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情:江泽民自白与《卧虎藏龙》现象

——评江泽民对华盛顿邮报专访的自白


【明慧网2001年3月29日】 历史注定要选择江泽民来埋葬中共是很有意味的事,中共挑选干部历来讲求根正苗红,而恰恰工人血统出身的李瑞环被“八大老”所筛去,单单相中了根不正苗不红但擅用上海滩流氓手段对付“经济导报”的江泽民。老八路们想不到他们在延安欣赏“黄河怨”,震惊于南京大屠杀的时候,江泽民也许在欣赏日帝之花李香兰的“支那之夜”。中华民国国统区大学生每晨背诵“孙中山国父遗嘱”时,南京日倭统治下的中央大学的学生正在背诵四个“我们要”:

我们要完成神圣大东亚战争!
我们要肃清共匪,肃正思想!
我们要开展运动第五次强化社会治安!
我们要中日亲善,建立大东亚共荣圈!

和今天日本要修改教科书一样,当年日寇也要让南京学生忘掉几年前的南京大屠杀,对于日寇在华北、华中、华南各地清乡运动中的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暴行,更是严密封锁,不让世人知情,反而宣传正在建立王道乐土,打倒英美帝国主义,争取亚洲民族独立共存共荣。让学生普遍学唱:“宝刀如电气如虹,为争一盛荣,亚洲民族齐努力,歼英灭美竟全功”。

江泽民倒不一定认同当亡国奴,但对东条英机、岗村宁次等日本浪人式政治家骗人到家的政治宣传及日本宪兵队的地下骇人暴行会有刻骨铭心的深刻印象。外电评论他有“斯大林主义”灵魂,殊不知岗村宁次主义,东条英机主义的伪善与残暴更先入为主地浸染主宰了他的灵魂。

斯大林在肃反运动中共枪毙1200万人:俄共前两届政治局委员,除列宁已死及斯大林本人外,全部被处死或自杀;中央委员中有139人,候补中委中有83人被枪毙,当时五名元帅中毙了三个,五名集团军司令中也毙了三个,全部二级集团军司令十个人全部枪毙,85个军长中毙了57个,195名师长中毙了110个;仅1937与1938两年共枪决红军军官三万五千个;各部部长(人民委员)副部长多数被枪毙替换过。绝大多数下层人民都毫不知情。为消灭肃反知情者,仅1937年就枪决了3000名执行肃反的内务部人员,各州内务部分局的领导人全部枪毙。1937年为绝后患斯大林、叶若夫还下令将全国父母被枪决的青少年全部枪毙。

为平息人民不满,斯大林将副手雅哥达、叶若夫当替罪羊,先后以“毫无根据地镇压苏联人民”的罪名而处决。妙就妙在承认“毫无根据地镇压人民”而斯大林是公正的镇压者。

1929年强行集体化,饿死700万,那时苏联没有法轮功,斯大林巧妙嫁祸于农业部长及白俄罗斯党中央书记,说他们:“故意的捣毁收割机,弄死马匹三万头,往牛奶中扔玻璃渣子和钉子,以割断俄国人民的喉管和肠胃。”高尔基要讲真话,斯大林令克格勃赶快叫他“自然死亡”。孙中山顾问鲍罗亭也不明不白地狱毙。乌克兰政治局委员们反对大俄罗斯主义,斯大林致电邀请“磋商”骗这些人来莫斯科,全部枪毙。

1939年居住在苏波边界苏方一侧有数十万波兰人,男人全部杀光,妇女和儿童被迁到哈萨克斯坦定居。二次大战以后斯大林把莫斯科和列宁格勒的犹太人全部杀光。

这才是全部的斯大林主义。

江泽民到苏联留学,正值赫鲁晓夫揭发斯大林全部罪行时期,对于斯大林的“厚黑学”不能不留下深刻印象:对人民欺骗宣传脸皮要厚;镇压人民和同志手段要辣、要黑!“把一切不稳定的因素,全部扼杀在萌芽状态”这一统治密诀很可能此时已在江泽民意识中孕育,滋生。

象许多青年时代入党的人一样,江泽民对记者说“年轻时我认为共产主义很快会实现。”但又说“但现在看来不是了。”

江泽民和多数共产党员一样,都不是聋子,瞎子,眼见苏联、东欧共产党的一朝覆灭和中共的腐败不治,谁都会有自己的结论。已被枪毙的人大高官成克杰临死前都说中共必亡。高干子女90%以上怀揣出国护照,入港证。高官一片末日心态。

江泽民对记者说:“自从我到中央后”(当然不敢提如何到的中央)。那时,1989年“六四”民主运动和1992苏联解体给江泽民的教训更刻骨铭心:共产党搞公开性,搞透明度,人民知道真相,马上要垮台。反之就要往死里骗老百姓,那就比皇帝还自在,全国财产对他就象无限公司,可以让儿子随便就当科学界领导人同时当商界致富领头人。老实讲受到岗村宁次主义、斯大林主义双重洗礼的他,对共产党和老百姓实在没有什么“阶级感情”就象斯大林对待军长、师长、集团军司令、犹太人、波兰人和苏联百姓一样。对“同志”和人民毫无人性,该扼杀、该灭口时绝不犹豫。他在根据自己的统治利益和需要改造一切。正如他讲,“以德治国”那样,先从道德、良知上彻底颠覆了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大展上海滩租界地流氓手段,大和民族的政治宣传,斯大林的保密厚黑学。正如鲁迅形容上海流氓所说“和尚吃酒他来捉,用的是宗教法,乡下人进城他欺辱,用的是租界法,总之无一定思路可循,都可称之为流氓。”江泽民学到日本帝国以亚洲民族主义欺骗中、韩、东南亚等殖民地人民伎俩,他高举民族主义、大中华、爱国、团结旗帜的同时,却可以“保密”为手段恣意干着出卖国土、主权的秘密勾当:

1999年《中俄边界新约》秘密签定是一项密约,人民日报只有简短报导,一反常态不让全国知晓条约全文。国防部长迟浩田询问参与谈判的军官,一声“对不起”电话挂断,第二天接到警告:打开秘函,内装一张几年前的人民日报!连中国总理也不许知情。

黑龙江最西部被出卖39个地区,黑龙江和吉林北部交界处被出卖61个地区,乌苏里江、图门江出海口北部被出卖50多个地区,远远大于珍宝岛面积的150多个地区,换回珍宝岛只因珍宝岛中苏之战,国人记忆犹新。江泽民为对付国防军人不满,把北方国防军全部调往福建。

唐努乌梁海,自古为中国版图1953年联合国裁决为中国领土,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执政期多次拒绝俄方无理要求,却被江泽民全部奉送。

江泽民还奉送了未划的中俄之间1/3边界。

向俄单方面开放领海、领空,俄海空军可以在中国领域训练、航行。

命令国防军从新划边界线后撤一百公里不设防,为缓冲地带,为俄继续蚕食,大行方便。

打开图门江出海口,关系吉林及东北地区经济腾飞,谈判代表据理力争,不想被江背后出卖,三军将士日夜操练,只为固守边防,江泽民为对付美日保台,不惜相当于几十个台湾的国土慷慨奉送。所以胆大包天,干秦桧、袁世凯都不敢干的事、因为“保密”,彻底杜绝公开性、透明度,全球华人不知内情,国内无人敢问。

他学来斯大林“黑心保密”治国术,日帝欺骗宣传,把中共变成历史上、全世界最下流无耻的谣言公司,这一手最要共产党的命,民无信不立,给中共埋下多少定时炸弹,江泽民也在所不惜,哪怕他死后洪水滔天,中共灰飞烟灭。

在人欲横流的大陆,把不逐名、利,最善良最道德的法轮功群体九千万人,中国唯一一片最纯洁的净土,及提倡做好人,净化社会道德的李洪志先生,诬为应该消灭的邪恶教徒。通过罗干等人操纵公安部把移植的捏造的一千几百例及天安门广场遍布便衣绝不允许发生的自焚案可以骗得全国相信,而私下虐待杀无辜法轮功民众却密不透风,不让全国知晓,把斯大林手段学得青出兰,更黑更毒更伪善更无耻!

江泽民腐蚀了军队、腐蚀了全党、蒙骗了全国,把中共安置在火山口上。还妄想把统战输出国外,并拉来揭他老底的美国最大报纸:华盛顿邮报记者,什么老朋友吉辛格啦,美国有许多老熟人啦,老布什可以影响小布什啦,言为心声,处处一套拉关系,走后门腐蚀、全党全国的市侩哲学,至于共产主义乌托邦,早扔到脑后,一会儿三讲、三代表,一会儿又要德治,都是俄日两国法西斯串秧的广告包装,血腥的伪善伎俩。

难怪《卧虎藏龙》作为中国文化载体,创西方票房记录,获得奥斯卡四项大奖皆非出于好奇,在大陆却反而不叫座,嫌太闷,不刺激,打斗拼杀不够血腥。这是一种有趣的东西方文化对流现象:西方物质主义消费文化、金钱拜物教,狂疯歌舞流进中国来,东方精神文明,修炼文化,宇宙关怀,大生命主义流进西方去。江泽民已把十五种气功,来不及栽赃什么自焚事件,什么害人一千几百例,急匆匆都打成邪教,通缉、逮捕各创始人及信众张宏堡、沈昌等却密不声张。中国人将来要学气功只有到西方。

自从尼采宣布上帝已死,无神论让人们为所欲为了整个一个世纪,两次世界战争大屠杀及无神论对欧亚十四亿人民的统治,上亿人丧生,十几亿人丧失自由和做人基本权利。如今西方渐向生命关怀、宇宙关怀、道德纯洁、自由信仰、信仰及大生命主义复归,中国却反其道而行被江泽民引向腐化堕落、人欲横流。

2000年11月23日日本法轮功负责人被主流社会的文化振兴会授予文化功劳奖。

全世界迄今已有500多州市对法轮功予以表彰。美国全国多数州市宣布法轮大法周与法轮大法日。

2001年3月19日,在美国国会颁奖典礼上,李洪志先生又被授予具有很高声望的人权奖。而且西方表现出了对东方修炼文化的恰当的理解。正如蒙特利尔大学历史学家大卫.欧比所说:“气功和法轮功为回归基于中国古老价值观、永恒自豪的文化提供了机会,没有任何政治企图,但它们对中国传统不同角度的召唤,和其时代价值对中共构成了威胁。”

江泽民把中共彻底变成了邪教,正如李洪志先生所说:“为达其目的而不择手段,是邪恶的集团,人们在其中互相倾轧。法轮功严重地威胁到这个政党邪恶的本质,善良挑战了邪恶的本性”(译文)

传说江泽民一看到真善忍三字就吓得混身发抖。他妄想惯用擅长的骗术把中共统战套在小布什和美国媒体头上,为他所利用,这对东西方古今文化对流现象是一种反动。酷爱自由的西方人士对秘密屠杀人民的斯大林、江泽民深恶痛绝,对二位“民主先生”与“人权卫士”的伪善面孔与漫天谣言、弥天大谎早已司空见惯。1956年苏联人民大反斯大林,一切黑幕真相大白,江泽民所以不择手段,疯狂造谣,杀人,最怕的就是这一天。(原载大纪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