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23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三日】

  • 邪党人民日报,撒谎不打草稿

  • 南阳法轮功学员肖家勇被公安活活打死

  • 山东省东营市悬赏缉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 吉林省农安县强迫全体学生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和“签名”活动

  • 长春黑咀子劳教所关押法轮功学员2500-3000人

  • 江家黑政现世录:破碎的家庭孤苦伶仃的幼童

  • 河北省三河市教委非法举办邪恶“转化班”

  • 兰州市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转化班”异常邪恶

  • 王文朋上访 单位同事被株连

  • 邪恶的广州白云区

  • 燕郊公安分局杨福文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行

  • 法轮功学员孙玉淑的遭遇

  • 法轮功学员张家林的遭遇

  • 安徽更多弟子被抓

  • 襄樊二汽基地法轮功学员刘戈武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不幸被捕,被判劳教二年。

  • 吉林省农安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部份名单

  • 暴政下的街谈巷论

  • 邪党人民日报,撒谎不打草稿

    2001年3月21日的《人民日报》“民主与法制”一栏上赫然登了一幅图片,图片中人物姓名为朱晋明,北京市通州区警察,获得“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称号,号称此人十二年前就关注法轮功的活动,暗中调查法轮功和学员的各种情况。李洪志老师92年才开始传法,不知道此人如何于大法弘传的四年之前就得知此事的?

    中共一直宣传说镇压法轮功是由于“4.25”法轮功学员上访中南海造成的,看来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官方造谣造得太多了难免走嘴,把事实真相都捎带出来了。


    南阳法轮功学员肖家勇被公安活活打死

    南阳法轮功学员肖家勇于2000年12月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抓后被分流到一个地方派出所,被四个警察殴打。回南阳后腹部肿胀迅速恶化,经抢救无效去世,留下妻子和6岁的儿子。尸体于3月17日火化。


    山东省东营市悬赏缉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大王镇法轮功学员李连军为躲避邪恶的迫害,离家出走。据善良人士透露,自2000年10月至今,李连军所在的市、县、镇各级政府已多次开会部署缉捕,并下令给举报该弟子行踪者5000元奖励,邪恶之徒妄图用金钱诱惑不明真相及贪图小利的人干天底下最坏之事,并将其引向万劫不复的深渊。希望社会各界人士守住你可贵的正念,不要被一时的蝇头小利所迷惑而助纣为虐,以免日后沦为江泽民的陪葬。

    另外,自2000年10月江泽民一伙对法轮功的大规模镇压以来,山东省东营市广饶县江泽民的追随者和帮凶们先后抓捕法轮功学员30人左右,其中先后有16名学员被劳教,男的被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女的被送到济南历下区女子劳教所,据说该劳教所已关有大法女弟子500多人。还有十几名学员被变相长期关押(关押地点:看守所--拘留所--党校,三个地点不断变换),直到现在仍有三名学员被关在党校。负责人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刘新生,该邪恶之徒以喝酒后打法轮功学员为乐事。除此之外,他们还利用学员家属希望学员早日回家的心理,勒索弟子家人钱财每人800元到2000元不等。

    针对广饶县邪恶之徒残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希望社会各界有正义感的人士予以关注并提供有关更详细的情况,包括邪恶之徒和个人资料。


    吉林省农安县强迫全体学生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和“签名”活动

    吉林省农安县农安十中全校两千多名学生,被迫都得签保证不炼功的保证书,不签者就开除,其中有两名炼功学生,因上北京上访又不签名,被当场开除。同时还搞了两次批判大会签名活动。


    长春黑咀子劳教所关押法轮功学员2500-3000人

    据可靠消息,长春黑咀子劳教所现关押法轮功学员2500-3000人,长春(男)劳教所也关不下了,现在被劳教的送九台市去。

    凡是长春地区的劳教所,都是最邪恶的,没有一点点人性的折磨法轮功学员,他们吃尽了苦头,法轮功学员不写决裂书,恶警就搞高压政策,大打出手,搞车轮战术,几天几夜不让睡觉,用电棍打等等。

