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网2001年4月10日】 我在某市搞文艺工作,是一位法轮大法的受益者。我从小体弱多病,后来结婚、生育。90年生小孩期间,由于身体过度虚弱,曾一度得了高度神经衰弱:心慌、头晕,彻夜难眠。跑遍了省市各大医院,请了不少专家、花了很多钱,也不见明显疗效。因长期失眠,记忆力明显下降,大脑不能承受任何刺激。为此我把自己封闭了,除家人外我不敢与其他人接触,好怕哪句话让自己敏感的神经受到刺激。身心的折磨,精神已接近崩溃的边缘。

谁知一病未好又添一病,真是雪上加霜,我又得了一种地方病“甲状腺亢进”,这是一种消耗性疾病,我骨瘦如柴,整日精神恍惚,好似生活在梦中,活象一具行尸走肉。疾病的折磨使我变得爱哭、易怒、心胸狭窄。家里人都哄着我,生怕有个好歹,全跟着我遭罪。我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常抱怨命运对我的不公,甚至有轻生的念头。可面对幼小的女儿,我泪流满面,仅存的一点责任感驱使我不能抛下孩子,我艰难地活着。多活一天、再多活一天……。

快要绝望的时候,我修炼了法轮功。看完了《转法轮》,我被书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所震撼。这不是一般的气功,是修炼,就是在常人这个大染缸中去掉自己所有不好的心、损人利已的想法,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真正觉悟的人,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

修炼至今,我严格用法理要求自己,短短几个月,九年来困扰我的疾病基本上消失了。李老师书中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什么变化呢?你追求执著的那些不好的东西,你会扔掉”。(《转法轮》25页)实践证明,要想好病,思想境界须提高上来、得重德。李老师教我们做好人、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真正觉悟了的人。

老师要求我们在单位是个好职工,家里是位好成员,社会上是位好公民。我们有了心法的约束,心性得到了真正的提高。遇到矛盾时找自己,看自己哪儿做的不好。当别人对我不公时就对照老师的话:“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进要旨》)我努力用一颗善良的心、祥和的心态待我周围的人,连我单位的同事都说:你自从炼了法轮功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身体也壮了,劳动也积极了,心胸也宽广了。

法轮大法讲的是“真、善、忍”。首先必须做到讲真话,在任何环境下都要讲真话,这不正是对社会负责、对国家负责吗?有谁愿意生活在谎言中?我热爱自己的国家,我信任我们的政府,我用一颗赤诚之心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

自古劝谏多磨难。忠言逆耳利于行,良药苦口利于病。唐朝太宗皇帝虚心纳谏,开创了“盛世天朝”。如果每一级领导都能听听我们的心声,实事求是地反映法轮功修炼者的真实情况,客观公正地解决问题,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上北京依法反映情况了。

如今,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是错误的。他们是在做好人,如果做好人有罪的话,谁还愿意学好?坏人岂不更猖狂了吗?人心里想干什么,是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住的。人一旦得知生命的意义,是不会吝惜代价的。想想看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修炼法轮功?为什么在强压下还敢说法轮功好?人总会冷静下来的。请疑惑的人们静下心来,不带任何观念地从头至尾看一遍《转法轮》,看看里面讲些什么,请走入修炼者中间看看他们做些什么,定会自辨真伪。

“大法弘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拜师》)愿有缘人皆得大法。伟大的法轮大法必将荡尽污垢,普照人间。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