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社会负责(译文)

【明慧网2001年3月7日】 我叫凯.哈门,是佛罗里达奥兰多的学员。我已经修炼法轮功三年了。在《转法轮》里师父说,“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虽然我经常读这一讲,对社会负责的思想突然展现给我更深一层的内涵。我悟到了这个理,把我的工作环境当作起点,开始了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真正对社会负责。我意识到每星期有40个小时跟与我的同事在一起。我工作干得好,其他职员知道我工作表现很好。这种环境对于我开始洪法十分有利。我觉得在工作环境中向别人谈起大法的机会无穷无尽。想到跟我的同事分享大法我就激动。我只是要学会运用我在大法中得到的智慧。因为我的心态纯净,向朋友介绍法轮功的机会自然地来了。

通过在浅层次的闲聊,我老板知道我炼习打坐。我周末不工作,也很少工作到下午5:00以后,这样就可以每天去炼功点炼功。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打坐对我如此重要。但他知道我只炼法轮功,而不是其它的什么打坐炼习。有一天我老板坐在车里吃午饭,读报纸,当我在停车场经过时,他把我叫到他的车窗前。他在我们当地的一份报纸上读了一篇关于法轮功的短文。小文章是美联社写的,但它为我与老板就法开始交谈打开了第一扇门。终于我在工作中和肖恩开始了第一步更深入地交流大法。他不断地问问题。在几分钟内,我们谈论了许多修炼的问题。为什么中国迫害打坐的人们?为什么修炼者去天安门广场?这些问题为什么对于在佛罗里达的我如此重要?所有这些问题都来源于这篇短文,真是太好了。肖恩调到了我们的另一家店以后,他总是告诉我他在报纸上读到的所有法轮功的文章,并通过电话或传真与我交流。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他的理解变得清晰,也更加坚定。他不再把打坐看作是我每天下午5点下班后,急切地加入到其他炼功人中的事。现在它是世界范围的一件大事,对于所有知道法轮大法在中国持续的这种状况的人们,这一事件正抓住他们的心,并赢得他们的支持。他经常把在奥特蒙特读给店里人的文章传真给我。我有意地把有关大法的传真放在显眼处,这样每一个走过的人都会看到。令我惊喜的是,许多人确实看了那份传真。所有他发来的关于法的文章都来自奥兰多前卫报,是当地修炼人写的。由于他的努力,工作中的其他朋友也渐渐开始听说了大法。

我的另一位老板克里斯托真的被我们当地报纸的一系列关于法轮功的文章震动了。其中一篇提到我修炼法轮功的体会。文章由肖恩发到我们在奥特蒙特泉的店里。克里斯托把文章贴在我们工作的地方,这样每一个经过的人都会看到。单位里大多数人已经读了那篇文章,并表示对此有些兴趣。我不停地回答问题,因为每个人都对中国,打坐,尤其是法轮功很好奇。在周末,文章从我的工作环境中被摘了下去。我从克里斯托那里获悉,把文章放到我工作的地方是个好主意,于是,星期一我又这样做了。我放了明慧网的一篇新文章。接下来的每一周,我总是选一些我认为与我同事相关的文章,针对中国对儿童,妇女,及法轮功学员家人的虐待。通过每周换文章,使他们对大法越来越感兴趣。

我的工作是修车和卖零部件。我的大多数努力仅限于零售部门的一半职员。我开始在我们的机械师修车时,供客户休息的地方放传单和报纸,当客人等着修车时,他们坐下来看电视或读杂志。我觉得他们既可以把车修好,同时又看到法轮功的资料。我每天都查看是否有人拿走了大法传单和报纸,他们确实拿了。我就每天再把被拿走的补充上。最近,服务部经理维恩告诉我他精神压力真是太大了。我看到在我的工作环境又一扇门自然地打开了。我马上和维恩交流通过打坐来减轻压力的益处。我向他解释说法轮功是最好的打坐方法,我刚好有许多相关的信息。我留给维恩足够的大法资料,然后回去工作了。一整天,我看到他在读大法报纸上其他修炼人的故事,以及健康方面的益处。到那天下班时,维恩满脸笑容地走过来,向我表示感谢。这个月,维恩让我在修理部的大门上贴了一份佛罗里达法会的邀请信,这样所有的人都会看到。他和他的大多数雇员在给佛州国会议员就中国残酷对待海外大法修炼者的请愿信上签了名。

我的一部份工作是在奥兰多地区送部件。每天要去15到20家商店。我开始把洪法的视野扩展到所有人,并对社会负责。我慈悲每天在工作之余遇到的那些人。所以我想,每当我给商店送部件时,如果他们允许,我可以送给他们一份传单或大法报纸。没有人拒绝。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居然在许多店里征集到了给国会议员的签名,并留下了我们法会的邀请信。每天,当我把部件装上车,离开店时,助理经理会提醒我一定干好工作,尽可能多卖部件。有一天,他竟提醒我一定带上大法的传单。在过去的六个月里,他看到我在我们工作地方的附近炼功,并知道我到处洪法。看到大法终于荫及和我一起工作的人们,我感觉真好。

一天上午当我去冬季公园送部件,我不得不去一家没人愿意去的店。不管你怎么努力,店主和机械师总是抱怨和咒骂你。机械师都是些年轻人,他们经常管我叫许多难以想象的名字。当今的年轻人都不“修口”。数月来,他们叫遍了所有可能的名字。一天,我决定和店主谈一谈法轮功。令我惊讶的是,店主詹姆斯听说过法轮大法。当我们交谈时,其他年轻的机械师仔细地听着。我向他解释“德”的概念时,大家都笑了起来,并跟着说“德”。我向机械师们解释到,每次他们骂我,都会失德,这使他们笑得更欢了。在整个一周里,每次我去那家店,他们总是问我是不是想要他们的德。这些年轻人说了许许多多次“德”,他们甚至没有时间骂我。从听到大法的第二周以后,机械师都不再骂我了。我现在去修理部,他们很少对我说不好的话。我真的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在这里起到的作用。仅仅大法中的一个字就纠正了这里的状况。

在过去的四个月里,我的同事买了法轮功的书,教功录像带,写有“中国停止迫害法轮功”的黄色T恤衫,并接受大法的传单和报纸。大约90%的人在请愿信上签名,以停止中国对修炼者残酷的不人道的虐待。我的两位老板居然在我起草的一封给辽宁省省长的信上签名,信是针对把法轮功女学员和男性囚犯关在一起这种不能容忍的对待方式。我经常听到一个人给另外一个人纠正法轮功这个词的发音,并要他说准确。在短短的四个月里,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通过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社会,我学会了尽最大努力做好工作。

本着对社会负责,我在一定层次上把法洪传给和我一起工作的每个人。这就是,在我刚开始随意地和其它雇员在他们能理解的层次上谈论大法时,我所意识到的。我对每一个关于法轮功的问题的回答真正是在消除邪恶的环境。用智慧去讲清真象,我就在排除那些不可救渡的人所传播的谎言。当我请我工作环境中的每一个人签名,买书,拿新闻简报,或是邀请他们参加法会时,我都是在协助这里和海外的修炼者构成一体,我们称之为大法。我发现旧的我在过去四个月消失了,我无法想象再生后的我,因为大法永远是无边的。

(佛罗里达学员 凯.哈门发表于2001年佛罗里达英文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