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应“民意”还是顺应“民”意


【明慧网2001年3月25日】 中国政府23日向联合国人权事务公署递交了有150万签名的,用来证明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长卷。签名的“自发性”和“自愿性”就成了这幅长卷有效性的焦点所在。

袁世凯登基乃“民心所向”?

纵观历史,各朝各代统治阶层,即使是“真命天子”也都屈从民意之下,至少在意识形态中屈从。为避免“师出无名”的尴尬,“民意”就成了政治的有力工具。连袁世凯登基都是“顺天应人”、“民心所向”。

民意代表的是人民大众的利益,反过来“强奸”民意就是用假民意的棍子来打击人民、牟取私利。独裁政府也讲“民意”,这种“民意”绝不是给自己人民看的,因为民意的真假最好辨别,大家心里都有一本账,不用听你怎么宣传,“谁骗谁啊?”,我自己怎么想的我还不知道吗?这种“民意”是拿给别人“作秀”用的。日内瓦的“百万签名”长卷就是这场“民意秀”的最好道具。

镇压20个月后炮制的“民意”

在日内瓦人权会议召开之际,匆匆推出这“百万签名”的好戏,本身就有闹剧色彩,被有识之士所不齿。首先,先后顺序颠倒。自古说“顺民意而动”,也就是说先得有“民意”,然后才有“政治动向”,最后才是“天下归从、四夷皆服”的局面。而“江氏政府”99年7月匆忙镇压“法轮功”在先,二十个月后才因国际人权会议匆匆炮制“民意”。其中明显的功利性不言而喻。其次,时间上存在严重缺陷。“百万签名”的丑剧只在国内上演一月左右,就“征集”到150万人的签名,众所周知,“江氏政府”早在一年前通过人民日报就宣布对“法轮功”的斗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如果象人民日报所说是“公众自发”的话,应发生在一年之前,而不是在取得“辉煌胜利”后的今天。就算在今天,也不应出现这种异乎寻常的“热情”程度,在如此之短的时间“踊跃”报名。

不卫生的“卫生纸”能起什么作用?

因此,不用去论证真正的民意如何,单从这场“百万签名”闹剧出现的时宜和动机来看,一万米的签名长卷充满了肮脏的水分。“独裁政府”下的一大特点就是一有“政治动向”,马上就是“天下皆服”,隐含在其中的是“不服不行”。因此这种“不服不行”的“民”意,只能是江泽民的“民”。而顺应“民意”充其量只是顺应江泽“民”意。独裁政府最大悲哀就是想当然地将这种习惯了的蛮横逻辑带入国际文明社会,但这在文明社会是行不通的。而所有自认为精心策划的把戏,最终会露出越来越多的马脚。

即使用“小梳子”将头脸梳得再光滑,也遮盖不了背后的肮脏黑暗。这一万米的签名长卷说到底只是拿到联合国的一卷巨大的“卫生纸”而矣,用它再怎么擦也擦不净浑身流脓、浸透血迹的“江家政府”。相反,喜欢到处张扬自己“卫生纸”的人反而让人感受到它自身的肮脏,闻到它所发出的阵阵恶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