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推荐:“人民日报”文章的荒谬


【明慧网2001年3月23日】 随着日内瓦联合国人权会议的召开,近日人民日报“深入揭批”法轮功的文章又多起来了,概是因为“揪得越痛,跳得越高”,惊慌失措之下未免“言不择词”、“词不达意”。

略略浏览几篇文章,本身空洞无物,除“骂街”之外,剩下就是前后矛盾、漏洞百出的“事实”,现举几例聊当黑色幽默。

一篇称“美国国务院的‘人权报告’…指责抢救在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的5个‘法轮功’痴迷者是反对信仰自由、侵犯人权。”( 《是救命还是侵犯人权》(国际论坛)2001.03.19 人民日报 第七版 ) 遍查“人权报告”也没见到如上所说的内容,其实仅从字面上就一眼看出这属纯粹的断章取意,因为美国人至少不会反对救人,还不致于无耻到象中国政府一样连颜面都不要。随后文章便迫不及待地露出狐狸的尾巴,指责国外势力“一心想搞垮中国”,一幅恶人先告状的丑恶嘴脸呼之欲出。要不是对美国有所顾忌,恐怕早就“确凿”地论证了美国政府“反人类、反科学、反社会”的“邪恶”本性了。

有一位新华社记者“祝瑞戟”,去日内瓦报导人权会议,“刚刚落座,‘法轮功’人员就过来了。他们没话找话地探问我们的身份,最关心的问题是:‘你们是不是记者,?’由此可见,‘法轮功’对经常在国际场合揭露其真面目的新华社记者既恨又怕。此后,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不时拿着照相机和摄像机如临大敌般跑过来轮番狂拍滥摄。”(《“法轮功”分子导演的一场不伦不类的“记者招待会”》2001.03.21)祝先生的“逻辑推理”能力实在太强,思想理智正常的读者恐怕很难跟上他的思路。将那些侮辱人格的词汇剔除之后,推理过程大概就是:法轮功修炼者一看到祝先生就很“害怕”,于是就主动“过来”“没话找话”地询问祝先生“是不是新华社记者”,并且由于他们很“害怕”,所以就“不时”地“轮番”拍摄当时场景。“逻辑”问题搞清后我们也不难看出当时的真相了:单从字面就可看出,祝先生很不愿意和法轮功学员对话,于是和他讲话的就是“没话找话”,拍摄的人就是“不三不四”了,胆怯心虚之情溢于言表,可是又得显出阿Q战友的“儿子打老子”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于是有了上面的“精彩”描述,“既恨又怕”的恐怕是祝先生自己吧。事实上,所有访外领导人都很怕面对“法轮功”,昨天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对法轮功学员的提问就避而不答,去年秋天在纽约,面对和平请愿的各国法轮功学员,江主席更是逃起来就顾不上自家的脸面和国体。

《邪教残害生命》(人民日报2001年03月01日),很难称这为文章,侮辱性的辞藻占了八成多,还是叫作“大字报”合适。文中称“自焚”事件是“有组织、有预谋、有策划”的,“…挑唆、鼓动、驱使‘法轮功’痴迷者到天安门广场去‘以身护法’、‘以血护法’…” 。姑且不论“自焚”事件真伪, “以身护法”、“以血护法”的词语从何而来,稍据常识的人都可以从文中推测出,“自焚”是为了表达对政府的不满,用宝贵的生命来引起别人的注意。至少要让别人知道是谁在“自焚”,否则也不用到天安门广场去“自焚”了。但是随后,这位“评论员”似乎忘记了前面的论述,又说“法轮功”“…发表声明,召开记者招待会,矢口否认…”。既又要去“焚”,又要去“否认”,这种傻事大概只有他自己相信吧。要是这位“评论员”回头看看自己的错误,不知是否会不禁大叹“圆谎真不容易”,任务之“艰巨”,“技巧”之难掌握,弄不好就“画蛇添足”了。

人民日报、新华社的记者素以“国骂”出名,以混淆黑白为能事。但是自古说“文如其人”,怎料想人不讲道德之后,文章也变得扭曲可笑了,“泼妇骂街”是得不到邻人赏识的,只能让人反感。谁骂得狠,谁不讲道理,谁的工资就高、官升得就快,恐怕只有在“新华社”里才行得通吧。奉劝那些为政府效力的“新闻工作者”们别光顾着数钱,先提高一下自己的修养才是,至少培养一点廉耻之心。否则这种文章拿到人民面前、或是到国际舞台上,只能让别人笑掉大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