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情:还历史以本来面貌——谈谈辩证法和诡辩证法


【明慧网2001年3月26日】政治运动是共产党邪恶的必然表现,江泽民通过镇压法轮功,把这种邪恶表演到淋漓尽致和赤裸裸的程度。

在共产党的基础理论中便注入‘左’倾思想。共产党的辩证法把右倾视为形而上学,把与其对称的‘左’倾的形而上学观点隐藏起来,用诡辩论把它打扮成辩证法,形成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诡辩式的辩证法,简称“诡辩证法’ (下同)。诡辩证法就是把丑恶的政治目的与共产主义理想结合起来的诡辩术。诡辩术自古有之,但是能把共产主义理想与诡辩术完美地结合起来,假借保护人民的利益之名坑害广大群众,这只有共产党才干得出来。

几十年来共产党推动的各种政治运动表明,诡辩证法已经代替了辩证法,成为共产党的哲学思想基础。诡辩证法是共产党政治运动的思想武库。

通过政治运动来操纵社会是共产党国家的重要特点。通常的社会生活通过行政机构和法律就可以实现有效的管理。在共产党国家则不然,它要搞政治运动,通过政治运动达到权力争斗的特殊目的。共产主义洪流中吸进大批仁人志士,为之抛头颅洒热血,不惜献出生命这些人是干活的。共产主义运动中同时挤满了大批野心家。他们是收获的一方,是逐渐占优势和最后取胜的一方。政治运动主要是满足各种野心家的政治需要。

政治运动,个别的如爱国卫生运动一类者除外,都是与共产党手中的权力争斗有直接关系的,都是邪恶的,都是黑白颠倒的。在共产党的理论基础中,权力争斗是合法的日常工作内容。翻开历史可知,夺取权力、巩固权力的方法多种多样,而在共产主义运动中,最流行、运用最熟练的权力争斗形式是政治运动。

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罩在被打击对象头上的都是不白之冤,都是莫须有的罪名。在运动结束后审视这些“指控”都很容易看出其荒谬无耻,但在运动中,这些口实在国家舆论宣传机器的发挥下总是显得所向披靡。那么为什么当权者要用荒谬做指导思想呢?为什么那么多“广大群众”又会紧跟荒谬前进呢?从当权者来说,这样做的成功率最高,因为它可以把邪恶的目的与纯真的共产主义理想结合在一起,振振有词、冠冕堂皇。这样做可直接陷权势的对手于死地,诬之为反对共产主义伟大事业的敌人,便可任意宰割。一次做成功了,摸索出经验来,下次再来。为了达到邪恶的目的,不用暗杀,不用起义,只要到诡辩证法武库中翻一翻,花样翻新,乐此不疲。从被运动的群众来说,也不是心里不清楚,相反,很多人非常清楚,在政权的胁迫下,不跟着走就不得生存。

实现政治运动的政权机制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体,它涵盖了社会的方方面面。当权者为了达到某种邪恶目的,从诡辩证法中找到一个口实,加以推行。由于党的各个层次中同样存在的和当权者具有同等道德水平、同样欲望的败坏份子,他们就会利用同样的口实在社会的不同层次中,假借“紧跟核心领导”,“认真贯彻”、“坚决执行”之名,以实现自身贪婪的目的,结果把邪恶展现得淋漓尽致。

有人说:“既然知道了辩证法搞偏了,那么我们以后多注意,不要再搞片面性总行了吧?!”在事物运动中,系统特性决定制度和体制性质。根子上的问题只有从根子上解决。在历次政治运动中都在进行机构的组织更新。组织路线取决于根本理论基础,决定于诡辩证法的根本使命。在各次运动中,干部更新选择的是两部分人。第一部分是干活的人。社会要延续下去,否则掌权就失去意义了,得有人支持社会生活;第二部分人是运动中坚份子,是一批能瞪着眼说瞎话不脸红的人,是能够“创造性”地运用诡辩证法、把邪恶与所谓共产主义伟大理想有机地编制在一起的人,是能够教唆大家说假话的人,是把别人整得痛不欲生而从中能得到乐趣的人。经过连绵不断的政治运动,这类人已经充斥各层机构。他们就是以此为生,你用外力让他不干坏事,那能行得通吗?!换一个善良的当权者,他能改变日积月累而邪变了的国家机构的性质吗?

