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穿邪恶的“自杀” 谣言

记北京大法弟子的几个小故事

【明慧网2001年3月31日】 从元旦开始至今,江泽民指使他的爪牙们,对大法弟子狂抓滥捕,不断从家中、从工作单位、从买菜的市场等等地方将大法弟子抓走,根本无需任何法律手续和理由,也不通知家属。目前江泽民又下令要在3月至5月间“将法轮功连根拔掉”,所以对大法学员逐个都要办“转化”班、写三书,不写的人一律劳教。故此警察、街道居委会的人不断上门威逼学员写保证、进“转化”班。不少学员不堪其骚扰,只好离家漂流。

在中央电视台利用焦点访谈炮制“自杀” 谣言诽谤佛法后,笔者一天之中巧遇了三起我们学员利用写“遗书”,留“遗嘱”的做法,抑制了邪恶势力的故事。

故事一

学员A,坚决不参加当地办的“转化班”,被片警和办事处的头头多次到家催逼。最后一次,从晚上八点直至夜里十一点,他们说:“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她说:“好,等我换衣服。”她穿上了自己的干净衣服、新鞋子,跟儿子诀别说:“儿子,你妈我炼功前的情况你知道,我是个有名的‘半条命’,炼法轮功八年来,我没花公家一分钱的药费,我身体健康了,精神升华了。我活着只有两点要求,一是身体健康;二是按大法要求做个好人、更好的人,达到更高境界中的好人。现在做好人也不行,你看到了,这么点要求都达不到,他们非要转化我。那就是不让我再活。儿子,我的命是炼功延续来的,多活了8年,我也够本了。你记住,我给你留下话,你妈我不想死,我要活,我要身体健康做好人。可是他们不让我活,不让我做好人,硬逼着我转化。今天我跟他们走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是他们逼的、害的!”在她放下生死的浩然正气之下,那些人也不敢再逼,唯恐牵连自己利益,灰溜溜地走了。其间,趁那个“主任”到门外接手机电话之机,那个片警说:“可别把我牵上,都是他们(指办事处的)要干的。”

故事二

大法弟子B,多次遭到迫害,被拘留、被毒打;家中三番五次被抄、被骚扰。警察们一再逼迫他写保证、写悔过。面临610的迫害,家门口有人监视,常停着公安的警车,行动没有自由。本人不想配合,又不愿被带走。看到中央电视台的栽赃陷害,想到自己只要坚持修炼不肯转化,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噩运落到自己头上,然后出了事再被用同样的方法栽赃陷害说是自杀的。江泽民也说过对法轮功“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所以,他为了揭露邪恶,预先做了准备,免得被灭口之后让他们任意造谣利用:他把自己如何得法,如何遭受种种迫害,把恶警的姓名、迫害经过以及眼下逼迫监视他的人的名字和言行都清楚详细地写了下来。今后一旦遭到什么意外,请自己的家属、亲朋好友都知道:“我是放下了生死,不怕死的,但是我绝不自杀,自杀有罪。我要学法轮功,我要修炼,提高层次,如果我一旦发生了什么意外,一定是被迫害致死的,请你们不要相信他们的谣言。并请将此‘遗书’广为散发并送交人权委员会。”写好之后,他把此“遗书”堂堂正正地交给了上门的警察,从此,他们再没有来骚扰他,警车也撤了。

故事三

学员C到市场买菜时,被警察抓走,关了一个月,放回之后,警察又追着写保证,上门骚扰。她丈夫说:“你就写一个保证,认个错吧,省的这么没完没了。”该学员说:“我没有错,我上市场买菜错在那里?”结果被丈夫打了一顿,也不写,其丈夫说:“你实在不写,你就写个书面材料吧,写写你炼法轮功的经过以及被抓被打的经过给我拿着,一旦你有什么意外了,我也好有地方说去,要不我也说不清,省得不明不白地说你自杀,等你们法轮功平反的那一天,我也好跟着光荣一把。”

我们的大法弟子只因为坚修大法、维护大法,已经被江泽民等谋杀犯活活害死了170余人了,这还是有名有姓已经被互联网和国际媒体报导出来的,无法报道出来的,还有多少人?他们为了宇宙的真理都无怨无悔坦然地走了。但是在人这一边,他们死后还被栽赃陷害,“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我们要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也许我们大法弟子都应该写出自己的得法经过、身心变化、对大法的坚信及所受迫害、恶警恶人的姓名等,交由众亲朋好友保管,以防不测。以上学员的做法也是对邪恶势力揭露与抵制的方式之一,他们也要有所收敛。

“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

大陆弟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