    长春有:黑嘴子,奋进,苇子沟,朝阳等劳教所,这都是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


    江家黑政现世录:破碎的家庭孤苦伶仃的幼童

    沈阳法轮功学员高玉兰(一中学人民教师)、李永登(沈阳东北建筑设计院高级工程师)夫妇被公安于3月15日非法抓捕。据说高玉兰现在被关押在龙山女子教养院,李永登现在被关押在张士教养院,详情不得而知。他们的儿子李上荣(法轮功学员)已于去年被抓,儿媳何欣(法轮功学员)带着几个月的孩子流离失所,现不知在何处?好好的一个家庭被整得妻离子散。

    焦阳(女),延伟(男),夫妻二人都修炼。延伟于2000年10月进京上访被抓回当地拘留所,后被劳教,关押在长春市奋进劳教所。

    焦阳于2000年10月进京上访被抓回,关押在吉林省桦甸市拘留所。因为焦阳是哺乳期,在关押了近1个月左右的时候,家人一再要求并交了5000元左右的罚款后将焦阳保释了出来。7天之后,公安又找借口将她抓了回去,关押了28天。当时焦阳和公安说,“我现在是哺乳期,你们非法关押我是不对的(孩子才9个月),”这样才被放出来了。出来后流离失所在外,留下一女孩由她母亲照管。2001年2月再次被抓。邵慧(男)穆萍(女)夫妻于2000年10月同时被捕,当时公安人员怀疑他们是组织者(发大法真相),目前仍被关押。留下一个5岁的孩子邵林遥,目前由邵慧的父母照看。当时逮捕他们的是吉林省红石林业局政保科。

    陈广余(男)田会萍(女)夫妻于2000年11月进京打横幅被抓回劳教,家中只剩两个女儿无人照管。大女儿14岁,小女儿才7岁,生活没有经济来源。

    魏起山(男)于淑荣(女)夫妻都修炼。于淑荣在2000年7月进京回家后被劳教(两年),魏起山在2000年12月9号因做真相资料被北京通县公安抓住,关押在看守所至今未放。家中两个儿子无人照管。大儿子16岁,小儿子12岁。家中早已失去了经济来源。尽管这样公安还在追捕大儿子魏忠良。

    请善良的人们都来关心这些被迫害的人们和可怜的孩子们。


    河北省三河市教委非法举办邪恶“转化班”

    2001年2月27日左右,在教委主任张宝富等人指使下,法轮功学员尚超(三河进校教师)、王占清(埝头中学教师)、刘凤玲(第三小学教师)、冯玉兰(高楼小学教师)4人被强行从学校或家中带到第五小学非法关押(也有其他学员因故未抓到),一人一屋,以限制人身自由方式迫使学员放弃修炼,时间初定为两个月,威胁说不转化就劳教,每天强迫学员看诽谤、诬蔑大法的录像、报刊等材料。吃饭、睡觉、上厕所都有人“陪同”,强制学员每天跑步,妄图以此拖垮学员意志,制造“转化”典型,向邪恶势力邀功请赏。

    教委主任:张宝富办公电话:3212457教委办公室:3212428


    兰州市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转化班”异常邪恶

    兰州市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转化班”非法关押的弟子仍有45名左右,已两个月。这里非常邪恶:简单的写“保证”都不行,大量的放诽谤的录象,动辄搜查资料,不能正常休息,有2人被发现有经文而转走,声称“必须强制转化,三个月不转化,再办三个月班,再不转化劳教”,这里的弟子很多是春节前被带走,给本人及其家人经济和精神上造成很大伤害。三月初“两会”期间,省市宗教局开始参与此事,一个姓吴的局长决定是否“过关”。

