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法轮功修炼者的呼吁:请帮助营救我的丈夫


【明慧网2001年4月1日】 我叫李静宇,是住在蒙特利尔的加拿大公民。我长在上海,1989年移居加拿大前,我的职业是专业艺术家。我的丈夫林慎立因修炼和平的法轮功于2000年1月被投入中国的劳改营。我今天在这里呼吁释放他。

我知道如果我不是加拿大公民,如果我当初留在中国,我会被禁止说出发生在我家人和我身上的迫害的真相。

我的丈夫林慎立在中国做了多年的会计。他自从9岁开始练习道家气功,并研究道家气功多年。当他在1996年遇到法轮功后,他知道这是他一生都在寻找的高层次修炼。

我是1997年回到上海探亲时,在法轮功炼功点上遇到我丈夫的。我们于1999年3月结婚,并为我丈夫申请移民加拿大。我们在一起渡过了相当幸福的甜蜜时光…但好景不长…。我的丈夫林慎立于1999年12月第一次被捕,原因是向信访局递交了一份呼吁停止镇压以及释放法轮功修炼者的请愿信。第二次因为传送“呼吁与中国政府对话”的信而被捕并被投入劳改营。14个月过去了,我丈夫仍被关在劳改营中。亲友自从他被捕后再也没有见过他。其他家人和亲戚也因修炼法轮功而反复被捕。象数百万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一样,我们没有讲话的权利。我们没有生存的基本人权和基本自由。

下面是发生在我家人和我身上的详细故事。

我在上海的经历和苦难

自从中国于1999年7月镇压法轮功开始,我们平静的生活就被打破了。我在1999年10月去看望我丈夫。我们的家已经被24小时监控。我们的电话也被监听。有两个警察驻在我们公寓门前,无论我们去哪里,比如去商店,访友,甚至散步,他们就跟到哪里。他们的目的是隔离我们,防止他人与我们接触。每天,警察将我丈夫押到警察局,强迫他从早到晚呆在那里。警察一直骚扰他,试图使他背弃法轮功。每次我丈夫都拒绝了,因为修炼法轮功后,我们知道法轮功是多么珍贵和伟大。无论中共当局对我们做什么,包括那些肮脏的谎言和诽谤,我们为坚持修炼真、善、忍而骄傲。我们为在如此强大的压力下保持了诚实而自豪。

接着发生了两件事。当我们夫妇去我哥哥家里见他时,一直监视我们的警察破门而入,并罚了我500元。他们说,我们已经超过了3人,这是聚集的人数底线。在中国,如果有超过3个法轮功修炼者在一起,他们就都会因“非法聚集”和“扰乱社会秩序”被捕。我们家有6人修炼法轮功。这意味着,只要我们在一起,随时都会被警察罚款。

几天以后,我们夫妇在一个中国的节日去我们的一个朋友家里。警察再一次闯入他们家,并在确认我们都是修炼者之后将我们带到警察局。他们从晚上一直盘问我们到深夜。他们一再申明我们法轮功修炼者不能呆在一起,否则我们就会被逮捕。我质问警察:“我是加拿大公民,为什么你把我带到这里?”他说,“只要你是法轮功修炼者,我们随时可以逮捕你,不管你是不是加拿大公民。”

禁止我们说出法轮功的真相

由于在上海经历的非法处理,我们决定到北京去,希望告诉政府法轮功的真相。事实上,我所有修炼法轮功的家人都在身心上获得了巨大的益处。我们意识到主席江泽民导演了迫害,而也许其他政府官员并不了解法轮功。我们真诚地希望我们去解释真相可以使他们理解我们。

在1999年12月22日,我们去了北京国务院信访局。我们大约早上10:00到达那里。我们填写了意见表,并注明我们是法轮功修炼者。我们写道:“请释放被拘留的法轮功修炼者,请允许我们修炼法轮功。”我们刚刚写完,警察就逮捕了我们。

第二天,3个警察将我们押解回上海。一到上海,警察将我丈夫直接送入拘留所。在他被带走以前,我只和他呆了5分钟。这是14个月中,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我在48小时内被递解出境。在我离开前,我想送一些衣服到拘留所给我丈夫,但是他们不许我这样做。

