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盲修大法 大法救我家

【明慧网2001年3月24日】我是林美丽,是新加坡后港练功点的学员,现在已经修炼法轮大法五年了。

  在修炼前我是百病一身,最突出的是偏头痛和心脏病。在心脏病发作时,呼吸困难、就如心脏停止跳动,好像要生命结束似的。这种现象经常在晚上发作,使我痛苦难忍。在头痛时,我痛到整身发抖,无法入眠。此二症状折磨了我大半生。

  自从1995年5月1日得法后,我每天坚持炼功,但不太明确学法的重要性。自从参加在北京的法轮大法交流会后,才知道学法的重要,因这部大法是指导人们修炼的大法,对法理解好,身心才会发生更大的变化。回来后就一心想学好法,但我一生都没有上过学堂,一字不识,老师的《转法轮》上的一句话都无法完整地读完,更何况要理解其中的法理。可是我不灰心,我坚持一定要学好法,因为这是宇宙大法。那时学法的情况是学员在一起学法时,我就一边听,一边一个字一个字地记在脑中。说来也真神奇,在一年中我就能读下《转法轮》了。我不但懂得法理了,法理也给我带来了智慧,从中我悟到只要我们从内心真想修炼,师父都会从方方面面帮助我们。我现在有一个非常健康的身体,而且,越来越年青。以前没有修炼时的病状再也没有了。

  法轮大法不仅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的先生,挽救了我们全家。

  我先生由于不读书、不听话还抽烟喝酒,他的父母无法管教,从十几岁就被赶出家门。我同我的先生结婚后,他非但从小的恶习不改,反而又加上赌博的瘾好。每天他都要抽3-4包烟,我想尽办法也无法使他改掉他的坏习惯。更有甚之,他的脾气也非常暴躁,时常跟人家打架,对我大喊大骂更是家常便饭,孩子们都非常惧怕他,见他回到家个个都躲着他。

  自从他修炼法轮大法后,抽了40年的烟,一下子戒掉了,心地善良了,脾气也改变了。师父说:「真善忍这种特性是衡量宇宙中好与坏的标准。……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师父还说:「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正是法轮大法,使我的丈夫明白了人来到这个世上是为了返本归真、是修炼直至圆满的。法轮大法有这么大的威德,在最短的时间内改变了他所有坏的习惯,他再也不抽、不赌、不喝、不打、不骂。真正地变成了一个好爸爸、好丈夫。孩子说:“爸爸变了,学了法轮功变成另外一个人了。”我感激我们尊敬的老师给了我一个幸福的家庭。

  自从4.25事件以后,新加坡的报纸报导了中国的新闻,我知道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联想到我们家庭的变化,怎么可能法轮大法是不好的呢!老师都在教导我们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我们不参与政治。我本身就是在法轮大法修炼中的最大受益者,因此我也会就坚持实修下去。自从参加世界一些地方洪法活动后,我更清楚地知道,有多少多年病魔缠身的人,因修炼法轮大法,从未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感觉,到走路轻飘飘的感觉,多少人因修炼法轮大法改掉了以前的恶习,有多少家庭变得更加和睦。难道法轮大法不好吗?

  我参加了向全体新加坡议员讲清真相的活动,面对面地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议员们告诉学员:中国是中国,新加坡是新加坡。通过大家向议员弘法,他们对法轮大法有了更深的认识,有的议员就直接肯定法轮大法是好的,还建议我们在今后怎样做得更好。

  在新加坡是不允许向公众展示有暴力的图片,他们认为,中国警察打死、打伤法轮大法学员的图片是暴力图片。所以,学员就把中国的邪恶告诉新加坡的政府部门,让他们知道世界上还有被警察活活打死善良百姓的邪恶事件,同时也让他们了解法轮大法在世界受到的褒奖,有头脑的人都会对比出来,谁善谁恶。

  我觉得:我们新加坡虽然小,他不能公开站出来支持法轮功,但是,佛学会的一切活动都给予批准,在开法会时,政府官员到场,以防有坏人捣乱,要确保大会顺利结束。我们学员也以其它的弘法形式,助师世间行。用我们的行动走完这正法修炼的进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