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跟上正法進程的理解


【明慧网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师父说:「你们最伟大的是因为你们能够跟上正法。」(《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那么怎样能够跟上正法進程呢?我认为,跟上正法進程不能仅仅停留在概念上认为大法好及如何把事做好的行为上,更重要的是在内心和境界上符合正法的要求,这样才能把大法的工作做好。

一、放下根本执著

学法中常有疑问:自己为什么就修不出象同修们感受到的强大的正念呢?为什么不能坚定自己在法中的正悟而受他人的影响呢?为什么看大法书那么多遍,但总感到被什么阻隔住一样?为什么在法理上看似明白清楚,但实修中内心依然茫然不知所措?为什么相当长的时间里,反复多次出现突然觉的自己刚入门似的?……带着种种疑问与苦闷,我反复读师父近期发表的经文,渐渐的心里有了一个总的概念:自己的根本执著还没有放下。师父说:「那么什么是根本的执著哪?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那么你可以在此等思想的作用下入大法的门,然而在修炼过程中就要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以后的看书、学法精進中认清自己入门时是什么想法走進大法的。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但是当我试图用法对照自己的时候,就不清晰了,认为自己入门时是出于对气功的一点兴趣。如此好多次,我依然苦闷。

后来,有同修建议我回顾自己修炼后第一篇成文的体会,那可能是自己修炼中仍然有待深入的问题。我若有所悟。几天后,我再反复读〈走向圆满〉,这次我忽然想我应该深入审视自己那兴趣的背后是什么,……。渐渐的,我终于明白自己的根本执著:小时候家庭贫困,自己受到各种人的欺负打骂,每天几乎都在惊恐、害怕及幻想中度过。不愉快的童年使我渴求将来能出人头地、得到别人的服从。后来这种私欲演变成表面上立志做时代的风云人物、在史书中占一席之地的所谓远大理想(私欲的实质没变)。我了解到要做「大人物」必须有好的身体和伟大的品格,于是,便想用气功来塑造自己(我相信气功有神奇的力量)。这就是自己所谓的兴趣,我把气功当作实现自己人生目标的手段。我终于明白原来自己一直为自己的私欲而活着,多年来的苦苦追求只不过是在执行自己的私欲观念,而自己已变成一个茫然自傲、固守自私与麻木的人了……

当我明白这一切时,长期以来那种茫然飘忽的感觉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由衷的沉实与平静。师父的话在脑中涌现:

「我们每个人要真正的注意一下自己的思想,发现瞬间就变,一秒钟可以变出许多念头来,你也不知道这个念头从哪儿来的。有的相当的离奇,就是你生生世世所带的不同的观念,遇到了问题的时候,它会反映出来。但是人都有一个为私、维护自己利益的那么一个后天形成的观念在,所以人会变的越来越不好。」(《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

「炼功这条道路是最对的,炼功人才是最聪明的。常人要争的那东西,要得的那一点好处是一时的,即使争来了,拣来了,或者得到了一点好处又能怎样?常人有句话: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来时一身光,走时一身光,连骨头都要烧成灰。」(《法轮功(修订本)》)

我深刻的意识到源于真正自己的决心:我再也不能让私欲观念毒害我了,我再也不能为私欲观念而活了;用心仔细关注自己的行为方式、身体状态及思想念头,是不是符合法;有矛盾了静心向内找找自己,看看自己思想动机的背后是什么。同时,对法坚定的那颗心也变的非常的明朗与坚固。