    希望知情者提供详情。望弟子凭正信正念走过来,望家属和亲人不要认可这种迫害,望国际社会相关组织关注“转化班”侵犯人权的邪恶行为,望正直善良的人帮助调查此事。


    王文朋上访 单位同事被株连

    吉林省舒兰市工商银行职工法轮功学员王文朋于12月下旬,因到北京和平上访,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济世度人的真象,被非法押回舒兰看守所强行拘留。吉林省工商银行领导以舒兰市工商银行没教育好职工为由,提出将要取消该行全体职工2000年每人约1千多元,全行10万多元的岗位目标奖金,据说还可能影响到全吉林地区工商银行职工的奖金。试问:王文朋在向世人讲明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感受及真象,与单位职工的奖金得失究竟有什么干系呢?一个人有美好善良的愿望和信仰而遭压制,宪法赋予公民正当合法的上访权利被剥夺,却还要让其背上影响全系统职工生济的黑锅,无非想借此挑起人们对王文朋的怨恨,对法轮功的憎恨。


    邪恶的广州白云区

    春节后,白云区“行知”中专一中学生进京上访被遣送回来后,白云区所有中学以上学生被迫写1000字以上揭批大法的材料,小学生写300字以上,并施行班主任责任制,如有一人拒绝写则班级被扣分,班的黑板报,校书报栏贴满谩骂的材料,据闻连幼儿园的小朋友都难以幸免,被要求跟阿姨读谩骂大法的口号。白云区已建四层楼房并拨款100万用于转化学员,不肯写“三书”的学员皆被强行抓去转化,白云区一名女学员于大年三十被当地派出所公安、镇政府干部、单位领导、妇联干部等不少于二十人一起强行从工作岗位“抬”上警车,送往“白云区戒毒所”转化,至今未放,全然不故家里年老外婆和行动不方便的老爸爸无人照顾,可笑的是,单位仍算她照常上班,照付她基本工资,白云区的戒毒所被用于转化学员,从2000年7月开始,当时共关押20多人,这期从2000年12月开始,至今仍陆续有学员被强行送去,除2月底有二名学员从四楼机智地逃脱外,所有不写“三书”的学员都被告知,无限期关押,直至被转化或被劳教,而且,每位被关押在学习班的学员,由所在单位或居委会派两名人员寸步不离地陪同转化,劳民伤财,他们的支出全部公款支付,为防止那两名逃脱的学员在天安门请愿,白云区已下达命令派出公安驻扎北京,不把他俩带回,不许回广州。


    燕郊公安分局杨福文迫害法轮功学员恶行

    我是河北省三河市燕郊人。我于2000年12月21日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抓,后被送到石景山分局。22日中午被燕郊镇政府派人接回。

    在镇政府的信访办公室里,开始的气氛很紧张,几乎见到我的每一个人都对我态度恶劣,我也不理睬他们,心里默念“除恶”。后来气氛有所缓和,他们也不那么凶了,就开始给我作思想转化工作,我只当是充耳不闻。最后有一个说:“有一个男大学生,让田队长(田曙光)打了三个小时,最后不也给转化了吗?就你……”于是我就被送到了燕郊分局。

    在燕郊分局里,有人先给我作了口供笔录,过了不长时间开始提审。提审我的人叫杨福文,人称“杨队长”。开始他问我叫什么,为什么去北京,我说是为去正法。他又问:“你是不是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里?是不是共产党执政?”我回答说:“是”,然后他把我叫到跟前,“啪啪啪啪”四个大耳光,当时打得我眼前直冒金花,脑袋“嗡嗡”作响。他叫我跪在地上,让我脱下大衣,叫来两个帮凶,把我的两只手背过来,平行放在一起,用绳子捆好,然后杨抓住绳子向上使劲提,直到手与肩平齐为止,又把我摁倒在地,揪住我的头发,用电棒电我的脸和后背,每电一个我都激灵一下。杨在我的脸的右半部连续电了好几下,我感觉我的五官都扭曲、错位了,当时我的脸和嘴唇就肿了起来,嘴唇肿起老高。杨电累了,就让我在外屋的墙根跪着。当时我头发散乱着,脸被电得很难看,有一个在一旁观看的说我要是这副模样晚上出去非得吓死人不可。过了一会儿,杨叫我的名字,我闭着眼睛,不想睁开,也不想理他,他就用棍子试探我的手,看我是否抽筋了。他没再打我,把我单独铐在值班室的暖气旁。第二天他又叫人把我铐在外面,第三天又接着铐在外面,我在分局被关押了三天后又被送回了镇政府。

