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小弟子们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1年3月22日】 我们班有4个小弟子,他们的事迹非常感人,给了我很大鼓舞与提高。现在我想写出来,和大家共同分享他们的苦与乐。

我们班有一个小女孩,她叫小梦。自从99年7月22日以后,她对法也没有动摇,仍然坚定不移。她自己有一个小屋,每天放学回家,她就对妈妈说今天作业很多,把门一锁,赶紧学法炼功,每天坚持不断。小梦94年底在哈尔滨参加过师父的讲法班(当时她才4岁),师父讲完法去了她的幼儿园,师父走到她面前,慈悲地摸摸她的小脑瓜,她只是憨乎乎地望着师父笑。失去母爱后,小梦一进她的小屋,就感到师父在摸她的头,和当年一样,她立刻感到师父的慈悲。

我们班有一个小男孩学法不太精进,又加上妈妈在押。给他的打击很大。我妈整天让我去安慰他,可我一点也不想去,还认为没有必要,可小梦却天天去安慰他,对他说:“别难过,你妈妈做的是一件最伟大最神圣的事,你想不想跟师父回家呀!咱们一定要做好,不要让师父难过。”

还有一个小孩叫成才,他很爱哭,就像个女孩似的,我们四个经常在一起交流,传经文,他就把妈妈悟到的法理讲给我们听,因他表达能力不好,记性差,就记在小本上。有一天执著心起来了,下课忘拿小本了,他对我们说,我忘拿小本了,我回去拿来。结果我们一直等到上课也没见他回来,只好进屋上课,却看见他在讲台一边抹眼泪。下课了,我们问他为什么。他一边哭一边说:“我回去拿小本,老师说:‘现在不让进教室,你怎么敢随便进来,站着去!’”成才和他妈妈及一些同修在外公开炼功,他和妈妈站在第一排。他抱轮时,吓得两只手直打颤颤,轮都没抱圆,一边左右看一边对妈妈说:“完了,完了,警察来了!”他妈妈说,别慌!他才有些镇定。后来妈妈进了监狱,三进三出,到最后一次的时候,他怕他妈再进监狱,每天放学恨不得一口气跑到家,看看妈妈在不在,如果在家,就松了一口气。

还有一个学法不太精进的小男孩儿,叫球球,因他妈妈上访,抓回后进了监狱,给他的压力非常大,他原来是一个球迷,一下课就捧个球去踢,自从妈妈进去以后,他再也不踢了,一步一步低着头下楼,脸对着树,低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有一天上课,他想他妈,溜了号,老师说:“球球,脸对着墙,站着去!”过了一会他“哇”地一声大哭起来,说:“我想我……”老师怕他把消息泄露出来,忙说:“好好好,别说了,别说了,赶紧坐下吧!”他才不哭了。

我们学校还有一个小女孩,叫铜铃,今年9岁。她经常和妈妈一块去发材料。告诉她妈妈在哪里发最好,提供地点。有一次,她悄悄地带了一只粉笔在楼洞的墙上写了一行“法轮大法好”。在坐车时,她有时就带上一份材料放在座位上,救渡世人。那时她妈妈总是走不出去,她就对妈妈说:“妈妈,你怎么还不去北京呀?你都把我给耽误了!”

还有一个叫小雪的小女孩,她才7岁,别看她年纪小,可是对法理可明白了!有一次,有一个转化的人到她家做她妈妈的转化工作,妈妈立即糊涂了,等那人走后,她对妈妈说:“妈妈,她是个大魔鬼你怎么能听她的话呢!”那人给小雪买的西瓜,她妈让她吃,她说:“妈妈,我不吃魔鬼买的西瓜,我要到欣姐姐家去!”后来,小雪一见到我妈就说:“阿姨,我妈她怕了!她怕了!”小雪的妈妈发传单的时候,手直打颤,传单就塞不进去了(塞门缝),她就说:“你把着我,我塞,”接着,就塞了进去。有段时间,小雪妈不太精进,小雪上学的时候就看见师父在黑板前盘腿打手印,还看见好多法轮、光圈等。一天,小雪悄悄地拿了一份材料,也没有告诉妈妈自己上了一家复印店,把这份材料递给那个阿姨说:“阿姨,这是我捡的,你看看吧,我觉得挺好的。”

这就是发生在我身边小弟子的故事。

现在,我想写一写师父对我的慈悲与关心。

我的妈妈自从去北京以后抓了回来,进了监狱,因为她坚决不写“不进京不上访”的保证,三进三出,到最后一次的时候,我受不了了,在家大哭起来,当晚就做了一个梦,梦见师父来了,告诉我说:“别哭了!你妈妈一个星期就能回来!”我当时也不太信,只是想:“这能是真的吗?”在我妈放出来的前一天,师父又通过做梦告诉我,你妈妈明天就出来了!我又想:“可能是师父看我可怜,安慰我。”当时也没有当真。没想到我妈第二天真就回来了。

还有我们同年级的小弟子,他妈也在监狱里,他整天在家哭,很伤心,在他妈放出来的前两天,师父把他妈妈出来的日期、几点钟都告诉他了,他妈妈果真是那个时候出来的。他曾告诉我说:“师父好慈悲呀!”

现在我已经无法回学校上学了,可是这些小弟子的事将永远鼓舞着我精进。我们一定做师父的真修小弟子,跟着师父回家。

大陆小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