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的慈悲照亮人间最黑暗的角落

【明慧网2001年3月27日】 2000年7月20我进京护法,被当地公安遣送到县“法制教育中心”。然后又转到监狱,三次进狱,五次在“中心”。所接触到的从公安、干警、局长、主任到犯人,都在我们的洪法中获得救渡。

我在狱中受到了种种残酷的折磨和非人的遭遇。在看守所,姓李的所长,绰号“李狗子”对大法弟子特别凶狠,看守所大院里公开教唆死刑犯,他说:“各号都听着,炼法轮功的,你们都给我往死里打,必须让每人写一份保证书。”这还不够,李所长特意把死刑犯、号长叫到值班室,亲自布置怎样整治、殴打,以死威胁等邪恶手段逼迫我们写能叫他们报功请赏的“悔过书”。在我们号,号长指使死刑犯,把地上铺满炉灰渣,放上一根棍子,让我跪在棍子上。把一桶尿套在我的脖子上,浇上两壶开水“气蒸”。为了达到他们的目的,所里干警违反规定(明令禁止犯人在监室喝酒)把酒给了死刑犯喝,助胆量,往死里打大法弟子。晚上,喝醉的死刑犯让我写“保证书”,我不写,就对我进行了毒打。以至脸都打变了型,前胸疼的晚上不能翻身,两个耳朵完全失去了听力。我妻子(大法弟子,现在劳教所)也在此关押,见到我和我说话,我只能打手势。

这还不算,邪恶之徒又以卡死我相威胁,双手卡住我的脖子,死刑犯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当时,我的心是坚定的,他一看我死都不怕。最后说:“我奉命教训你,实际我都不如你,我快要被枪毙了,一想到死,我都害怕。我佩服你们的坚强。”我三次进狱,把法轮大法洪传给了监狱中所有的人。从死刑犯到判十五年的,从号长到六十岁的老人都从我的嘴里在这个社会最黑暗的角落听到了宇宙大法。我们两次进京,关押在狱中,不仅体现了我们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还体现了一个修炼者的慈悲,而我们的这慈悲心又打动了许多犯人的心。打我最狠的犯人是一个杀人强奸犯。在我第二次被关,临走时,我把新买的一双拖鞋,两块方便面和十元钱送给了他。我们一切善的行为融化了一个个犯人的心,判了十五年的抢劫犯在听了我们给他讲的法轮大法的法理后,他激动的说,这么好的老师,这样好的功法我也学。在三号监室号长和几名犯人每天通读师父的论语、洪吟。十一名犯人,有六名学会了五套功法,在炼静功时,炕上坐两圈,都是双盘。清晨,在铁笼外面炼动功时,我身后站两排。在此我被拘留40天,我走时,我对他们说希望他们能坚持下去。号长和全室的犯人都流下了眼泪,这可不是一般的眼泪,这眼泪证明在他们肮脏的思想里还善心犹存!

转回到“中心”后,打开我的行李袋时,我惊呆了:我看到我的毛巾,牙膏,牙刷,卫生纸,都被犯人悄悄换成了全新的。在监狱里,犯人能做出这样的行动,是常人的思维无法理解的。这是善和慈悲的伟大力量。我们大法弟子用宇宙的法理“真、善、忍”唤醒了一个个良心未灭的人的心,去挽救一切可挽救的人。

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想从慈悲这个角度出发也应该做这样的事情。把真相讲给人,告诉他,也是在挽救人。”当我们同化了这层法理的时候,法在我们悟到的这个层次展现时,从内心感到法的威力和师父洪大的慈悲。

在非法的所谓“法制教育中心”,从局长、主任到干警都曾被欺世的谎言所蒙蔽。对大法产生误解。一次主任把一本《转法轮》从学员手中夺走,扔到了火中。我毫不犹豫,挺身而出,用身体挡住火苗,不顾一切把大法书从火中夺了回来。大法弟子的举动镇住了警察,制止了邪恶。在这次正义的护法中,吓得主任浑身哆嗦,脸都变成了黄色。从这以后,主任对我们在押的大法弟子有了好感,开始正面找大法弟子交谈。在接触中,知主任以前信仰佛教,他本人是一个比较理性的知识分子。我们就想把大法资料送给他看,让其了解真相。有一次主任找到我说:“我在外面说你们和电视所宣传的不一样,你们是好人,还把资料上的情况介绍给别人,你们老师能知道吗?”我听后说,“能,你的心中装着真、善、忍,三尺头上有神灵,佛,道,神都看着我们每个人呢。”这位主任还亲自送给我五本(收缴的)大法书。在一次谈话中,主任和一名干警诚恳的对大法弟子说:“江泽民叫我们转化你们,想不到,你们把我们这些党员、干部都给转化过来了,真了不起。”我听后对他们说:“不是转化你们,是我们师父慈悲,在挽救你们。”司法局局长在和大法弟子谈话时说:“说实话,你们都是好人”。

有一次,一位同修被局长找去谈话,进屋后,看到桌上放一录音机,里边还有带子,听一听是什么?一按,是法轮功第一套炼功带。这位学员明白了,也突然悟到了,从此我们清晨4点起床,站在“中心”大院中央,站成三排集体炼功,上午、下午学法。晚上几十名同修在一起交流,学师父的新经文。我们这些难中的大法弟子,在人间最黑暗的地方用生命和慈悲开创了一个修炼环境。

(一个刚从监狱的关押中逃出、目前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