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大法弟子致世人的一封公开信 【明慧网】

狱中大法弟子致世人的一封公开信

【明慧网2001年4月11日】 你与我之间,无论是至爱亲朋,还是邻里乡亲,或者我们素不相识,当你看到此文时,希望能带给你对生命永恒价值的深彻思考。我不会美妙的词汇,更不会高谈阔论,但我捧出修炼人的一颗心,真真切切地告诉你:法轮大法是真正超常的科学,在法轮大法中我确实受益了。

我修炼“真善忍”后身心的变化很大,多年的顽疾一扫而光,心也开阔了,由以前的争强好胜、自私自利变得宽容忍让、做事先考虑别人,周围的人都说我变了。尤其是六妹的身心巨变更令人叹服。十多年来六妹饱受各种疾病的折磨,整日生活在痛苦之中。96年12月又查出身患卵巢癌(只有一家医院诊为交界性即良性与恶性之间的瘤)。在9天之内先后做了两次腹腔大手术、摘掉瘤子8个,医嘱是密切观察、终身带药、放疗、化疗……可是术后带来的却是无限的悲哀和浑身无止境的疼痛,昂贵的药费无情地吞噬着全家人平时从不敢奢侈的钱,家里实在负担不起医药费时,她再也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决定停止一切治疗,在家中等死。97年8月,六妹遇到法轮大法,并开始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仅十几天就出现了奇迹,全身疼痛终止了,驼背竟也伸直了,到目前所有妇科器官都切除的她,还几次正常来例假,这在现代医学上视为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活生生地发生在我们眼前──起死回生啊,这说明法轮大法是超常的科学。看到她身上体现出的法轮大法的奇迹,许多人也相继走入修炼行列中来。

在父母病重和丧事处理期间,我们姐妹四个修炼人带头伺候、带头掏钱,使这八个子女的大家庭困扰多年的矛盾烟消云散。法轮大法的确是高德大法。

99年7月,中国发生了大灾难,时至今日,仍在有增无减,坏人利用窃取的权力迫害法轮大法及正法修炼者。可是你想过没有?在这新旧宇宙交替的特殊历史时期,大法在全世界传出并非是一件偶然的事情。我们师父传大法、度人,就是以一个常人的形像、用人类最浅白的语言,这只是在人类的表现形式,所以大法的传出,没有人反对也不正常。但由于7.20初期,大陆的电台、电视台、报纸基本上都参与此事,一时间对师父对大法开始栽赃陷害,莫须有的种种罪名纷纷出笼,多少人受蒙蔽、多少人受误导!这对一个生命是极其危险的呀。当大法展现在人间时,真理将走遍天下,谎言将身败名裂、自行消亡,迫害正法修炼者的刽子手们也将彻底得到清算。

一年多来,千千万万大法弟子奋不顾身地大声疾呼、奔走相告,希望人们能够从谎言迷雾中清醒过来。记得师父在今年11月21日美国西部法会上演讲:“在这个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的这一个时期当中有多少人被恶毒的谣言、被欺世的谎言所蒙蔽,带着仇恨的心理对待着大法和我的弟子,这样的人在未来注定是要淘汰掉的。可是就是这样,我们经过讲真相使他明白事实,去掉了原来的想法与恶念,他很可能就有救了。”

一年多来,我们姐妹两个和众多大法弟子一样,经历了真正的严峻考验,但是没有动摇我们的信念,反而在千锤百炼中使我更明白:谎言重复千遍总是谎言,真理历尽磨难必将永恒!我更加明白了生命的可贵:大法修炼者正在以一当百,唤醒人们心中封存已久的善良本性;善良人要闻法得法,走上修炼“真善忍”的返本归真之路。为了大法洪传,为了世上人,再艰难我也会坚定地走下去,这也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时刻。

一年多来,法轮功修炼者无私无畏地不断向各级政府与世人讲清真相,而迎接我们的却是非法被抓、非法被打、非法劳教、非法判刑,至今全国53名大法弟子被活活打死(注:现已接近180名)。我们这些在难中的大法弟子们承受着不同程度的残害与毒打的同时,都在用纯善的生命唤醒人的良知。一名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行唐看守所的大法弟子,是29岁的女大学生,警察用铁丝穿在她乳头上,然后进行摇电,她痛苦不堪,声声惨叫使人惨不忍睹、耳不忍闻。还有一名大法弟子,姐妹俩个去北京依法上访,警察用一个手铐将姐妹俩铐在一起,塞进小汽车的后备箱里面透不过气来,整整关了7、8个小时,然后又有7、8个男人用事先准备好的木棍(用水浸泡过的)一起打,后又分两组,每组3人轮着打,打完后还罚她们跪在地上,用木棍打手心,将手打得象馒头一样肿,还不罢休,让她们用嘴叼着酒瓶子跪在木棍上,这一切还没结束,又让遍体鳞伤的姐妹俩趴在床底下……这种事不胜枚举,但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不公正对待的情况下,仍个个都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仍在用自己的大善大忍启迪人的本性良知。但这些打死人命的凶手从不受惩治,相反却因此得到奖励升迁。人命关天啊──这不是故意杀人么?在这大得民心的大好机会不要,非要将大法修炼群众推向自己的对立面,难道这就是政府的唯一决策和出路吗?如今大陆媒界诽谤师父和“真善忍”大法,政府少数人迫害正法修炼者,真是天大之过呀,每个人所做的坏事都是要偿还的,清醒吧!

