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法会发言稿:我在奥地利维也纳洪法的体会

【明慧网2001年3月27日】 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

我叫IGOR JANCEV,今年30岁。我来自波西尼亚,在维也纳居住已七年了。我是一年半前得的法。从一开始我就感受到法轮大法非常特别。第一次读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时我就发现我突然明白了很多过去所无法理解的东西。

但刚开始时我对法的理解还很浅。我用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学会把自己当作一个真正的炼功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法的理解逐渐加深,用在学法炼功上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我也发觉自己做的很多事并不符合真善忍的法理。我是干个体的,过去我想尽一切办法来少交税。比如我把用在个人住房车库上的支出当做公司支出来结算,以求少交税。一天我突然觉得:作为一个炼功人不应这样做,因为这不是我的钱。决心放下的时候心里一阵轻松。过去所有因此而来的烦恼也不翼而飞。这又给了我力量放下其它不好的东西。

当时其他学员已开始积极地讲清真象。比如一些学员开始定期向中餐馆分发中文大法报纸并取得了很好的经验。几乎所有人都接受了报纸。有些人对法轮功表示兴趣。有些人则很惊讶竟然奥地利也有法轮功。有些人居然从未听说过法轮功。

我知道大法好,但总为自己找理由不走出去。有时我想我修得还不够好,有时我又担心卷入政治。我想独自在家学法炼功,有机会跟亲戚朋友洪洪法就够了。

在和学员们交流和读网上的文章中我和其他学员逐渐明白了讲真象的重要性。现在除了星期日的集体炼功,我们这儿的几个人每天早上去大学附近的一个公园炼功。一开始也遇到过一些干扰。一次一个流浪汉跑来,在我们炼功时冲我们大喊大叫。他用脚踩我们的录音机。可是录音机一点儿也没事。他一看,我们接着炼功,一点儿不受干扰,就找来水管子想用水滋我们。可是水管子太短,水滋不到我们。等我们炼完了,他过来向我们要钱。我给了他几个先令,他带着讽刺的口吻说,他用这个可以重建新生活了。但后来他还是谢了我们走了。这以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他。

慢慢地这种好的经验越来越多,又有一次当我们要开始炼功时,一个警察过来问我们在干什么。我们跟他讲什么是法轮功,他也觉得法轮功挺好,还拿了一张传单。经常有人来想和我们一起炼功或想知道更多的情况。

我的顾虑仍然没有完全打消。一次我突然遇到一个好机会:我们听说,在维也纳的联合国机构工作的一些人将在一个餐馆聚餐。一个炼功人问我想不想去那儿发中文资料。我考虑了很长时间,我去还是不去,结果还是没去成。

当我几天以后听那三个去了的弟子讲他们的发资料的经历的时候,我很后悔没有去。那天大部份人都对法轮大法资料感兴趣,但他们都怕别人看见,所以他们把资料很快地塞进口袋或汽车里。也有的人很惊讶在奥地利也有炼法轮功的。还有一个从法国来的人,他一直在炼气功,也听说了不少关于法轮功的事情。但因为常出差,他还从来没机会详细地了解法轮功。当他发现弟子在发法轮功报纸时,他非常高兴地拿了一张。

我想为洪法和正法做些事的想法越来越强,但我不知道我该作什么,和怎么作。我总不能在大街上拽住个人就和他谈法轮功。就在这时我们得知,一个反对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大型签名活动开始了。我意识到机会来了。

一开始我心里很没底儿,怕我说不好,还怕别人理解错。我先找我的父母和妹妹征求签名。我妹妹看完签名表还给我,也没签名也没有任何评论。我的父母不明白我为什么干这个。他们认为我有可能被某些政治团伙利用。我试图跟他们解释,但我控制不好我自己,结果卷进了一场很长的讨论。

这之后我想在我的公司里试试。一整天我都在想我该怎么做,该从谁开始征集签名。我总是在等待一个好时间。我坐立不安,怕心越来越重,可是那个“好时间”还是没来。我等的时间越长,思考得越多,问题看上去就越大。我无法集中精力做好我的工作,我的同事们对我也不那么友好了。最后我决定从我的两个同事开始。其中一个大声说,他听说法轮功是个邪教,所以他在得到关于法轮功的近一步的资料之前不想签。另外一个说他没时间。于是我很失望地回家了。

