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法会后的反思

【明慧网2001年3月28日】 网上关于日内瓦的活动报道和花絮已经很多了,也很鼓舞人心,这里想写一篇反思,也许会有另一方面的作用吧。每一次法会后往往正面的报道很多,对弘扬大法、窒息邪恶有很大的作用,但是我们自己的反思也会让我们有更多的提高, 让我们把工作作得更好,那么邪恶会更害怕。

我们到底去日内瓦做什么呢?开个很好的交流会吗?恐怕不止于此。头天的法会非常好,很多弟子的心得让我身受裨益。但是,怎么才能让学员把法会的精神和状态贯穿于后几天的活动之中,在实践中进一步提高呢?我们有上千学员在,难道他们的作用就仅进局限于集体炼功时多一些人、场面更壮观一点吗?至少我遇到的学员中就有很多人是很希望能多作些什么的。

我记得法会交流中一个法国弟子谈到的在征集签名的过程中的巨大提高,很多弟子都深受启发,那么为什么我们后几天中不在炼功之余上街去征集签名呢?这次我遇到一个加拿大的学员,表面上不起眼的一个老太太,可她一人就在加拿大征集了上千个签名。邪恶不是带来了所谓的“百万签名”吗?说个笑话,全世界70多亿人口,只有12亿在中国。法轮功是世界性的,那个所谓的“百万”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有人说别理邪恶那一套,超脱一些。可是我想,我们不用和他们一般见识,但“百万签名”是邪恶手中的一张牌,它要起它的邪恶作用,我们就要尽量想办法揭露它、抑制它。

我们前三天得到了很多媒体的支持,这是师父的安排和众多学员付出的结果。如果我们的学员充份利用了在日内瓦的时间,在集体炼功之余积极上街,遍及日内瓦的各个角落的去征集签名、说明真相,那么学员又是怎样一个状态呢?换一个角度,如果我们的学员即使不在日内瓦也积极通过各种渠道征集签名,那么我们因为客观条件到不了日内瓦的学员,不是也起到了支持日内瓦的作用吗?如果我们全球的海外学员都动起来,那又是怎样的集体护法和整体提高的状态呢?

江泽民派了五百人的队伍去日内瓦搞鬼,可见邪恶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那么我们每个学员对这个事的重视程度呢?到日内瓦绝不是仅仅为了法会,为了在反反复复的交流中提高,而是要充分起到窒息邪恶的作用的同时提高着自己。我们的心态是完全落在法上,完全是一个作为人间护法神的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呢,还是说我们仍只是修炼自我提高的心态?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就自己那点难,人与人之间就那点事呀,还有很多心还不能去呢!”如果我们真的把自己融于正法护法之中,有很多执著是很容易去掉的。

我们的活动结束了,我们回家了,喘口气了,可是邪恶还留在联合国里面活动着。法会的三天过去了,邪恶可以充份猖獗了?上星期五在联合国内的一名非政府组织的人士因替法轮功说公道话就被邪恶当面侮辱,可见邪恶之疯狂。那么反过来看这不是在告诉我们海外学员,我们还做得很不够吗?邪恶之头要在4月5-17日出访拉丁美洲五个国家为18日联合国的投票到处去拉票,我们修成的一面会听凭他四处散布谣言去毒害将来能够得法的那些有缘人吗?

师父在新经文中讲:“在常人社会中证实大法、揭露邪恶,看上去很象常人社会的工作,不是的。常人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做着一切,而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维护大法。这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没有为私为己的任何因素,是神圣的,是伟大的,是在面对真正的邪恶──旧的势力,树立觉者的伟大威德。”

个人理解:弟子的护法是非常重要的,那么我们护法活动中弟子的集体积极参与就是非常重要的,这不仅是正法所必需,也是弟子走向圆满之路。那么作为活动的组织者就要特别注意要让众多的弟子都有参与的机会,充份发挥每个弟子的作用。而我们目前的状态好象是往往是一些弟子在忙碌着,而很多弟子却只被局限在一种去支持一个什么活动的状态。另外,常人社会也许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支持我们,但那是对表面的邪恶起作用;弟子有修成的神的一面,所以才能真正的面对邪恶和宇宙中旧的势力。

作为弟子,我们首先在思想上不能承认这场邪恶,不能因为我们在这场邪恶之中的各种消业和提高而承认这场邪恶。师父在大湖区的讲法中说:“这一切我是不能承认的,所以要清除它,包括这场邪恶。”这次在日内瓦的活动,由于经历了一些邪恶的干扰,所以有一个指导思想是:能把这几天的活动顺顺利利办下来就不错了,就达到我们的目的了。这种思想本身也许就是对邪恶的承认、对邪恶的让步。对大法缺乏足够的信心,我们的心态就变得小心翼翼,生怕我们作错了什么被邪恶钻了空子。出于对大法负责而有的小心谨慎是完全必要的,但是有没有搀杂各种怕心和人的思想的因素呢?如果有,我们就无法具备师父讲的“两脚踏千魔”、“大道无敌天地行”的气魄。

这次有一个思想形成了干扰,说“这是欧洲,人都比较保守,不要太激进,做个无助的受迫害者就行了”。我们觉得这个问题要从法上认识清楚。我们讲真相、揭露邪恶迫害,是为了给人们正面接触大法的机会,帮助人们建立对大法的正确认识,以此救渡世人。我们需要认识和照顾到欧洲文化的特点,但我们不能为人的东西所障碍住。我们能有今天的局面,一切都是因为大法,因为我们心中有大法。大法给我们带来的境界、我们修出的纯正的能量场让人们感到大法弟子的善良、坦诚和坚定,让人们体会到“真善忍”无私的威力,从而对大法产生好感。从根本上说,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人们支持的是不是应该是真善忍中哪一层的理,而不是能干的强人、或者可怜的受害者呢?其实,如果是受迫害者的心态,那是不是首先就是承认了这场迫害呢?用受害者的心态做着常人的事情而忽略了正法和修炼提高的因素,会把我们自己局限住的。

放下人的观念,大法的威力才能在我们身上体现出来。这次送资料的学员有很多都有奇迹般的经历。有的弟子在短短两天内约到了很多面谈的机会,有的弟子被邀请到家中面谈几个小时,根本不是我们事先用人的思想想象的那样。

另外,反省前一段的状态,我们自己在工作中不知不觉中污染了许多人的东西。比如,有越来越看重做事的表面形式的趋势,弟子之间的情面有时也很难突破等。师父指出了邪恶的结局,我们有的人内心就好象等着正法结束了,忘了师父“不能掉以轻心”的明示,而且做事也局限在具体工作和短期效应,没有大局和长远的目光。这些也都是自己没有真正静下心来多学法的结果。

这次我们深深感受到正法进程的飞快,很多事情是同时快速发生着。用人的思想指导我们做事,事情只有人间的效率,符合人间的理;摆脱人的思想的束缚,事情就有超越人的效率。这次和各国使团和政府的接触,让我们意识到许多国家的人已经开始接触大法了,门已经开了。有学员遇到了非洲的人、阿拉伯国家的人,都对大法感兴趣。江的出访南美,也许正是告诉我们南美的人也可大面积知道法了。我们要加快自己的步伐,突破人的各种观念,跟上正法的进程。

以上个人体会,想到哪儿就写下,不妥的地方请指正。


一北美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