二、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待一切问题

认清自己入门时的想法,在个人修炼道路上是一个新起点,但要跟上正法進程,必须首先要破开常人空间的着眼点,站在正法的基点上看待一切问题。因为常人所想所做的一切都离不开这个空间:人习惯于用眼睛看东西,用人情去感受,用人的观念道理去分析判断。在人心中,会痛恨邪恶而恶念骤闪;在人心中,会害怕邪恶迫害而圆滑摇摆;在人心中,会有挥不去的邪恶凶暴的掠影而无意中默认它的存在;在人心中,会担心自己修炼基础顶不住邪恶迫害而迟迟不敢走出来溶入证实法的行列;在人心中,会着眼于邪恶在这个空间的猖獗表现;在人心中,会感觉不到强大的正信之力或考验面前正信不足;在人心中,会停留在人的概念上、人情上认为大法好而碰到实际问题时内心依然麻木;在人心中,会觉的自己势单力薄而感到消极无奈;在人心中,体会不到作为大法粒子、符合正法要求时对法的真正认识。

在学法中,我注意从思想上破开常人空间的束缚,站在正法的角度去从新认识自己。我体会到,作为大法粒子与全宇宙所有正的力量是联系在一起的整体,而不是孤立的一个人。威力无边的法、无比慈悲的师父、无量无计的佛道神、自己修出来的各种神奇生命……。渐渐的,我的脑中反复出现一幕景象和一句话:如果一滴水溶進浩瀚无边的海,那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学习《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我突然悟到,对于思想中的观念以及任何个人不愿放弃的执著,都是旧宇宙中变异的一切在个体生命中沉积下来的。如果不修去它,就是同意它在自己思想和宇宙中存在,这对正法来说是一种破坏或阻碍,而局限于个人修炼的框框是无法去掉它的。在这个意义上说,正法修炼完全不同于以往的个人修炼,他是与正法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三、发挥作用

要发挥自己作为大法粒子的作用,关键是要意识到邪恶是不应该存在的。这个,我是在学法时通过感受师父洪大的慈悲中明白的。

一直以来,对于邪恶,我心中总有某种若隐若现的恨的情绪和恶念。同时,对大法的工作热情不能持久和主动,又感到有某种东西在抑制着自己,不能化解。一天我在读《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时想:那些给大法制造魔难的邪恶及安排这场迫害的败坏生命们,它们一方面堂而皇之的说「未来宇宙的安全」,另一方面却惨无人道的迫害神及大法弟子(未来的觉者),连造就它们生命的根本大法也想迫害,同时还替自己开脱说「极尽全力」帮师父了,多虚伪和邪恶呀!师父把法讲给它们也不听,它们害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可是就是这样,师父是怎样对待它们的呢?

在法中我们知道,这个宇宙的生命,无论层次多高,对师父来说,都是众生。师父说:「我的门是敞开的,我说我开了一扇大门,其实我告诉你们,我开的都没有门了,都开了。」(《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我忽然明白这场魔难一再延长时间的更深刻的原因。师父不但一再给予弟子们机会,而且也一再给那些旧的偏离法的所有生命机会。只要还没有走到无可要无可救的地步,即使干了多大的坏事,师父一直以洪大的慈悲等待着众生的醒悟,还一再给机会。可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却承受了任何生命都无法想象的魔难。

「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志 此劫谁在外 笑看众神痴」(《精進要旨(二)》〈正大穹〉)。不知不觉的,我的泪水溢出了眼眶,我感受到师尊的洪大的慈悲。那绵绵不尽、无量无边的慈悲,层层层层,弥漫了一切!在这洪大的慈悲里,自我的观念早就无影无踪,邪恶再猖狂又算的了什么呢?生命是什么?那只不过是法中无量慈悲的无数表现方式中的一种而已!离开了法,生命也即无存。还要问生命为什么要维护法吗?还会觉的自己在为大法做什么工作吗?我体会到「必须意识到邪恶是不应该存在」的另一个意思:在将来的宇宙再也不允许有「法讲给了它们也不听」的邪恶出现。同时,我对「在常人社会中证实大法,揭露邪恶」有了更進一步的理解。

「我们必须主动积极的消除所有反对大法的邪恶势力,不管是在我们自身或身外——不是为了自己修炼的進步,而是慈悲众生。」(学员体会〈去除魔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