但是我决心一定要把这个困难克服。这天晚上我读了两章《转法轮》,我突然明白了,我的怕心和缺乏自信是别人怀疑的原因。第二天我一到公司,没考虑别人的反应,就把签名表一个接一个地分发给我的同事。这件事一下子变得那么简单。所有的人都签了,很多人表示他们理解中国的法轮大法的修炼者。突然一下子工作环境重又变好了,我又能做好工作了。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有力的证明。从中我更明白了师父为什么反复强调要多看书。法确实能破所有的执著。当我第二次去我父母和妹妹那儿时,他们自己说想签名。

同时我们也开始定期在街上征集签名。总的来说效果很好。大部分停住脚的人想签名。很多人还想更详细地了解法轮功。一个女孩看到天安门广场上的照片,禁不住流下了眼泪。几个弟子说,有些人一开始很没礼貌,根本不想听,但这几个弟子还是很礼貌地向他们表示感谢,结果他们又回来道歉。

我们也发现,在维也纳还有很多人还没听说过大法,或者听到了错误的信息。这说明在洪法方面我们还有很多要做的。一些从来没听说过大法的人因此而不想签名,但这些人中的大多数都愿意拿一张传单。通过这些活动我们不只向人们讲清了法轮功和镇压法轮功的真相,而且我们每个人都在和带有不同观点的常人的交往中更好地认识到了自己的执著。总的来说我们都明白了,自己的修炼是和洪法联系在一起的。我们也明白了洪法不是工作,而是修炼。修得越好,就越能洪好法。反过来说,恰恰通过洪法我们可以更快地修炼,更快地认识到执著并且去掉它们。

通过这些事情我们更加成熟了。我们总是有新的主意,得到新的机会。每个人都在做他力所能及的工作。每个人都是大法中的一分子。还有一个弟子和一个在加拿大的弟子一起把“中国法轮功”翻译成罗马尼亚语。熟悉图片处理的做宣传画,别人就做传单或者帮助做网页的工作。会中文的去中餐馆发资料,和那儿的人面对面地交谈。时间多一些的人就去申请许可在大街上发报纸。

萨尔斯堡的一个弟子的经验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在一家书店看到了那本假的法轮功的书。他对书店职员说:“我不知道您是否关心这事,但是关于法轮功有一本真的和一本假的书,而您这儿只有假的。”那个书店职员很吃惊,马上就想了解详细情况并要定那本真书。另外她还主动同意这个弟子把法轮功的传单放在书店里。

这之后我们在十二月八日,国际人权日之前,在维也纳的最大的购物街上举办了洪法日的活动。十二月八日在奥地利是休息日,但因人们购买圣诞物品,大多数商店都开门。购物街上充斥着匆忙地寻找着圣诞礼物的人们。他们和安静的法轮功练习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从而引起了很多人对法轮功的兴趣。我们也及时得到了德文的法轮功报纸,在这一天中我们就发了一千多份报纸。为了动作整齐,我们在洪法日之前一起看了炼功带,纠正了一些动作上的错误。

以前我们总是邀请对法轮功感兴趣的人参加集体炼功和集体读法。但在签名过程中我们意识到,大多数对法轮功感兴趣的人询问是否有正式的讲座或座谈会。于是我们就想办一个法轮功座谈会。就在这时一个弟子“偶然”地发现了一个咖啡馆有一个房间可以免费举办生日聚会,放幻灯片或者举行类似的活动。这个弟子就和老板说好,某一天晚上在那儿举办法轮功座谈会。

大约15人来了。一个弟子先简短地介绍了一下法轮功,然后我们展示了五套功法。中间休息期间,很多人找弟子们谈话,或者看桌上的大法书和资料。休息过后,因为所有的人都想学功,我们就教给他们前两套功法。最后我们放了“法轮功真实故事1 ”,他们的反应非常正面,也都很理解中国弟子的处境。

事后我们都觉得座谈会是个宣传法轮功的很好的形式。我们打算每星期搞一次。这样对法轮功感兴趣的人就更容易了解法轮功。我们发现当人从内心想要做好事,他就会得到机会。

我们的洪法工作也开始得比较晚。我们希望我们以后能做得更好,更多的人能有机会得法,我们希望我们能在正法中更好地“ 助师世间行”。


(奥地利 伊格尔2001年3月发表于日内瓦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