在我回加拿大一个月后,我的亲戚告诉我,我丈夫在数日后被释放,但无任何原因地再次被捕并被投入劳改营。在中国的家人不许与他会面。我试图申请签证,回国看我丈夫,但是驻渥太华的中国使馆拒绝了我的申请。14个月已经过去,我的丈夫仍旧被隔绝。在过去的14个月中,没有人见过他。

将我丈夫投入劳改营的理由

当我丈夫在2000年1月底被投入劳改营的时候,没有给我们任何理由。四个月以后,我收到了一纸从中国寄来的对我丈夫进行“劳教决定”的通知书。通知上说他因传送请愿信“敦促与中国政府对话”以及他“组织收集签名”“以要求中国政府与法轮功学员间和平对话”而“扰乱了社会秩序”。这是我从中国政府那里得到的他被判处劳教的唯一原因。

请想一下,一个人在请愿信上签字怎么会扰乱社会秩序。为什么一个人会因为在和平请愿书上签字而被投入劳改营?实际上,我丈夫仅仅实践了宪法赋予他的权利。然而他却因此而被捕。这难道不是政府本身在犯罪吗?他们在剥夺一个人的基本权利。他们已经对我整个家庭造成了伤害和痛苦。

另外,我想指出一点,当我丈夫被投入劳改营时,他已经通过了移民加拿大的所有手续。他已经完成了最后一步─递交体检表。他就要来加拿大与我开始新的生活。中国政府的行为使我家庭破碎,损害了我在加拿大的个人生活。

对我修炼法轮功的家人的更多迫害

我不停地收到关于我家人受到骚扰的消息。我的哥哥和嫂子已经被逮捕3次,每次拘留大约一个月,仅仅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并追随“真、善、忍”。一次,警察连续48小时审问他们,不让他们休息。还有一次,警察将我嫂子铐了72小时。我丈夫的哥哥和姐姐也都被逮捕和拘留了两次。

最近,在除夕,我哥哥,我丈夫的哥哥和姐姐,午夜时在家中被捕。警察闯入他们的家,无任何理由地逮捕了他们。逮捕后,警察抄了他们的家。我丈夫的哥哥是在他妈妈家被捕的,当时,他正照看他80岁的母亲。三个警察从门外用刀撬开门,冲进屋中将他逮捕。警察在带走他后,又粗暴地抄了家。我婆婆吓坏了,第二天就卧病在床。警察告诉她,他们将她的儿子送到了“法轮功修炼者教育转化中心”。

在他们被捕后,警察拒绝告诉家人他们被关在哪里。他们甚至不许家人给他们送衣服。拘留26天后,两个人被释放。我哥哥说警察对他拳打脚踢,将他关在给危险罪犯用的铁笼子里。

数天前,我从互联网上读到一篇新闻,上海在春节逮捕了数百名法轮功修炼者。中国政府使用极端手段以使他们改变思想,强迫他们放弃修炼法轮功。

我为我在中国的所有家人担心。我为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以及将会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而担心。无人保护他们。只要中国继续迫害法轮功,警察随时可以无任何理由,不受任何惩罚地对他们为所欲为。

我无日不为我丈夫的安危担心

我每天都从互联网上阅读来自中国的关于劳改营惨无人道的迫害的新闻。几乎每天,都有修炼者在拘留地被折磨致死。随着殴打,电击,强制注射的曝光,我担心我丈夫如数千名其他被监押的修炼者一样,也受到这些折磨。我还担心我丈夫遭受的不止是身体折磨,还有精神折磨。洗脑对人来说是一种骇人听闻的折磨。

他已经被隔绝了13个月,他仍在遭受所有的这些痛苦,他还能象以前一样保持一个健康人的清醒和意识吗?我希望他是一个更坚强的人,以承受所有这些法西斯式的折磨。

我知道我丈夫身处险境,在中国无法为自己上诉。自从我被驱逐回加拿大后,我生活在担忧与焦虑之中。我知道,如果我不是修炼了法轮功,我没有勇气面对这些痛苦。法轮功给了我生活的勇气。

今天,我呼吁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释放我丈夫和所有的法轮功修炼者。

我呼吁加拿大政府帮助营救我的丈夫,让我的家庭团聚。我请求所有善良的加拿大人帮助制止中国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