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掉大麻,过纯净的修炼生活(译文)

【明慧网2001年4月11日】我叫丹尼尔,我出生于1973年7月21日。去年,我花了整个夏天去中国学“功夫”,并得知了“武术气功”。

当我回到瑞士时,我们的功夫老师告诉我们有法轮功的功法。我非常喜欢这个功法, 在一次介绍法轮功的讲座中,我买到了法轮功的书。我立即停掉了以前练习的气功,全身心地投入了法轮功的修炼中,因为我知道,人不能脚踩两只船。

不失不得

等待我的第二步却是很不容易。我吸大麻已有九年的历史。我常常告戒自己要停止吸毒,至少要少吸一些,因为我每天吸得很多。然而, 事实上我的烟瘾太大,使我自己难以自拔。自我炼法轮功两月后,我戒烟的决心变得坚定起来。我明白,要么继续吸毒,要么修炼法轮功,这两者不能并存,而且我已感到修炼中的我正在经历身体的清理过程,否则又将再次将自己陷入泥污中和平常一样,在一个星期一,我去炼功点炼功,又和平常一样,在炼法轮功前我没有抽过毒烟,但这一次,我发现自己炼功后也没有抽。而我并没有告诫过自己必须停止吸,也没有对自己说,停吸一天、两天、或一段时闻;我真的就这样停止吸大麻了。

第二天,我在炼功时,当炼到第五套功法时突然感到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我就这样躺在地板上,足足睡了五个小时,醒来时浑身是汗,好象是发热,还感到头疼,咽喉疼痛,这样的发烧症状延续了一周,直到又一个星期一,我到炼功点去炼功时才好起来。那晚,我辗转反侧,噩梦连连,我知道,这是一种清理过程,我等待,等待,等待它的结束;我等着等着……

五周过去了,我被噩梦折腾够了,一天我对自己说:“这折腾够了!”使我惊奇的是,恶梦停止了。这晚,我睡得很沉,噩梦只出现一到两次。

我逐步能做到不用再回避吸毒环境,也能继续会见我的朋友们,证明我是真正地坚定起来了。和朋友们在一起时,他们吸着他们的大麻烟卷,我却不吸。他们经常给我烟卷,而我则谢绝。为此他们真的敬佩我,有些人还感到惊奇,不能相信我说到做到。

然而,我自己不得不经历真正的痛苦,我常常会产生这样的念头:“现在,我真想抽一支!”我知道,我所迷恋的就是给我带来麻烦的卷着的烟草,然而,我最终还是能保持坚定,你无法想象我是多么渴望重过纯净的生活啊!

我明白,这些是“过关”,每次考验使修炼中的我向前跨越一步。逐步地,随着我变得越来越坚定,这种考验也变得越来越稀少。我也知道,我们必须在常人中磨炼心性而不是在寺庙中。现在,四个月过去了,我再也不需要烟草或大麻了。

如果在你们中间有人想戒烟,戒酒,戒药,戒大麻,那么不用多说,停掉就是了,老师会帮助你的。你将会过一些“关”,但你最终会成功,并强壮起来!

提高心性

向我停止吸毒以来,我注意到我的心性有了提高,炼功也有长进。我变得心境平静,心灵得到净化,正和老师在《转法轮》中描述的一样,我开了天目。我注意到,当我被我以前的朋友包围时,我的法轮就转得很厉害,我感到我自己似乎站在迷雾中,当我清醒过来时,我情不自禁地说: “嗨!那是什么? ”那些经历给了我对法轮功和李洪志老师的信心。

当然,我还用其他方法提高我的心性:如不要老是生气,多做好事,多看光明的一面,不要心怀恶意。在遇到矛盾时,这些念头总是首先进入我的脑际。

喜见师尊

另一次很关键的经历是在1998年5月30和31日法兰克福的大会中,李老师来了!我知道,人们不能见到老师本人,也能炼法轮功,因为老师有无数法身保护着我们.尽管这样,我还是为见到老师而异常高兴。对我来说,他光彩夺目,无比慈悲,我感到我和老师间有一种深切的联系。这扫除了我仅有的怀疑,使我更坚定甚至更乐意去修炼。功友们的发言帮助我在前进的道路上继续去除执著心。

在那次周末后我回了家,我遇到了一些新鲜事:我的母亲告诉我就在这个周末她所做的三个梦,这些梦使她也下决心修炼法轮功,为此我感到非常高兴。我的兄弟和他的妻子正在寻找一个餐馆,打算和我一同来开张。由于我一直正在寻找工作,我父亲已帮我找了一份,这样我就能挣点钱了。

大约一个月之后,我被邀请参加一个日内瓦的会议,以准备一次国际性的活动。当我置身于他们当中时,我感到我们是一个大家庭,这个家庭就是法轮功的大家庭,强大无比的大家庭。

我十分感谢李洪志老师为我们做的一切,以及每天给予我们的恩惠。


(欧洲学员丹尼尔)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