我和六妹因坚持讲真象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已有一年之久了,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多名,占全四大队劳教人员的三分之一以上。其中有工人、农民、干部、学生、知识分子、国家公务员、人民警察和个体经营者……

六妹多次说过自己的生命是宇宙大法给予的,所以自己也要无私地回报给所有善良人,让他们的生命之光也因得遇“真善忍”而熠熠生辉。在劳教所里,为世人的觉醒,为要求无罪释放,我们集体绝食,被罚站墙根长达45天,每天长达十几个小时。在烈日炎炎下,在沙尘暴横行时期,50名大法弟子的腿站肿了,有的晕倒了。2000年4月25日那天,为纪念这一不平凡的日子(去年的这个日子,上万名大法弟子在中南海门前和平请愿),几十名大法弟子清晨在院子里炼起了功。这时队长和劳教犯蜂拥而至,暴行又开始了,打骂声不绝于耳,乱作一团。大法弟子如此巨大、近于极限的承受也没能唤醒他们的一丝良知,还在江泽民的压迫下无知地毁灭着自己。

今年3月内,我9天里被上绳(酷刑)3次,前后共被上绳4次。记得那是今年3月25日,几个队长围着我,一看就明白是准备好要打我,说什么我带的头。两个男警察轮流打,将我脑袋夹在他们两腿中间,狠命往下压,嘴里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然后他们用劲全力给我上绳,当时我不想别的:这两个无知毁灭自己的人真可怜呀,后来我只有一个念头:心不动。他们一边给我上绳,一边喘着粗气,然后轮番打我嘴巴子。自那天以后,我血压高,血压波动在80~140/140~110mmHG,头痛40多天。其他许多大法弟子相继挨电棒、警棍,打臀部,打得许多人臀部一片黑紫,还强制参加练队列。有的连续上绳,绳都被上断了。在生不如死的酷刑折磨中,我忽然明白:为不给政府少数人制造法轮功学员“自杀”的口实,无论多痛苦,我都决不能去死,为讲清真相、揭露邪恶能在人世吃苦是我的幸福。同时也请亲人朋友们见证:万一有一天我死了,那一定是他们干的,因为大法的修炼原则反对“自杀”,请你们一定为我伸冤!

这些酷刑只能使我对大法更加坚信,对每个生命更加珍惜──也许我微小的力量还不能为大法负责,但我会尽最大努力去爱护鼓励同修,我也要用自己宝贵的生命有限的时间告诉世人什么是真理。

亲人们,朋友们!你们可能要问,你们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值得吗?在人世的争争斗斗、浮浮沉沉中,在无尽的悲欢离合、酸甜苦辣中,在病痛中苦苦挣扎煎熬的朋友啊,在漫漫长路中还有多少人在苦苦寻找着人生真谛……在此我将肺腑之言捧给你:法轮大法千真万确是真理!这就是千千万万大法弟子抛家舍业、忍受酷刑折磨仍真诚呼唤的原因。

我将这世上最圣洁、美好的大法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亲人与朋友们,请千万珍惜今世的机缘,无论是给予大法支持,还是能正面宣扬大法,对一个人生命的存在都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宇宙中所有的生命都是宇宙大法给开创的,所有的生命对宇宙大法的正念,就会给自己美好的未来种下神圣的种子。

刘菊华 2000年11月

编者注:

2000年12月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99名大法弟子联名起诉江泽民越权违宪迫害法轮功、谋杀一百多名大法弟子的犯罪行为。大法弟子刘菊华、朱红因递交起诉书被非法逮捕,给扣上“诬陷罪”的罪名关押在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石家庄市新华区法院受理此案。

个人简介:

刘菊华,女,50多岁。刘菊华于1999年11月15日由唐山开平劳教所转至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

刘彩华,女,与刘菊华是姐妹,原唐山市钢铁公司机关干部,本科学历,家庭电话:0315-2813929,传呼:126-8028482,家住唐山市路南区建工楼119-1-7。依法进京上访日期为:99.7.20、99.9.6、99.9.29,99年11月1日被非法劳教三年,非法关押在唐山开平劳教所,99年11月15日与大法弟子刘菊华、梁淑香转至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

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地址:石家庄市北焦街23号 邮编:050051电话:0311-7755213、7794374、7794348 所长杜喜林:7755213 教导员张宏齐:7755202 副所长王志彬:7755202
石家庄新华区法院:0311-7029482、7029474、7899294、7039247 值班室:7038637 办公室:7039433 政工科:7019304 刑庭:7018949 经济庭:7019174 行政庭:7039246 石岗法庭:7756330 执行庭:7821374、7046835、7018847 联盟法庭:7761839、7720342
河北省行唐县看守所:0311-2981316
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地址:石家庄市南高基大街8号 邮编:050061 大队长尚长明电话:0311─7793644、7780336 管理科:7777689转663 二中队:7777689转666 二中队干警李振平宅电:0311─7779557


(大陆弟子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