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重新造就着我,我为大法说真话(美国)


【明慧网2001年3月26日】 我叫马春朴,虚岁80。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我是多种疾病缠身的老病号,五年之内曾做过三次大手术,胃五分之四切除,子宫全切,甲状腺次全切除,身体非常不好。此外,还有冠心病,心绞痛,严重的脑动脉硬化,血液粘稠度高(红血球积压超过正常值十倍),重度神经衰弱,血吸虫病等。因为身体不好,长期失眠很难入睡,导致身体极度疲劳。

以上这些病中最使我痛苦难熬的是我的这个头。脑血管从四十岁就开始硬化。整个头部又晕、又胀、又闷、又硬,难以形容的痛苦加杂重度的耳鸣,分分秒秒地伴随着我,有时说话多了一点,牙关都紧,真是苦不堪言。有时头难受得只想撞墙。为了治疗我这些病,跑过多少中西医大医院,求诊专家和气功师,均无明显改善。北京友谊医院神经内科主治医师,对我特别警告嘱咐,我必须终生服药不可中断,以防止脑血栓、心肌梗塞等栓塞性疾病发生。多年来我对治疗已彻底绝望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靠早晚两大把药来帮助维持血液循环。几十年来我就这样一直在病痛的折磨中,艰难地无可奈何地活着。

1996年3月,一个看似偶然却并非偶然的机会,使我有幸知道了法轮功。我读了《转
法轮》,我边读边兴奋。被李老师所阐述的法理所震撼,意识到这是教人向善、能使人修炼的一本宝书。我立即投入了法轮功的修炼。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在我身上发生了。在我修炼刚刚2个多月的时候,有一天(是个白天),我突然感到有一股力量(我无法形容),从我的头顶唰地一下子冲下来,瞬时间,所过之处,原来头部那种黑洞洞象住在山洞里的无法形容的难受的感觉一下子一扫而光,我顿时感到头清目明。长期扣在头上的那顶“帽子”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清爽,这种舒服的感觉,对我来说已经遥远得恍如隔世。几十年来,不知道真正睡眠的滋味,现在也睡得那么香甜、深沉。此后,我再读《转法轮》,在《转法轮》第二页最后一个自然段,看到李老师已经清清楚楚写的:“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非常激动,是师父帮我净化了身体。

以后我的身体越来越好,越来越强壮。走路两腿轻快,全身轻爽,80岁的人了!以前满身是病的药罐子,如今却吃饭香、睡觉香、精神足。现在一粒药也不用吃了。熟人见我都惊奇:“老太太怎么变化这么大!气色白里透红,精神这么足,走路蹬蹬的。”我告诉他(她)们:这是我炼法轮功炼的!

修炼法轮大法不仅使我身体发生巨大变化,我的心灵也得到不断净化。我按照李老师要求的,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先考虑别人,遇到问题首先找自己的不足,利害冲突中不争不斗。不断提高心性,逐渐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而今,我心态祥和,平静,愉快,开朗,以前面对坎坷人生的那副愁眉苦脸,一去不复返了!

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时,因为我敏感,在修炼三个月的过程当中,就明显地发现和感受到在我的小腹部位师父给下的有灵性的法轮,(是在另外空间体现的)日夜不停地、非常快速地旋转;另外,在全身师父给下的气机在任何时候我都会感觉到它的存在。听起来,这些似乎让人难以置信,但这确是实实在在的在我身上的亲身体验。这是迷信吗?!这不是迷信。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玄奥的超常的科学。

面对中国政府把法轮功视为异端邪说,对李洪志师父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我认为,中央领导人对法轮功不了解。作为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的受益者,我有责任向中央领导反映真实情况。1999年七月,我决定回国上访。回国后,我去上访。在我还没走到上访办公室之前,就被公安强行拦截,搜查我随身带的提包,强行没收了我每天要读的《转法轮》书。我被关了三天。三天后,由于我家人的担保,把我放了出来。我从离开家到回来,坐着过了三天两夜,只在第二天中午找了一块有木板处睡了半个多小时的觉,我却一直保持着精神十足,真是令人不可思议的超常状态,这是法轮大法的力量!

今天我之所以在这里讲述这一切,我希望用我的亲身体验能让大家对法轮功有所了解,能使更多善良的人们在大法中受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