    杨福文不知打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几乎进京后落在他手里的法轮功学员都得挨打,不管男女老少,我这还算是轻的。


    法轮功学员孙玉淑的遭遇

    法轮功学员孙玉淑(音)修炼前身患十几种疾病,修炼后不药而愈,亲身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为证实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她去省政府上访,被关押七个小时。十二月,因公出差去了北京,被当成上访再次被抓,被遣送回当地后,在看守所关了近九个月,受尽种种折磨,其爱人为她取保才得以离开看守所。人刚离开看守所,又被迫进了转化学习班。在她被关押期间,公司因她的无故被抓造成经济损失近贰拾万元人民币,她的爱人、孩子、亲朋好友也为她到处奔波。试问:炼功有罪吗?难道法轮功学员不能到北京出差吗?!任何高压都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人对真理的信仰。孙玉淑表示,不管遭受多大损失、多少磨难,她都要“坚修大法紧随师”!


    法轮功学员张家林的遭遇

    我曾于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信访局反映我个人修炼法轮大法的实际情况。北京市公安分局却把我强行送到了大兴县看守所,8天后,当地公安局把我带回当地,审了我两天两夜,什么也没问出来,他们就打我、骂我,第二天就把我送到当地看守所,强行关押我7个多月。 在这七个多月内,我受尽了折磨。打骂不算,还不让我睡觉,叫犯人看着我,一睡觉就打,还带上手铐……总之,一言难尽。最后家里多方找人,派出所才同意我办理取保候审,但逼我写保证书。不仅如此,他们令我天天去派出所报到,甚至深夜还闯入我家搜查。一次深夜一点多钟,市公安局、派出所还有联防队员一共十多人闯入我家搜查,什么也没查到,竟还叫我们夫妻去派出所。当时我们不去,他们就强行把我爱人和我抬到派出所。当天晚上,我逃离了那个魔窟。直到今天我还在外流浪,有家不能归。


    安徽更多弟子被抓

    安徽弟子徐松,男,30岁左右,中国科大硕士,某软件公司职员,因散发真相材料被抓,劳教一年。

    安徽弟子何超,男,30岁左右,因被怀疑散发真相材料,在一个多月前被抓,现已被刑拘。

    安徽弟子沈华军,男,27岁,在99年7月20日上访后被遣返,2001年1月上访被遣返送至合肥双岗派出所,沈华军为躲避迫害,从三楼跳下,回家后又被单位及公安抓走,拘留十五天。近期又因被怀疑散发材料被抓。


    襄樊二汽基地法轮功学员刘戈武因散发大法真相资料不幸被捕,被判劳教二年。


    吉林省农安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部份名单自99年7.20以来农安县劳教了近150多名法轮功学员,以下是部份名单。

    刘成军,男,99年8月在家洗衣服,公安说找他去县政保科谈谈,就没回来,过了好几个月后听说送奋进劳所了,说判一年至今未回来,也不让家属见。在长春奋进劳教所,后被转移。

