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溶于法中,在正法中升华

【明慧网2001年3月24日】 当前,针对如何把讲清真相、证实大法与救渡世人做得更深入、细致,有效地窒息邪恶,铲除邪恶,我们开了几场小型法会,兹得大家心得整理如下:

一、 破除观念,笑看“邪恶卒”自取灭亡

一年多来,能走出来的弟子凭着对大法的坚信与正悟,把自己当作大法的一个粒子闯了过来,观念也在一层层突破着,师父在《警言》中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在《道法》中又说:“我告诉了你们法的庄严、神圣,目的是抹去你们对法的迷惑、误解。”在正法进程中走过的每一步,那一层的法理就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真的体悟到大法的庄严、神圣。而在跨进下一步之前,有时会感到迷惑,而走过来后,就又感到很清晰。至目前,我们的观念变化经历过从不怕抓、不怕打、不怕关押,到不承认不配合邪恶所为,到主动窒息邪恶、铲除邪恶这么一个过程。

师父在美国大湖区讲法中说到“只是还有一部份人没走出来”。当时认为师父是在等那些还没走出来的学员。经过学法实修,我们认识到师父也同样在等待着我们的提高,真正走出人来。

师父在《警言》中说:“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我们是否从理性上真正认识大法,师父的经文《忍无可忍》已经把窒息邪恶、铲除邪恶的钥匙交给我们,我们修成的一面如何运用,如何去正法,这首先得突破观念的束缚。如,有一位学员被抓,他当时认为不能被关押,要出去,这层观念破了,但出去没有钥匙开锁,开锁这层人的观念又是障碍,虽然最后还是出去,但也说明这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观念层层都在障碍我们,必须从根本上破除才行。记得在一次法会上,有个学员问师父,意思是师父叫我们不追求功能,但书中为什么还讲功能呢?师父回答的大意是“我是在讲法”。现在终于明白了,修到那一层次时,功能或神通也同样同时具备。我们能体悟到佛法神通的真正伟大意义。那为什么不能普遍运用呢?因为:第一,容易使学员起执著心;第二,世人的迷一下子就破了。这里是讲对法理的认识,坚信大法,明慧不惑,豁然开朗,无拘无束。

很多学员认为到天安门打橫幅就肯定被抓、被打、被关,万一送回来就会被劳教或判刑。出去发传单也可能被抓、打、关、判,好象成了定式,这又是观念的障碍。师父在大湖区讲法中说:“他们所安排的、所干的这一切是不能够承认的,也不能成立的”。师父不承认,我们作为弟子也当然不能承认,我们在做最神圣的事,不应该被抓、打、关、判,在天安门或许会被抓、打、关,但只要念正,很快就会出来,因为“大法的原则不允许,宇宙的特性在制约一切。”(摘自《浅说善》),我们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和大法是一个整体,不是说我们每一个弟子有多大的力量,而是大法无边强大的威力。师父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39页)所以,我们对法要有清晰的认识,不给邪恶钻任何空子。

同时也不能在心理上挂着业力如何转化啊等等,因为这还是注重个人修炼的观念,魔也会钻这个空子。可以在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洪法与揭露邪恶过程中,要注重学法,破除观念,放下执著,跟上正法,那些“邪恶卒”算得了什么?我们完全可以在正法过程中把它们窒息、铲除。

当然,我们在行为上也不能掉以轻心,有些学员说不怕,什么也不怕,常给人留下大漏洞,这也不行。因为这样的“不怕”后面,是否也隐藏着“显示心”和“欢喜心”,这样也容易给邪恶钻空子,给修炼和正法造成损失。

二、 心怀慈悲,共同精进

目前,环境虽然艰难,但学员间的交流是非常重要的,通过交流,使没走出来的学员尽快悟上来,使走出来的学员看到自己的不足,尽快升华,跟上正法进程。有些学员说很难和没走出来的学员沟通,其实这也是人的观念,是给自己定下一个“很难”的关卡。只要我们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和大家一起学法,师父在《清醒》中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我们真正为对方好,而不是非要把自己的认识强加给别人,能使人改变的是法,而不是自己的能力。

我们在做的事情肯定与我们的修炼有关,肯定有我们提高的因素在里面,不要认为自己多么了不起,起了“欢喜心”。

同时,不要老认为做大法工作有危险,顾虑心重,这样反而会招来常人中的麻烦 ,是求来的。我们应该破除人的观念,在法上认识法。行为上理智些,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应该堂堂正正去做。

从另一方面说,要理智冷静地看待客观环境的险峻,交流工作要适度进行,尽心尽力但不能强为,否则反而容易造成另外方面的损失。

(大陆大法弟子整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