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反法轮功图片展的真实性令人怀疑 ”的一点补充

扮演法轮功学员的“中国演员”抽烟被逮着

【明慧网2001年4月1日】 看了明慧网3月31日这封香港市民的来信,对于文中的分析非常赞同,认为确实如此。今笔者以自己搜集到的一些情况作一下补充:对于三组实为败笔图片的分析中,第一组澳门警察错捕法轮功学员图片的展出非常可笑,居然把人家澳门警察犯的错误当作证据来展示,足见其理亏词穷到了什么地步。而第三组“法轮功学员”“要”跳楼自杀的照片,更有点欺骗百姓了。笔者不得不根据自己搜集的资料作一下分析。

一、闹事地可疑。这伙自称是“法轮功学员”的人居住并闹事的大厦并不是注册的某某公司,而是中资机构,而且这个中资机构就是大名鼎鼎的专职造谣机关 --- 中央电视台。作为中央电视台的高级公寓,大厦租金很高,里面住的人大都非一般的高级职员。这个资料在这伙人闹事当天,就被香港媒体查出并报导出来。

二、扮演法轮功学员的“演员”抽烟被逮着。在跳楼闹剧开始前几天的深夜,大厦内部警报系统报警,显示在“演员”居住的楼层范围内有人闯入楼梯(香港高楼一般是使用电梯,楼梯只是作紧急使用,该大厦安装有防盗系统),保安人员迅速赶到,却发现是自称“法轮功学员”的一男子正沿楼梯走下并津津有味地抽烟。后来保安人员在闲谈中询问炼法轮功的是不是不抽烟时,“演员”支支唔唔说不出来了。一直到后来他们这伙人扮演闹剧结束后,香港真正的法轮功学员把有人扮演学员来闹事的事实传单散发给保安人员后,保安人员才恍然大悟。

三、个别参与扮演跳楼的人员被媒体评价为身手敏捷如猿猴;非一般人所比。从媒体资料看到,在闹哄哄中,一青年男子在大楼外,以十楼左右,上上下下,反复攀沿在这几层楼窗口之间,观看身手非一般人能为,更被媒体评价为身手敏捷如猿猴。如此本事看来好像不训练一段时间是达不到这水平;而且要是训练的话,看来也好像特殊部门才可有这个项目。

四、闹剧基本在白天开始,夜里草草收场。这伙人在白天抢足了镜头后,夜晚,包围的入境处和其他警方人员却意外的宣布工作已经结束并开始撤离,随即不久,这伙人也就大摇大摆的走下楼去吃宵夜了。显然入境处和官方人员是受上级的指示撤离的,否则这些现场办案的官员在这么重大的情况下,却宣布结束了当天的工作要撤离,这非要被上级处以渎职罪不可。而命令他们撤的上级却又是从哪来得到的命令呢?这件事情牵扯面很大,非常复杂,非常重大,要决策的话,绝对不是一般人做的了主的!看来这个命令从北京那里来的倒很有可能。由此分析当时还没有必要象天安门自焚案那样,以牺牲“演员”来博取政治筹码。

五、根据登记资料显示,这伙自称是“法轮功学员”的人其实可以分为两批,一批是从海外辗转来港,另一批则是持特别通行证等中国证件直接从大陆来港,闹剧结束后再返回大陆。其中我们是否可以猜测一下这些人的真正身份是什么?

六、分析人士认为这件事件的发生,如果真的是象天安门自焚案那样是公安部门插手搞的话,那里面的政治含义就是很大。估计北京某些人当时主要为了给香港特区政府尤其是董建华特首施加压力、给以颜色,逼迫董建华特首就范,让其明确表态;并且这是一箭多雕之计:即把脏帽子扣到炼法轮功的头上,又给了董特首以颜色看看,同时也给进一步镇压做了铺垫。

随着中国镇压法轮功的升级,法轮功学员在香港揭露迫害事实的活动也越来越多,北京某些人在“一国两制”的名义下是恨的咬牙切齿,看来他们是准备要打破“一国两制”这一重大政治承诺了。但香港毕竟是香港,媒体的报导不象国内的一言堂,香港居民的民主意识也比国内高,想要玩什么游戏看来是很难了。忽然听一日本朋友说起:去年一中国女子裸体怀抱法轮功书籍在东京街头行走,被警察逮到,开始日本警察还真以为是法轮功学员,就赶忙找来日本法轮功联络人,结果在询问下,该女子既不会法轮功的动作也不知道捧着的法轮功的书里讲的是什么,叫日本警察苦笑不得------中国政府为了镇压法轮功真是不择手段,竟然用重金收买穷学生在海外干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来诬陷法轮功。

从这两年的来看,虽然法轮功没有组织没有名册,中国极权政府想通过派特务冒充法轮功学员来从内部破坏的企图也证明是失败的。只是徒增笑料!

如今香港的大会堂内又摆上了这些照片,可是这些照片本来是作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受诬陷的罪证呀!哎,现在江泽民集团竟然到了这种不知道羞耻的地步,如果这事情发生在古代,这事被揭露出来的话,造谣的人都得自绝于天下。而你看看江泽民之流,真的是不知道脸红,反而越造谣越离谱。最近几十年来,中国某些当权者不是抓右派就是杀地主、特务,不是用坦克碾学生就是虐待法轮功学员,大家已经慢慢知道了他们的作风和方法了。再要骗人看来是不行了!

一知情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