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昆仑教授瑞士答问”补记 ─ 兼论科学精神


【明慧网2001年3月23日】 笔者昨日的“张昆仑教授瑞士答问”成文之后,才知道那位在日内瓦向张教授发难的男子原来是中国的一位所谓“著名”的“反伪科学人士”(姑隐其名,免污我文)。此人的表现实在出乎笔者的意料,尽管笔者以前对此人从未有任何过高的期许。

这位“人士”想必以科学的卫士自诩。但他也许忘了,科学的根本精神是任何人都有独立思考的权利,有不同意见的双方可以平等地发表自己的见解。 一方不会把另一方关进监狱强行洗脑,更不会在对方完全丧失思考能力的情况下强迫对方“悔过”。而张昆仑教授所遭遇的恰恰是这种精神虐待。大家知道,电视上几十秒钟的广告就足以对观众的思想产生很大的影响,相比之下,监狱中的轰炸式洗脑的“威力”也就可想而知了。这位“人士”居然把这种洗脑的恶果拿出来责问受害者,其科学良知由此可见一斑。

近年来市面上名声大噪的几个所谓“人士”,都是没有任何学术成就的人。科研上的建树需要有对学问真正的热爱和“愚人千虑、偶有一得”的恒心。但这种虔诚的敬业精神却是这几位想走终南捷径的“聪明人”所不具备的。而向张教授发难的这位“人士”更是其中的等而下者。在要求以英法文提问的会议上,这位科学的卫道士不得不依靠他人的翻译,而他所出口的问题不仅毫无科学水平,而且完全玷污了科学精神。会后他对张教授这位年近六旬的老实人的责辱更是毫无教养且言不及意,使笔者当时实在无法想象此人竟是一位为中国政府欣赏有加的“人士”。

这种为世俗政权充当思想打手的“斗人士”在今天所起的作用,恰如哥白尼、布鲁诺时代的“宗教裁判所”。以完全违背科学精神的“宗教裁判所”方式对待异见者,真的能有益于科学吗?中国出了这些“斗人士”,中共政府也不断地高喊“发展科学,破除迷信”的口号,但中国的学术水平真的因此而提高了吗?在今天的中国,当权者的儿子、妹妹可以出任科学院、林学院的副院长或院长,到底什么才是科学最大的敌人呢?

西方一位哲人有句名言:“我不同意你说的话,但我坚决捍卫你说话的权利。”而中国政府培养的这些“斗人士”所信奉的却是“我不同意你说的话,所以我坚决剥夺你说话的权利;而且我要对你洗脑,直到把你转化。接受转化是你的耻辱,但你应该永世不得醒悟,不得回归真理。”当今中国社会推崇的这种以对异见的不依不饶的迫害来“维护科学”,实在是对科学的最大嘲讽。

(于日内瓦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