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天安门广场见闻

【明慧网2001年3月9日】 2000年12月28日下午我和几个同修踏上了进京护法的道路。我们准备在元旦那天到天安门广场去和平请愿。到达北京的当晚,我们在海淀区蓝靛厂大桥附近的一个小旅馆住宿。我们四个人住在一个房间,其他几个同修住在另外房间。到了半夜12点多,正睡得香时,忽听敲门声,说是派出所查夜。没等我们开门,外面已经用钥匙打开了房门,要我们的身份证及来北京干什么,并且搜查随身带的包,掀起被子查看。最终什么也没搜查出来,就走了。另外房间的一个同修由于没带身份证,被派出所带走了,被盘问之后于第二天早晨也安全返回。

我们只好又换了一个旅馆。到元旦早晨六点多钟,我们坐车赶往天安门广场,准备在升国旗时站出来证实法。我们从广场的西南口往里进。当时的人不很多,三三两两的,我们的心放得很淡,便衣也没有检查我们,一路挺顺利地进了天安门广场。广场上的人并不很多。一看就知道大多是便衣,而且已换成了各式服装,有穿得笔挺的,有穿得破破烂烂的,有几个看上去年龄不大的,也有年龄将近五十多岁的,大概其中有些是刑事犯人,被放出来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吧。

到八点多钟,有学员陆陆续续地站了出来。有的一、二个,有的四、五个,也有十来个的。学员们大声喊着“法轮大法好”,同时举起了红色或黄色的大法横幅,但立即便被蜂拥而至的便衣或警察紧紧按倒在地。学员们仍不停地喊着“法轮大法好”,那些恶警便狠狠地打学员的脸,用脚踹学员的嘴,用手卡学员的脖子,使学员喊不出声来,这些恶警根本没有顾忌到在场的国内、国外游客,根本没有想到在光天化日之下殴打法轮功学员的无耻,但却有专门的便衣在盯着游客是否拍照,一旦发现有人照相,便立即上前抢夺相机,强行曝光,甚至把相机摔坏。

在英雄纪念碑北面的草坪边,一个老年人在那儿坐着。离他不远处几个大法弟子打出了大法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警察及便衣们大乱,疯狂扑向了大法弟子。这个老年人稳稳当当地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从袖子中拿出了一条黄色的大法横幅,在头顶高高地举了起来,那黄色是那样地鲜艳。我向我们的大法弟子致敬。邪恶们慌了手脚,顾不上其他的弟子,又扑向了这个老年大法弟子,一阵拳打脚踢之后,被强行抓上了警车。

大法弟子不畏强暴,在广场上此起彼伏地打出了大法横幅,喊出了惊天动地的“法轮大法好”。邪恶的警察们疯狂地殴打着大法弟子,有一个大法弟子被打倒在地,即使喊出了“人民警察打人了”,也没能使那些恶警停止打人或有些收敛。不仅便衣、公安、警察,而且武警甚至那些女武警都毫不留情地疯狂殴打大法弟子,真是人性全无。

有一个大法弟子刷地打出了横幅,两个便衣发疯似地从两个方向扑向大法弟子,谁知不知怎地两个便衣却“咚”地撞在了一起,其中一个便衣结结实实地仰面朝天摔在地上。那个便衣费力地从地上爬起来,好像是莫明其妙,只好解恨似地狠踹了大法弟子两脚。这些可怜的生命无知地害着自己。

九点多钟,天有点起风了,天空中灰蒙蒙地飘落着一些好像灰尘的东西,落在人们身上,我身边的同修说:“是不是在销毁另外空间的邪恶?”我说:“应该是吧。”

几个同修说:“我们也站出来吧。”两个地区大约十来个大法弟子一同打出大法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

大法弟子
2001年3月6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