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人情专栏:寻求没有思想的领袖


【明慧网2001年3月7日】 世上领袖多种多样,但大抵可分为有思想的领袖和没有思想的领袖。各自有各自的好处。

  领袖,按字眼是人生起居寻常事体中的边缘结构,发扬着户枢不蠹的美德但首先遭致磨损的关键部位。领袖,领袖,前者出头,后者出手,单头双手,又都是遮掩不住的公众形象。那么真正的人间领袖,对于民众应该是什么种意象?我想,就应该与它对衣服的作用平行,止于边缘,保形护整,而让另有思想的该出的头脑出领,让另有作为的该派用场的大腕出袖。

  要不然我们要领袖何用?

  这是说正常的社会结构,领袖行无为之治,众人发挥各自的聪明才智,汇总为全社会的精神与物质财富,众人得乐业之实,领袖的圣治之名。其实说穿了,从古至今,人间多的是没有思想的领袖。

  平庸,你马上就会反唇一击。对,只有有思想的领袖才制造辉煌,把个人的标签贴在历史的某一角落,或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但是那与老百姓有什么干系?再进一步说,那与整个民族的盛兴又有什么干系?

  嬴政可以算是有点思想的,即使是借用或集用他人之思想,但是就为了他那点思想,中国人经受了两千年的枯辙。伟人也算是有点思想的,即使他确有旷世之才,他不也是借用先行者们舶来之旗或集用整个集团的他人之思,但是就为了他那点思想,中国又在他治下的短短几十年间,经受了无穷无尽的民族灾难。我不是说穷,我是叹那个白,没有思想的白,没有文化的白。

  其他的著名的有思想的领袖,你还可以加上希特勒,斯大林,甚至赫鲁晓夫,他们都曾有过不可一世的喧嚣顶峰,他们的所谓思想也曾征服广大人心,可谁又能轻易把辉煌二字让与他们?跟着他们的抛物线一起从顶点落下的,才正是他们一手造就的没有思想没有文化的愚民之族。

  我最怕的,就是家门不幸集中了所有有思想的领袖的大成。

  偏见,你会再次耸吻。也对,有思想的领袖亦曾在人类历史上留有正向推进,我们当然要考查他们的作为。基督是不是有思想的领袖?可基督教的全盛只是他的思想的发展,而不是他一人的建树。马克思是不是有思想的领袖?幸亏他没亲手发动什么这个革命那个运动,要不然也必然是拖累了他自己的思想的盛名。杰佛逊、罗斯福甚至邱吉尔是不是有思想的领袖?可他们中的那一位一定要借在握的世俗领袖的权宜为自己披上思想领袖的皇帝的新装?

  原因很简单,他们虽说贵为总统首相,但是还没有对永恒权位或至少是终生权力的饥饿感。他们的思想中,最高尚的一部分,就在于把思想权放还于民,让别人也有思想和思考的余地。

  我们自己的有思想的领袖,是不是在他们的----如果还可以滥称之为----思想体系中独独少了这么一点点呢?

  为此,我提倡“三讲”之外的第四讲。讲讲我们的“三个代表”到底代表的是什么货色?为什么除了在冠冕堂皇的谎言下遮蔽的封建余孽之外不能代表一点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也不缺乏的高风亮节呢?

  如上所述,有思想的领袖,并不可怕,更不可惜,可怕的是思想混乱的同时又兵权在握的领袖。思想本身不会对更普遍的思想进行压迫,只有疯狂的思想才有疯狂的独特排斥异己的非思想行为。如果这一点思想混乱,辅以十分的饥饿感,冲上百倍的疯狂,再加上万重的军事专制,那么,除了一朵病态的毒花独放之外,这个领袖所“领导”的民众和民族,还会有什么思想还会有什么活路?

  这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悲剧的实质,这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再现。君不见,我们所有的把民族中兴的希望寄托于一个太阳的苦心,不都是如此地毁于一旦吗?

  让我们彻底地放弃对所谓伟大领袖的无稽奢望,让我们“讲”出一个或一群没有思想的领袖来,好让真正的思想伟大,让掌权的领袖谦卑,让有生命力的思想可以在神州大地安家壮大。

(原载http://www.DZZK.net/0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