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走出困境,投入正法的洪流

【明慧网2001年3月3日】

1. 走出邪恶的“学习班”

法轮大法是末劫乱世唯一能救人出离苦海的正法,大法佛光普照宇寰。99年江泽民持政权逆民意定大法为“X教”,大法学员纷纷出来道真相、平谣言。我也奋起到北京正法,后被遣返回本地看守所。因坚信大法拒写保证先在拘留所关押半年(其间被非法带脚镣、手铐等犯人刑具长达4个月),随后又被送“学习班”转化半年之久。美名学习班,其实与拘留所、劳教所一样,都是大陆掩人耳目的变相罪恶“监狱”。

在学习班面对政府这遥遥无有归期的迫害,原在拘留所时匪警的道白在我的思绪中回旋:“什么是法?我说了就算,你不写保证书,我就无限期的一个月、一个月地给你加……”这还是一个人民的国家吗?权大于法,邪恶因政权而猖獗,善良因慈悲遭涂炭。我们是宇宙大法“真善忍”的修炼者和捍卫者,绝不允许腐败政权惩善扬恶祸害人间的蓄谋得逞。大法弟子的宝贵生命绝不能在大陆的人间地狱被窒息。我终于在2000年11月与学习班的6名同修毅然逃出并摆脱了610邪恶专案组的桎梏,这是我第一次走出困境,正气凛然地投入助师法正人间的洪流。

2. 以不变应万变

2001年元旦我在天安门广场毅然向世人打开横幅,并发出震撼人心的“法轮大法好!”的心声,善良和慈悲构成了对邪恶的威胁,政权豢养的走狗──匪警露出了狰狞面目……在朝阳区看守所先是侵犯妇女人权的流氓搜身,后是践踏人权对善良无辜的刑审:

(1)虚情假意的恶鬼:刑审的焦点,不是我犯何法,有何罪?而是集中在我的姓名和地址上。警察乔装善良地说:“我看过《转法轮》,我也经常看佛教的书,为什么提审你呢?…只要你肯说出姓名、地址,或用我的手机给家人打个电话,就能轻而易举地办到。”我说:“我在天安门向世人讲真象,是惊醒迷中人的善举,我没有错,更没有罪,姓名和地址是我个人的事,我没有必要让你知道。我拒报地址、姓名,是因为我不想株连地方和家属亲友,目的是不使邪恶在更大范围挑起群众斗群众的阴谋得逞。”

(2)无赖匪警招数翻新:骗局被识破,匪警凶煞面目毕露。3、4个公安七手八脚对我拳脚相加,歇斯底里大发作,他们栽赃师父在美国享受,并用污言秽语辱骂师父。我抗议他们武力逼供执法犯法,同时义正词严驳斥说:“师父为救度世人和弟子倾尽心血,吃了无数苦却不求回报,他对弟子的爱护远远胜于我们对自己生命的珍爱……”并指明他们对师父的辱骂栽赃,他们自己未来必将造报偿还其罪业!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一个匪警装出可怜模样说:“大过年的我不能回家过年,…发发你的善心,说出地址,我们也好向上边交待,…我会马上就炼法轮功的。”我说:“凡事皆有因缘,祸因恶积,福缘善庆。你们的所做所为皆为江泽民邪恶迫害善良民众的帮凶,一人做恶殃及全家,不从积德行善改变命运?大法弟子为什么不畏强暴坚修大法不动摇?就是因为法轮功是宇宙大法,他开创一切,造就一切,制约一切。”

(3)大陆政府酷刑随心所欲:匪警刑审陷入被动,他们狡黠地一笑说:“看来我们对你的帮教感化,无动于你的心,我们就不信国家政府会拿你一芥草民没有办法,今晚就叫你头脑清醒清醒。”

新的酷刑又来了。隆冬腊月,北风凛冽的夜晚,匪警扒掉我的大衣和鞋袜把我铐在雪地里的椅子上,光着脚丫,并把整个脚丫和小腿下部都埋在了雪堆里,一匪警还捧起一团雪,塞进我的脖领内。环顾四周,还有几个功友和我一样只穿着秋衣、秋裤被铐在雪地椅子上,也是双脚小腿被埋在雪堆里,还有的是被带上脚镣手铐固定平坐在雪地里。中共刑狱──大雪冰冻善良百姓真是亘古一绝啊!

(4)草菅人命,如踩蚂蚁:大雪冰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们又把我押回屋里,一匪警有恃无恐要挟说:“你们炼法轮功的别以为我们可欺,要把我们逼急了,我们什么事都能干出来,打死你们几个小小百姓,就像踩死几只蚂蚁。中央早有指示──‘对法轮功绝不能手软,如法轮功学员被严刑逼供致死,打死算自杀'。”又说:“你还年轻,应该为自己想……”我说:“在大陆出卖良心屈服政权的苟安之门开着,但愧对做人良知,那心地怎能清明?我修的是‘真、善、忍’大法,追求的是做人的无愧无悔和良心的纯净安然。在邪恶当权的社会,只有舍生而取义!”

(5)为名利,匪警不择手段:中央矛盾推给地方,北京匪警却有不择手段邀功的。他们又耍招说:“你以前不是有病且很严重吗?我们就想利用你有病为由不能在此拘留放你出去。”我说:“我自炼功以来早已与医药无缘了。”他们说:“不管你现在有病没病,我们就写你有病为由,只要你签上姓名、地址就可立即放你出去……”等等,多次的刑审使我看到匪警良知泯灭:他们并非相信法轮功学员触犯法律,而是为了效力主子保住名利和奖金的诱惑,不惜绞尽脑汁谎言诱骗和施用酷刑残害善良。邪恶的人性无存就更坚定了我以对大法坚贞的不变来应邪恶之万变,他们想诓骗出我的姓名、地址的阴谋终未得逞。

3.正念出,困境化尘烟

北京朝阳区看守所的匪警只好根据我的口音与地区驻京办事处联系。办事处来人对我又是一顿打,企图逼出地址,未遂。只好把我押到地区办事处,那里已有两名学员。办事处的人怕我们跑掉,便分别用狼牙铐把我们三人各自的一只手分别铐在了不同的床头上。夜深当值班人熟睡之时,我拿定主意无论如何今天夜里得逃出去,要把看守所里的邪恶告诉世人;如果等到明天地区610要来领人,他们都是认识我的……想至此,我向另两位学员打手势“逃走”,她俩反复指了指狼牙铐示意身不由己,我看她们已被这物质空间的假象给镇住了,抑制了修成神的一面正法……我思量成熟,正念占据了整个身心:一定要在这时出去给邪恶曝光,我坚信邪恶是制约不了我们大法弟子的。奇迹真的出现了!我用右手轻轻地把卡紧在左手腕上的狼牙铐一捋便脱手而出,真是“正念显,困境化尘烟!”我从容地站起身来,打开房门走到了院里,外面的大门紧锁着,但我还是走出去了。天空下着雪,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分不清东南西北,但一种走出困境的喜悦之情悠然而生。金刚大法第二次成全了我,到早晨8点左右我找到了安身之地。

春节期间中共一手策划了天安门集体自焚事件,并以此为借口再度泛起镇压法轮功的升级逆流,现在我已辗转返回当地,并全身心地投入了全国亿万学员在大陆正法的洪流,揭露邪恶、讲清真象、救渡世人、铲除邪恶生存的土壤!

河北大法弟子:张霞(化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