    邹彦明,男,2000年初,他正在上班被派出所找去送县政保科判劳教二年,他走后,家被抄,拉的净光,至今不让家属接见。在长春奋进劳教所。

    姜泉德,男,99年因要进京上访,被政保抓,判劳教一年至今没放,早就过期了。在长春奋进劳所。

    张远明
    张远明

    张远明,男,99年上访被县政保科抓回后他身上有24500元钱被政保科科长刘尚宽搜去到现在不给,在2000年初又在家中把他抓走判劳教二年,他被活活折磨死在狱中。原在奋进劳教所。

    刘忠奎,男,赵祥,男,2000年初在家抓的,被判一年送奋进劳所,到现在未回来,都一年多了。

    刁显彦,男,郑甲武,男,顾忠军,男,因进京上访,被判劳教一年,至今不放。在长春奋进劳教所。

    李民,男,2000年8月在家被派出所干警抓走,同时翻家把他带到政保科问他资料那来的,他不说就打,有政保科的,拘留所的和犯人轮流打了一天一夜后送县第一看守所,现在长春苇子沟劳教所被判三年。

    沙永军,男,王友,男,张启光,男,张杰,男,2000年10-11月因进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抓走后押回县,判劳教二年,其中一个一年送苇子沟劳教所。

    邹彦杰夫妻俩,2000年因进京上访,人走后被哈拉海公社和当地派出所反门锁砸开,把屋里的东西拉得一干二净连炕席都拉走了,后判劳教至今未回来。

    潘刚,男,2000年元旦那天派出所去他家问:“你昨天晚干啥了”他说:“啥也没干”。后翻一年有书,把大法书全部拿走,把他也带走送拘留所押2个月后,判劳教送九台市劳教所,因长春的劳教所放不下了。

    马维才,男,2000年12月进京上访,后被抓,被拘近3个月后送九台市劳教所。

    徐青艳 女,姜亚芝姐俩 女,刘露 女,程桂玲 女,陈美玲 女,张丽英 女,霍运芝 女,潘利 女,韩立华 女,陈桂香 女,窦玉华 女,李淑清 女,徐亚芬 女,张东梅 女,苑桂平 女,王静 女,李淑秀 女,邹彦辉 女,他们都是2000年10-12月进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抓后押回本县拘留所,被政保科判劳教一至三年,送长春黑咀子劳教所。

    王忠玲 女,韩淑芹 女,他俩是在家抓走的,现在黑咀子劳教所。

    另:
    张彦龙 男 2000年12月因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警察抓走至今没有下落。
    孙梅 女 2000年10上访被天安门警察抓走至今没有下落。

    农安县拘留所还关有20多名法轮功学员,因上访,发资料,声明等被抓,其中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被管教用棒子猛打,直至棒子打折。希望各界善良的人们关注。

    吉林省农安县公安局局长:林小光 曹玉昆
    政保科科长:刘尚宽
    局长室电话:0431--3223364 3225811
     3224945 3224920
     3222186
    德彪派出所电话:0431--3228742
    宝塔派出所电话:0431--3227115
    城郊派出所电话:0431--3227972
    古城派出所电话:0431--3213900


    暴政下的街谈巷论

    1、“现在也就法轮功这一片净土了,法轮功是中国的基石,中国的希望。××党完蛋了,没希望了,××党的干部没有几个不贪污腐败的。反正我没听说过有一个炼法轮功的是贪污腐败的。你们向老百姓宣传,不用说别的,就这一点:炼法轮功的没有贪污腐败的,没有吃喝嫖赌的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2、“别的炼法轮功的我不了解,我就知道在我周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工作都挺好,没看出有什么政治目的。”

    3、“我对一个问题不理解,世界上有那么多国家有炼法轮功的,怎么没有人自杀?取缔前也没听说有人自杀,怎么取缔后就说有人自杀了?”

    4、“现在我明白了,电视上说转化了的那些人是怎么回事了,那都是逼出来的。我就知道一个炼法轮功的,是清华大学的,把人家两口子都关起来了,公职也没了,家里有一个十多岁的男孩没人管,又没钱。最后这孩子的妈妈写了保证书给放回来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3/92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