因为是基础理论上的错误,是根子上的问题,所以它渗透到共产党基础的方方面面。比如说: “在革命的烈火中,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有锁链。”这一非常有蛊惑性的战斗口号就是典型的这种诡辩证法的产物。它与‘右’的观点截然相反,是从‘极左’的方面出现,但是却打着辩证法的旗号。失去“锁链”是什么意思呢?就是 “无产阶级”,丢掉‘锁链”了,就要“打天下,坐天下”,从此“当家做主人”,不要别人监督了,就要找另外一些人替自己劳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实际上‘打天下’的人民用一块纪念碑就已经交代了,他们没有‘坐天下’,否则就不会下岗了。‘坐天下’的是领导无产阶级去革命的党。于是按照诡辩证法就论证出‘一党专政’的‘真理性’,就会告诉你:“你说对了,我们就是要独裁!”按照诡辩证法的功能,谁来独裁呢?当然是由这个党的中央、政治局来独裁,由党的当权者来独裁。至于‘宪法’啦,选举啦,那不过是装饰品而已。

长期的政治运动已经造就了整代共产党结构,有官职、有利益。这些现实利害关系都是诡辩证法的衍生物,它们之间存在着千丝万缕地联系。这还是个认识问题吗?还是通过思想上注意避免片面性能解决的了的问题吗?

因为是用邪恶指导实践,是违背事物客观运动法则的,所以每次运动的后果都是惨重的。所以,一般的政治运动都是三部曲:第一是“敌情严重啦!”;第二是把权力拿过来;第三是“算啦!算啦!不是给你平反了吗?!”所谓“七八年一次”,那只是个大概估计,总得让经济恢复一下。就象毒品用多了身体受不了一样,得恢复一下再来。

千年之交的镇压法轮功恶浪,是江泽民发起和推动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政治运动。这不是普通的政治运动,可以最后平平反了事。因为它是反对神圣的伟大佛法,所以它是人类历史的大事。这次政治运动的真实历史作用是通过江泽民展示共产党的邪恶,了结共产党一党专政的邪恶统治。

历史选择江泽民来充当这个反面教员不是偶然的。在共产主义运动中出现过理智的、善良的领导人,但是,那不是制度的保障。出现英明的领导人的机会,似乎和出现邪恶十足的当权者的机会一样多。如果当今执政的是一位仁慈的、正派的共产党人,因而共产党专政的邪恶本质反倒会被掩盖起来,则不利于历史的揭露。江泽民这个人根基很浅,智慧有限。只有在龙座上趴着一个这样的无赖,才能把共产党的邪恶展示得淋漓尽致。

首先他向全国人民和广大党员展示,共产党的政治运动是高层权力争斗的产物,为此运动群众,根本不管群众死活。当时江泽民的权势对手攻击江泽民“在经济上为800块钱奋斗,在思想战线上宣扬封建迷信,如法轮功……”这股势力为达到夺权的目的,利用手中的权力封杀了法轮大法合法的出版权。掌握最高权力的江泽民出于他的本性,不是去为法轮功恢复名誉,他不顾国家体委对法轮功所做的科学调查,采取了“你叫的响,我比你叫得还响“的流氓战法。他不仅接过对手的“封建迷信说”,而且莫须有地在法轮功头上加上“外国敌对势力操纵”的罪名,哪管7000万到1亿按照这个大法在修炼的民众的死活。

和所有的共产党的政治运动一样,说你错,你就错,根据诡辩证法就可以给你编织出华丽的罪名。江泽民与历届共产党当权者的一个重要区别在于他赤裸裸地展示了共产党专政的无耻。人们还会记得,文革初期的“反四旧”、尔后的“反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等,那真正体现了高超的诡辩证法艺术。不但整人的人相信这些论断的‘真理性’,就是后来被整的人也对之深信不疑。江泽民信奉“谎言可以置对手与死地”,到了饥不择食,已经到了来不及包装的地步了。打你法轮功为“非法组织”,可是法轮功根本就没有组织。你不服,打你为“X教”。可是法轮功教学员做好人,心性不提高,功都长不上来,哪里来的邪?你还不服,那么就给你定为“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就这样,靠泼妇骂街,靠嗓门大,靠重复频率高。只要能扔向对方,他捡起什么扔什么。他生动地展示,共产党是这样把谎言变成真理的。

其次,江泽民赤裸裸地展现了,在共产党的政治运动中,国家的各种权力机构都可以变成镇压人民的屠刀,充分反映了法律的遮羞布作用。

江泽民为了其权势的丑恶目的,首先宣布法轮功是X教。判定什么罪、定什么性是法律机构的事,国家主席没有这个权力,共产党的总书记更没有这个权力。把上亿的群众打为X教徒是严重地违反了宪法。因为这个国家是以共产党一党专政为基础,如此严重的犯罪却得到国家机器的全力支持。人大赶紧步江泽民后尘,通过所谓的“反邪教法”,为专政机构大打出手铺平道路。

宣传机器挖空心思编造谎言,论证对法轮功的诬陷是正确的。什么“更改出生日期”啦、什么“敛财”啦、什么“香山集体自杀”啦、什么“天安门自焚”啦。如此等等。镇压法轮功的二十个月,共产党的宣传机构没有说过一句真话。

