地对质问者说:“你是相信我现在作为一个自由人讲的话,还是相信我在监狱中无人身和精神自由时讲的话呢?”

会后,那个身份不明的质问者又紧追不舍地走到了张教授面前大声责备张教授的人格。张教授仍然平和地拿出他写给对他洗脑的监狱工作人员的信作为回答。后来那个质问者及其同行的几人悻悻离去。

这位质问者拿出张教授被强制洗脑情况下所写的所谓“决裂”质问张教授,就如同一个强奸犯得意洋洋地当众质问被他强奸的女子为何“失贞”一样。如此对待一位六旬的忠厚长者,不知于心何忍。

邓小平曾有一篇举世闻名的大作:“永不翻案”。不知这位质问者是否也会拿着这篇尽人皆知的文字质问邓氏的人格。纵观中共党史,毛泽东以下哪个所谓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没有写过违心的检查?再想想“六四”屠城之后,有多少中国人违心地写过“五十六天的回顾与反思”?到底谁应该受到谴责?

斯大林时代,他的政敌都被推上“人民”法庭受到“审判”。而在审判过程中,这些曾经意志坚强的“布尔什维克”都竭尽所能地痛骂自己、侮辱自己,远比检察官还卖力。可想而知他们经受了何等的恫吓和精神摧残。难道我们应该因此就认为这些人罪有应得吗?

好在西方文明社会的理念不认为“俘虏”是罪犯,他们被释放回国时受到凯旋英雄一样的欢呼和喝彩,而不是象在中国一样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李洪志先生也慈悲地表示对在被迫害得神智不清的情况下写的“悔过书”之类的东西不予承认。觉者伟大的慈悲令人落泪。

在此谨希望某些人:不要再为摧残良知、扭曲人性的犯罪集团去如此卖力地维护和叫好,更不要在西方文明社会展示你们的“强奸犯”心态。

(瑞士日内瓦来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