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论坛报:法轮功的涅槃


【明慧网2001年3月29日】日内瓦论坛报(TRIBUNE DE GENEVE)2001年3月26日编辑部文章 --

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是象中国政府宣称的一个狂热的危险的X教呢?还是一个类似嬉皮士或马丁路德金和甘地那样的非暴力的精神运动浪潮呢?在联合国人权会议上大家都在问同样的问题。一方面是对一切“带有神秘色彩的”运动都持怀疑态度的一方,认为法轮功,这一镇压的受害者做了大量的欺骗性和过分的广告宣传;另一方面是同情法轮功的一方,他们来到日内瓦谴责一个政党使用各种手段对一个最无辜的运动的禁止和镇压。据观察家们初步分析后一致认为这个结合了佛道两家和中国气功理论的产物没有任何害处。这个运动不参与政治,跟邪教一点都不沾边儿,只是通过简单的动作练习达到身心和谐健康。另外,当这一功法传出时是政府公开承认并予以推广的。先不说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法轮功所揭示的问题远远超出“教派”的现象。在中国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很显然,共产党面对这个能聚集千百万信众,而且很多还是党的干部的这样一个运动,不禁对它自己的渗透能力和凝聚力感到担忧。近十年以来,通过互联网,在西方,法轮功的浪潮汹涌澎湃已经发展到40个国家,这说明法轮功正以惊人的方式填补着宗教不能填补的精神需求。


◇ 法轮功起初是受到北京的获准和支持的,1999年被禁止。
◇ 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不是X教。
◇ 在西方,成千上万的同情者正在行动起来。

应我的要求给我示范了他们的功法之后,张建平告诉我:“从外表看就是很简单的几个动作”。实际上法轮功的练习很简单,只是在早晨上班之前做几个很省事的伸展动作。据张建平,这位住在巴黎的工程师讲,同时很多这一功法的修炼者也这么说,这个功法练习是“随着小腹部位的一个看不见的轮子的运转而进行的。随着这个轮子的旋转可以将有益的能量吸收进来也可以将废弃物质打出体外,使身体健康。”

上个星期上千名静止的、无声的法轮功同情者在万国广场(Placedes Nations)上给人的感受是前所未有的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从何而来呢?特别是如何解释从1999年被禁止之后中国政府对其进行的残暴镇压呢?

利用人权会议的机会(与此同时其失望的主席玛丽.罗宾森宣布辞职)张建平等来自欧洲和其它地区的几百名中国人约定在万国广场进行三天的抗议活动。

上万信徒被关进劳改营

在很多西方的法轮功同情者的支持下,他们共同抗议这个发生在中国的,目前为止导致了165人死亡的镇压。国际大赦组织连续好几天晚上在大学中组织讲座,对中国政府把上万法轮功成员送去劳改、关进精神病院,施以酷刑,诽谤污以“X教”进行抗议。

“法轮功绝不是X教!”数学博士,在洛桑(Lausanne)教书的让皮埃尔.马赫维乐(Jean-Pierre MARVILLE) 气愤地说。他请了一周的假,西装革履的来到日内瓦参加这次抗议活动。很多年以前他就对中国传统文化感兴趣,他炼过太极拳,瑜伽和气功。法轮功就好象使他得到了启悟。“90年代初期(译者注:应为中期)是一个朋友向我介绍的,我一下子就被功法中‘抻’和‘放松’的动作带来的奇效所折服了:既简单又有功效,能量成倍的增长。”这个理性的人被这一门派打动,并且相信李洪志师父讲的只要认真炼就可以飞升和分身。(译者注:不是李老师原话)但是他强调法轮功主要是修心,免费教功,来去自由。

另外为了让人们了解真相,为了让瑞士政府方面对中国的镇压做出反应,让皮埃尔.马赫维乐陪同芭特斯.木尼(Patrice MUGNY)去了鲁迦诺(Lugano,瑞士联邦议会所在地--译者注)。这个月,绿党的国会议员先后两次出现在有法轮功信徒和在中国的受害者的某一旅馆里。

中国代表团的强烈反应

让中国常驻日内瓦代表团暴跳如雷的观点。在给我们的长达六页纸的传真中写到:象所有的X教一样,法轮功的首领宣称人类大劫难,世界末日。他宣称只有炼法轮功才能幸免此难。积极参与中国政府的诽谤行为,常驻团说有很多信徒不吃药造成1600人死亡,还谴责天安门广场自焚的信徒,说他们是为了圆满,被反社会,反人类,反科学,反自然的X教驱使,这是属于精神控制的可怕犯罪。

然而被问及的修炼者都说这种说法是精心策划的。他们强调:之所以炼功人的医药费减少,是因为这个功法有效地使人身体达到健康。尤其是法轮功禁止自杀,所以这些自焚者是否法轮功成员就很值得怀疑了。

在瑞士有600法轮功成员,他们回忆道,1992年,当李洪志,前政府职员,向有意于这门千年的密修功法的人普及法轮功时,政府是支持这一只有几百人的运动的。但是,到了1999年,一亿信徒壮大了这一运动,政府感到来自于不同于它的意识形态的竞争,于是决定消灭之。

如果说很难准确地搞清法轮功信徒的人数,我们却肯定在目击一场超越中国边界的精神修炼浪潮。在瑞士,人们估计有600多信徒,日内瓦有几个学校教授这一功法。在法国大约有三千多,在40多个西方国家里,有成千上万。法轮功,亚洲特色的“新人类”,以其简单有效吸引着人们。没有人会怀疑在中国,这一来源于佛教的功法会对把人们从中央集权解放出来做出贡献;在西方,这一功法有助于抵制消费社会和新自由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