专政机构在打杀法轮功学员充分展示了其镇压人民群众的刽子手真面目。他们对具有人类最高尚道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学员使出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刑罚和手段。正象其基层工作人员道出的那样:“可以杀人放火、可以强奸妇女,就是不准炼法轮功”。这比“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饿死几千万,概括地更深刻。

江泽民置几千万下岗职工生死不顾,花30亿购买豪华的“空军一号”兜风;人们记得,在50年代挪用几百元就是犯罪,就是批林批孔时还检举林彪私自动用国库资金500美元到国外购买窃听设备(录音机)。而在江泽民领导下,随便一个贪污案件就涉款几百个亿。朱镕基1998年9月在全国走私工作会议上讲:“近年来每年走私逾八千亿,而军方是全国走私大户,至少五千亿。”根据人大代表揭露,每年全国贪污总额达1500亿美元(12000亿人民币),占国民经济总产值的13~16%。简直是天文数字。江泽民蟾子江绵恒一挥手就从国库中提走25亿美元,十年捞钱不带还的,等等。这些罪恶的依据是什么?为什么执政党的头子可以如此肆无忌惮,而不受制裁?难道这就是无数先烈牺牲换来的江山?难道这就是百万民工抬伤员、送公粮为之奋斗的光辉理想?难怪一位老志愿军说:“在朝鲜我要是冲得再快一点,就撂在那里了。给这帮王XX打了天下!”在一个社会里,没有了是非,没有了法律,请问,这等社会是什么性质?江泽民的行径真实地解说了,只有邪恶力量才会这样本能地仇恨崇尚真善忍的法轮功。

再者,江泽民通过镇压法轮功,赤裸裸地向全社会展示,共产党的政治运动是社会伦理败坏的策源地,江泽民就是最大的教唆犯。

被运动的群众在政治运动中是属于精神被强暴者。政权的机制教唆人们泯灭天良、习惯于说假话。教你跟着说,跟着喊,“你说:你愿意,你说:挺好!你说:坚决拥护!”否则让你没有生存条件。可以抓起来,可以开除,可以判刑,可以杀了你。如果你肯顺从,给你以“自由”,你可以“幸福地生活”。

由于政治运动连绵不断,久经政治运动狱炼的人民群众已经很大程度地被变成一种思想变异、道德低下的社会群体了。比如大家都知道,在运动中“别充好汉”,要“随大流”,要“跟着说”。就这样一次次地,被强行变异了趋是去非、扶正祛邪、扬善抑恶的良心和道德标准。

由于广大群众长期受政治运动毒害,很多人的心灵处于麻痹状态,更有一些人认为自己政治上懂得多,抱着仅有的一点变异思想不放。通过江泽民,把共产党的政治运动的丑恶本质赤裸裸地展现在眼前,把人们从禁锢中解脱出来,使他们能用自己的正念重新观察问题和思考问题。破除对政治运动的迷信是江泽民无耻镇压法轮功从反面所起的作用。

江泽民的疯狂向人们提示,共产党已经腐烂到何等地步,它是无能的,没有自愈能力的,连江泽民这块烂疮都处理不了的腐朽组织。追求高尚道德和思想境界者与愿为人民大众谋福利者都在另寻别径,免得成为江泽民的陪葬品。

江泽民镇压法轮功已经持续了20个月了。直至今日邪恶还在不断地升级。这么伟大的佛法怎么还能容忍这种邪恶胡作非为呢?佛法中有一句名言:“偶然是不存在的”。当今法正乾坤正在进行。法正乾坤在人间要铲除一切邪恶。在这一过程中善恶、正邪都会充分地展现。法轮功学员坚持真理,修炼真善忍,坦然面对邪恶,慈悲救度世人,所言所行光明磊落,惊天动地,泣鬼神,醒世人,通过弘法和说清真相展示大法;江泽民通过无恶不作的政治运动镇压法轮功展示邪恶。人们通过善恶选择,摆放自己未来的位置。法正乾坤是宇宙的大事,由不得什么人承认或不承认。每个人都要作出自己的选择。这就是慈悲,这就是为每个人提供的被救度的机会。机会不可多得。正象伟大的师父李洪志所说:“善与恶的表现中都充分体现了各自将要得到的结果。众生,将来的位置是你们自己选择的。”

李洪志大师在“强制改变不了人心”中指出:“大法弟子虽然不参与政治、不看重常人的权力,但是邪恶在中国这样不计后果的迫害,将导致人民对执政党及政权的完全不信任、对政府的不服从,造谣的宣传工具将再也蛊惑不了人心,因为邪恶对大法迫害的同时也安排了运动中利用其党当今的头子自己从党内毁掉该党与其政权。”

任何事物都有其运动规律。当事物进入灭亡时期,任何垂死的反抗是徒劳的。这就是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