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年多来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1年3月27日】 我叫郑念(化名)。99年12月,我抱着一颗赤诚之心前往北京向政府反映真实情况。刚出地铁口,还未找到信访办,警察就拦住凶狠责问“干什么的?”他看我们不回答,随即就把我们推上警车,送至八宝山附近派出所,转至体育场分配,次日下午转到当地驻京办事处。当我炼功时,一警察猛地踢了我一脚,我当即两腿发麻,瘫倒在地。后站起又接着背法,一警察看见后抓住我头发就往墙上撞,又一脚踢到使我撞在桌上又撞回,桌上东西掉了一地,我把掉在地上的东西一一拾起放在桌上,另一男功友被警察们拳打脚踢在地上来回翻滚。一女弟子被拉到外面毒打,遍体鳞伤,脸色苍白,被抬进看守室。在驻京办事处,目睹的一幕幕惨景令我震惊心寒。七天后我被当地公安押回至某县城看守所关押,无任何手续,只通知家人送衣物被子,却不准见面,无故关押达四十多天,后又送市拘留所治安拘留15天也无手续,只是释放时有一释放证。二十多天后我又无故被抓走送至市看守所,审讯时我因向警察弘法,被警察往脸上狠命地打耳光,然后又让我跪在厕所旁边。因我坚决不跪就把我双手背后铐住达两天两夜。七天后未履行任何程序非法判了我劳教一年,送往安徽省女子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吃饭、干活、睡觉、上厕所,时时刻刻都让犯人看管,犯人可随时打骂。不让我说话,不让炼功,炼功打坐时,有扳胳膊的有扳腿的有用膝盖顶的有踩头的,几个人甚至十几个人扑在身上,又抓又拧,我身上被搞得青一块紫一块。因不让炼功,我就开始绝食,绝食五、六天后,劳教所就安排犯人给我灌食,灌食时有人抓住我头发,有人猛用膝盖撞击两肋,有几人压在身上,手脚都压上,捏住鼻子,用两把铁勺撬牙齿,往嘴里灌食,每次嘴都被捣烂。有的功友甚至牙都被撬掉了,并经常抽血、打针,有一个管教还说:把你们铐起来都喂蚊子。劳教所还强行洗脑,放诬蔑大法的录像,不写保证书就扣分延期。

我经受了这一年多的种种迫害,今年被释放回家后,仍不得安宁。派出所打电话,单位找谈话,我本人和电话均被监控,限制人身自由,使我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家里亲人被株连,亲戚朋友也担惊受怕。

象我这样原本和睦美满但如今被迫害成这样的家庭,又何止成千上万。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多少人流浪街头,有家不能归。是谁破坏了社会安定?是谁凌驾于法律之上,在无限度地践踏法律,使广大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衷心希望还有良知还有善念的世人清醒吧!

大陆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27/93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